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全心投入到正法洪流之中(譯文)

Print
【圓明網】我是在四年半前得法的。在這里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在過去幾個月里發生的變化。

首先我想告訴大家兩年前發生的一件小事。那時我才開始決定在公園里煉功。當我剛開始打坐時有兩個男孩邊說話邊走了過來。他們粗魯地問我,“你在干什麼?為什麼你沒閉著眼楮?為什麼你沒把腿那樣盤起來?”我把這當成了干擾。我想大概是考驗我能否沉住氣,所以我只是繼續煉功。可他們繼續問我問題,且語調變得越來越粗魯。我告訴自己這是考驗我能否不動心,所以我試著不理他們並保持一顆平靜而慈悲的心。可他們進而又說要拿走我放在地上的手表。我和自己說,我不執著于我的手表,要拿就拿去好了。他們竟又說要把我的鞋子拿走。我對鞋子也不執著,拿去好了。他們又拿起了一根木棍並揚言要打我。我想這是在考驗我是否有怕心。最後他們終于離開了。但我的心卻很不平靜,我也不能夠說自己的心是慈悲的。我只是感到迷惑,並擔心自己未能以一顆慈悲心通過這一關。

當天晚上我讀師父經文,當我讀到“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精進要旨》“道法”)時,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完全從人的一面認識了白天發生的事。難怪我無法以清淨和慈悲的心理對待!我的整個思想都是自私的。我問自己,那我的本性一面該如何認識呢?就在這時我對那兩個男孩滿是慈悲的心,我明白了,我應該暫停煉功並張開眼楮,告訴他們大法,告訴他們“真、善、忍”。

這次經歷對我來說很重要,因為它向我指出該如何走出個人修煉,投入正法進程中來。

去年我曾打電話給一個同修,告訴他我近期所經歷的魔難。我說我覺得自己對法的認識似乎很空乏,但又不知是為什麼。很幸運的是,這個同修一針見血的指出了我的問題在于未能以本性來認識。他對我說︰

“我覺得你還沒有完全把自己當成一個大法粒子來對待,沒有完全走出自我修煉。舊勢力利用了你的這一點,利用了你愛邏輯分析的特點,使得你感到迷失,原地轉圈無法前進。我認為你應該徹底沖出這種限制,完全跳出自我修煉,並把自己當成一個大法粒子。”

听後我幾乎沒多說什麼,我只是點頭同意,我的眼楮滿是淚水。他說得太對了,我只是滿懷感激。然而我並沒有立即從個人修煉中走出來。在以後的幾個月中,通過反復學習師父新經文,通過不斷地投入到正法之中,我產生了相當大的變化。現在我能說自己真正做到了那個同修對我的要求。

每次我只要一沒讀師父新經文,或少做正法的事,我就會象走入了死胡同一樣原地轉圈,而且生活中的魔難也會變多,使得我無法集中精力在修煉上。每當我多讀經文,多做正法的事時,那些魔難似乎都變得無關緊要了,而我的心只在正法上。我開始意識到所有的事都是圍繞正法而來的,只有做好正法的事我們才能走好自己的修煉道路。

我還發現對于那些我本無法放下的執著,只要我花些時間派傳單或做其他洪法的事,那些執著便輕易地消失了,就連那些我從前很難放下的觀念和壞思想也不見了。我發現當我發傳單時,有時候我能感受到很強的充滿慈悲的能量場,比我在學法煉功時感受到的還要強。我能感到自己的功在往上長,我的智慧和慈悲在加深。發傳單簡直就象是偉大的能量氣機的一部分。

大約兩個月前我發現自己在執著的帶動下追求常人生活中的安逸和享受,並總能為自己不正確的行為找到借口。我簡直覺得自己太不像話了︰貪睡不說,我又重新在那些自己已經放下了的執著中找到了享受和樂趣。不管我多努力的嘗試,不管我花多少時間來學法,我總是一次次的犯同樣的錯誤。有時我覺得自己已放下了一個執著,但很快這個執著又回來了。我明白這一切都是為了阻止我參加正法活動。但是我越試著放下這些執著,它們就變得越強。

一天我讀到了一個學員的心得體會。他背下了師父所有的新經文,並說我們必須以理性來理解師父的新經文。我這才認識到自己並不曾花足夠的精力去讀經文,去學習它們。在所有的新經文中,我感到自己應該理解《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一篇。我一遍又一遍的讀它,學習它,並試著背下它。在我這樣不懈的努力下,我感到有一層障礙在我的內心被沖破了。每多讀一遍就多一層理解。起先我把這篇經文當作師父對不精進于正法之事弟子的警告,但並沒有理性的明白師父在其中教給我們的大法的法理。現在我才明白師父是以這篇經文來向大家闡述正法時期修煉的氣機。我還明白了正法時期修煉和個人修煉是完全不同的。

在我一遍遍地讀這篇經文,以及師父其它新經文時,我才真正明明白白地從理性上明白,什麼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和我的真正角色。雖然我還是用同樣的詞匯來講述自己的理解,但背後的實質已完全不同了。我從心底受到了感動,我的每個層次的生命都因此而強烈的被震動著。

