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零八全球巡演圓滿落幕(圖)

Print

【圓明網】
五月七日當地時間晚十點,在素有“陽光城”美譽的加拿大埃德蒙頓市的銀禧劇院,當壓軸戲《威風戰鼓》的隆隆鼓聲戛然而止,全場鼎沸,觀眾全體起立,用經久不息的歡呼與掌聲表達對神韻的熱愛,神韻藝術團二零零八年上半年全球巡回的壓軸演出圓滿落幕,給觀眾留下無限的感動與美好的回味。

五月七日,埃德蒙頓神韻晚會第三場演出現場(攝影︰伊羅遜)

心馳神往(攝影︰吳偉林)

“那美的震撼令我無法呼吸”

幼兒教育工作者卡娜o梅肯(Camela Macken)與哥哥山弗雷德在晚會散場後,仍久久流連在劇場不舍離去︰“從開場的《萬王下世》開始,就覺得那美的震撼令我無法呼吸,從那開始,每當換幕、大幕一拉起的時候,我都會屏息以待。真是令人難以置信,我就坐在那里,一邊流淚一邊觀看,而我以前不會如此(容易感動)的,我相信這演出一定感動了許多人。”

“特別是看到那兩位青年坐下來靜心讀那本天書,我簡直感動不已,看到他們被拯救,返回了純真的本性,我感到無比喜樂,禁不住的流淚。這演出真的很感人,讓人開心,無法形容這是一種什麼感覺。如果可以,我真想得到這個節目的錄影帶,反復的看。”

“神韻令我眼界大開”

在清潔公司任職的哥哥山弗雷德(Sanfred)認為︰“神韻可以淨化人心靈,可以淨化這個社會。听說有位女士連續看了十一場神韻,我想是因為她不想錯過什麼,想要緊抓住晚會傳遞的訊息,而我自己也注意到這個演出里面蘊藏了‘佛法’。神韻令我眼界大開,心靈也深受啟發,我一生中從沒看過這樣的表演!”

山弗雷德的最愛是《升起的蓮》與《善念結佛緣》。在《升起的蓮》中,菩薩下來接引那被打死的女孩回到天國的那一幕,令他的心極度震撼。《善念結佛緣》中的那兩個對人生充滿困惑的年輕人,後來在破廟里因善念得到了一本“佛法”天書,雖然周圍的一切又回到原來的老樣子,可他們從內心深處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人生道路已變得意義非凡。“我也想得到那本天書,也想得到里面的‘佛法’。”

山弗雷德對神韻唯一的遺憾就是,兩個半小時太短了,那絢麗的色彩、美妙的舞蹈令他眼楮都舍不得眨一下,“要不然就會錯過好東西了!”

神韻創造的奇跡

珊迪o荷蘭︰神韻令我重新燃起了對生活的希望與熱情。

今天是珊迪o荷蘭的(Sandy Helland)看第三場神韻了,她感到無法用言語表達自己對神韻的感恩,“因為我四十多年的脊椎病不翼而飛了!神韻不僅醫治了我的身體,而且開啟了我的心靈,令我重新燃起了對生活的希望與熱情!”

珊迪住在卑詩省育空地區白馬鎮,四歲時,因意外事故而背部脊椎移位,導致她從此跛腳而行。幸運的是,她接受了針灸師的建議來看神韻。在觀看五月五日神韻在埃德蒙頓的首場演出的時候,“我感到一股能量流在背部移動,非常溫暖,並且越來越強,一直到演出結束。我獲得痊愈!” 欣喜若狂的她又接著觀看了六日與七日的演出,“我感到心中充滿活力和喜樂。”

佛教藝術家︰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曠世之作 

法勻法師

自四月下旬神韻藝術團登陸加西以來,追尋著神韻的腳步,法勻法師從溫哥華,輾轉卡爾加里,再到埃德蒙頓,一場不漏的連續觀看了十一場神韻晚會。她盛贊神韻是一部“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祥和、純淨的曠世之作”。

她認為︰“‘神韻’,正如其名。就是要到了那樣的境界,才能創作出、跳出、演出這麼神聖的作品來。他采用歌舞的形式,把佛法呈現在世人的心上。也正因為如此,他才能觸及大眾的心,才能消除眾生無明的煩惱,他是一部滿是慈悲與智慧的至真、至善、至美的作品。”

法勻法師指出,人真正能夠看懂多少,了解多少,還是把他僅當作一般的歌舞、凡人的表演,那就看要其慧根了。

華裔青年︰神韻呈現了一個精神層面的中國

華裔青年王凱侖是位公務員,在省政府任職,與西人好友一起觀看了神韻。他說︰“我是平生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演出,感覺到無法用語言形容的好!”

凱侖的祖父母來自中國,不久前剛去世的祖母,生前也演奏過二胡,一直希望凱侖多體驗中華文化。受祖母影響,二胡是凱侖最喜歡的樂器。“我特別喜歡今晚的二胡演奏,心靈很受觸動,真希望祖母也能听到。那些舞蹈也好棒呀!她們輕盈流暢的動作真是賞心悅目,很難挑出哪一個舞蹈我最喜歡呢,都很好!真要選的話,應該是《水袖》那舞蹈,令人為之心神蕩漾。”

作為第三代華裔,凱侖能在海外看到神韻,前所未有的感覺到身為中國人的自豪。“神韻透過藝術形式呈現出中華文化的真實面貌,她(晚會)把中華悠久的文明帶到西方的國度,讓大家看到我們中國的真實面貌,而不是大家現在認定的共產黨國家。”

信奉佛教的凱侖非常認同神韻呈現的“真善忍”的理念,為看到一個充滿靈性的中國而欣喜。

“隨便拍下一幅場景,就是絕美的攝影作品”

酷愛藝術的地質系二年級學生簡門(Jamen Mazurok),演奏薩克斯風已有七年了。“我最愛今晚的二胡演奏,你都可以感受到演奏家的強烈情感。二胡很象小提琴,但只有兩根弦,這比小提琴更難演奏,二胡主要靠手指與身體的動作,與情緒有密切關系。”

簡門最喜愛的舞蹈是《仙女踏波》,“我真希望能把她們拍下來,那真是絕美的攝影作品!這晚會有很強沖擊力的視覺效果,那富含中國意象的背景也令人印象深刻。我相信輪回轉世,開場的《萬王下世》讓我心靈為之震撼,深受感動。”

神韻藝術家︰感動于觀眾的感動

神韻紐約藝術團團長張鐵鈞女士

對于觀眾的銘心感動,這半年來辛勞奔波、已走過千山萬水的神韻紐約藝術團團長張鐵鈞為此感到欣慰,也深深的感動于觀眾的感動︰“我們知道有人不遠萬里,從國內出國來看神韻;有人特地搭飛機飛過來看,而且看一場還不夠,還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看;還有人在追尋我們的腳步,接連幾個城市跟下來看……,這些感人的故事數不勝數,看到大家能喜愛神韻,能從中受益,我們也為之感動,為之高興!什麼樣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神韻世界巡演帶給現場觀眾無限的欣喜

神韻藝術團二零零八年上半年的全球巡回演出,自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八日開幕至翌年五月七日結束,神韻紐約藝術團與神韻巡回藝術團走遍美、歐、澳、亞四大洲的六十六個主要城市,上演二百一十五場,創下了世界演藝史的奇觀,帶給近六十萬現場觀眾無限的欣喜與感動。

(明慧記者荷雨、陳正洪加拿大埃德蒙頓報道)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