EFGIC︰動機明顯,手段恐怖--南非槍擊案模式吻合中國江集團的恐怖惡行(譯文)

Print

【圓明網】歐洲法輪功信息中心倫敦訊-真象是否如此?江××是否默許中國副總理曾慶紅在南非雇用殺手,謀殺和平、手無寸鐵的請願者,僅因為它認為這些請願者可能在它訪問南非時暴露它的惡行?

經證實在中國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已達1000人,此突顯南非五名法輪功學員面對的是一項令人恐懼的企圖-曾慶紅及江××一伙正在將其致人于死的邪惡意圖伸向海外。

大衛梁雙腳裂開淌著鮮血的槍口-AK47子彈穿過車身並擊中他的雙腳-明確顯示江氏集團「消滅法輪功」運動的企圖的深度及廣度,江氏集團伸向海外的恫嚇手段及其暴力已為法輪功學員看穿,手段包羅萬象,由破壞公物到火燒汽車及肢體攻擊,南非槍擊案似乎是一項迫害升級的警示。

但為什麼在這個時候發生?為什麼發生在南非?為什麼是曾慶紅?某些背景有必要先說明。

大衛梁是一名澳大利亞的法輪功學員,與其他八名澳大利亞學員一起到南非,他們除了都是法輪功學員外,也同樣都是積極支持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人權的人士。以大衛梁為例,之前即已是中國共產黨盯上的目標︰他的車子曾遭過連續的破壞、名字被列入中國共產黨的黑名單以致無法去香港。另一名同行者也曾遭遇類似的破壞,並且在前往南非之前,接獲二通恐嚇電話。他們去南非的目地是控告曾慶紅及其同僚薄熙來所犯下的侵犯人權罪行,並喚起大眾對在中國的迫害真象的關注。

他們一行九人在6月28日抵達南非約翰尼斯堡機場約二小時後,就注意到一位可疑的人士一直站在離他們很近的地方,可能是在跟蹤他們。在他們于當地晚間八時三十分左右開車前往普利托里亞的高速公路後不久,一輛載有三名黑人乘客的白色汽車駛近他們其中一輛由大衛梁駕駛的車子,而大衛梁是唯一身著法輪功衣服的人。

這輛白色汽車的一名槍手接著掃射梁的車子,刺穿車子的輪胎以及散熱器,強迫車子放慢速度,當時的車速是每小時70公里。這輛不知名的汽車接著和梁的車子平行並再度開火,槍擊車子五槍,梁因此重傷並將車子開離高速公路。槍手停車數秒觀看梁及其他同伴離開車子後,就快速逃逸。

南非重案組警察正在調查這件謀殺未遂案,所有的跡象顯示這起案子絕不是臨時起意的搶劫案。

首先,這些法輪功學員才剛抵達南非,在南非不認識任何人,再者,根據警方的說法,槍擊案的發生地點不是高犯罪區而且甚少發生攻擊中國人的暴力行為。

其次,如果這是意圖搶劫的案件,搶手絕不可能在射擊後立即逃逸,他們是有計劃的阻子車子前進及損毀輪胎、配備精良武器、與數名手無寸鐵、受傷、無助的游客直視,而且不在意AK-47重大殺傷力。

第三,一名武器分析家表示,由槍手使用AK-47攻擊式來福槍的模式-快速、精確、短時間內射擊3-5槍-判斷,這是一名受過訓練的槍手,新手不會有這麼穩的控制能力,而且不會這麼輕巧的射擊少于30個子彈的彈匣。是什麼樣的企業會雇用這麼老練的槍手,輕巧的使用來福槍攻擊五名在高速公路上駕車的中國游客?為何目標只是車子及一名乘客或二名乘客?

很顯然的,這符合江氏集團對付法輪功運動的攻擊模式。

對付法輪功的恫嚇手段已擴張到中國領土以外的地區,這次發生在南非的謀殺未遂案是一項新的且更為恐怖的暴力惡行。不論是在舊金山雇用打手毆打法輪功學員或在坎培拉刺穿車子輪胎,目標都是威脅、禁聲、阻止法輪功的人權運動人士。這次的槍擊案符合這些特征。

第二項重要的特征是,與本案有關聯的曾慶紅的外號是「冷面殺手」,因為它在中國共產黨黨內為排除政治對手所使用的手段極為陰險。曾慶經是中國秘密警察的指揮官,與江××聯手設立惡名昭彰的「610辦公室」鎮壓迫害法輪功。在曾慶紅的命令下,數千人遭到非法逮捕、拘留、酷刑及奴役。

不難想像曾慶紅會在南非雇用殺手槍殺這幾名法輪功學員,以免它在南非面臨群體滅絕罪行的指控案。江及其同伙會容許這樣的暴力猛烈的手段也是很容易理解的推論。在南非的中使館對中國人遭到攻擊的政治性回應反而提供我們更明確的線索,他們並沒有對受害者表達一般人預期的同情或關心,反而是指責法輪功。

歐洲法輪功信息中心呼吁國際社會共同嚴厲譴責這次恐怖暴行,以阻止再度發生類似的惡行。

* * *

Here is the article in English language:
http://en.clearharmony.net/articles/a20842-article.html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