實在無法用語言描述我在這次經歷中的變化有多大。還記得當我剛開始修煉大法時,我只是從表面上認識到自己應該修心性,只是在理論上認識慈悲,而不是真正發自內心的出于對大法的想這樣做。在以後的修煉中,讀到那些修心性的故事時,我被真正感動了,常常淚流滿面。我強烈地感到自己從本性上要同化“真、善、忍”,而不是表面上的掛在嘴邊的慈悲。

這與我對正法理解由淺入深的經歷也很相似。起先我以為自己對正法認識的很好,但只是局限在表面上。總是從理論上知道該如何去做,但並不是真正發自內心地想要去做。當我一遍又一遍地讀師父最近的講法和新經文時,我深深的被感動了,我從內心深處重新理解了正法的內涵。這種理解出于本性而沒有一絲觀念在里面。最近又有一位同修告訴我,“別把事情想得太復雜了,只要念正就好了。”

有好幾天師父的一句話常常回應在我的腦海中,我總是淚流滿面--“如果你們到現在還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麼,就不能在當前的魔難中走出來,就會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師父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認識到自己被困在魔難中的根本原因是我沒有真正的從心底投入到正法中去,沒有理性的理解正法時期修煉和一般個人修煉不同,沒有徹底從自我修煉的框框中跳出來。我從前沒理解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是什麼,所以被執著和安逸之心帶動著,陷在魔難中無法跳出來。我還發現自己無需強烈的想要放下執著過關,而只要集中在正法一事上就夠了。

以前我也曾認為同修們提到的要時時刻刻保持正念是一種極端的做法。現在我不這樣認為了,我們真的應該時刻緊記自己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這並不是說要口頭上一遍又一遍地重復,而是要在心里、在本性上真正的明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是什麼。這種覺悟自然就會表現在我們的思想和行動之中了。我還發現有時生活上或工作上出現的魔難,表面看上去于正法無相干,但只要我一提醒自己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時,魔難就消失了,就好象沒發生過一樣。每當我沒能百分之百以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要求自己時,生活中或大法工作中的魔難就會按舊勢力的安排來干擾我。舊勢力安排的魔難試圖把我又拉回個人修煉的概念中去,使我原地轉圈子無法前進。我認為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哪怕是很小的一點個人修煉的觀念也會產生干擾,使弟子不能完全融入正法之中。

現在我真的感到自己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我不再象從前那樣做大法工作了,因為那是為正法而做的。現在我是因為真正的從內心想做正法的事。我為正法之事做的工作不再象個人完成光榮的任務一樣了,而現在我做這些工作就象是自己的事一樣,這些事與自己的本性是連在一起的。我之所以做這些事是因為普度眾生是發自我內心最深的最真的願望,而且我清楚的知道這件事我必須靠自己來做--這是我的責任。從前我把責任看成自己應該做的,但卻于真實的願望分開了。(這就象小時候媽媽叫我做什麼我就會做什麼一樣,並不是我真正想做的。) 現在我真的想全心投入到正法之中。我再也不怕犯錯誤了。我清楚的知道我來到這個世界不是為了個人修煉,而是為了正法。這才是我真正的自己,我本性的願望。

師父講︰“在史前歷史過程中也一直在按照正法時期弟子的偉大造就著你們的一切,所以安排中當你們達到一般圓滿標準時,在世間還會有各種常人的思想與業力,目的是一邊做著正法的事一邊在講清真相中為你自己的世界圓滿而收集可救度的生命,圓滿你們自己世界的同時也就是在消去你們最後的業力,漸漸去掉人的思想,從人中真正走出來。”(師父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以前我總是想該如何通過個人修煉去掉自己的執著、觀念,如何消業;只有在做到這些時才能以一顆純淨的心去做正法的事,去普度眾生。現在我認識到了自己完全搞反了。只有在正法活動中我才能從人中走出來,才能去掉業力和執著。只有通過正法活動才能覺悟我的本性。正法是第一位的。

我真的感到自己應該在正法之中精進不止,完全忘掉自我。我深知自己越投入到正法中時,就可以消去越多的業力,就可以更深地理解我對于大法,對于眾生及我自己的神聖職責,就可以更多的走出人。隨著我不斷做普度眾生的事,自己的執著就會不斷的被消除。現在我完全想把自己投入到正法中去。我知道一切都由此而生。

我想這個宇宙中最純淨、最高最正的願望一定是想做正法之事。

師父在《轉法輪》第一講中講,“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誰看見了,都要幫他,無條件地幫他。”我想只要我真心的想做正法的事,我一定會被無條件的幫助,從而沒有任何執著、觀念和干擾能阻止我在正法之事上的路。當我的全心都集中在正法之事上時,魔難、執著和人的觀念都將在強大的正法之勢中被洗淨。

我希望我們都能夠多學法,多學師父新經文。我們不是來到這個世界修煉我們自己的--我們來是為了救度眾生,法正乾坤。讓我們都全心的投入到正法之中,完全跳出個人修煉,發出最純淨的正念,珍惜這有限的寶貴時間救度眾生。

(2002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