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利用上海世博會迫害法輪功的部份事實

Print

【圓明網】中共卻以“平安世博”的名義加重迫害法輪功,掀起了北京奧運會之後的又一輪迫害高潮。從二零零九年到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日,突破中共的嚴密信息封鎖,據不完全統計,已有九十二起約一百二十四名學員被非法判刑、勞教或劫持到洗腦班強制洗腦,一些家庭全家人都修煉法輪功,甚至全家人都遭綁架。將持續半年的上海世博會,無論如何流光溢彩,也掩蓋不了當局迫害的血腥。

引言︰中學生寫給上海市長的信
一、以“安全”的名義使非法迫害正當化 世博會被用作加重迫害法輪功的工具
(一)上海市法輪功學員大量遭抓捕
(二)“610辦公室”要求居民監控法輪功學員
(三)“嚴密”回訪
(四)中共上海市當局脅迫全社會參與迫害
(五)周邊地區法輪功學員也受到當局騷擾

二、部份綁架、誣判案例
(一)原上海交大教師遭綁架、逼供 親人被剝奪探視權
(二)上海寶山區應志明一家三口遭綁架
(三)上海楊浦區楊金淼一家三口被劫持 父女遭誣判
(四)上海徐匯區香港籍李耀華、張軼博母女遭非法判刑
(五)上海普陀區退休女教師黃振亞被非法勞教
(六)曾陷冤獄八年 上海徐匯區江勇再遭綁架
(七)上海長寧區國保匪警非法劫持張英 蓄意構陷
(八)上海楊浦區周賢文被劫持洗腦 九旬母親無人照顧
(九)上海楊浦區韓春燕被劫持到“上海法制培訓中心”(洗腦班)迫害
(十)上海普陀區李文娟、鐘怡君橫遭綁架
(十一)回家僅四個月 上海普陀區楊曼曄再遭綁架
(十二)上海普陀區新學員張懿受迫害
(十四)上海普陀區七十八歲獨居老婦遭“610”劫持
(十四)上海嘉定區孟繁珍、謝珩母子慘遭迫害 家破人亡
(十五)上海南匯區匪警綁架于雙女士 兩幼女失母愛
(十六)上海閔行區法輪功學員鄧志君被非法抓捕簡況

三、上海洗腦班、勞教所、監獄等黑窩加大了迫害力度
(一)上海話劇中心湯未名被上海女子勞教所迫害致神志不清
(二)上海法輪功學員周斌在上海提籃橋監獄又遭毒打
(三)上海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柏根娣
附錄
(一)二零零九年上海法輪功學員遭迫害部份案例(七十七起,約一百零五人)
(二)二零一零年上海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案例統計(截止至四月二十日,十五起,約十九人)

引言︰中學生寫給上海市長的信

上海市長韓正︰

我想告訴你一件讓我非常痛苦的事情︰這一年來,我周圍的一些爺爺奶奶、大伯大媽、叔叔阿姨不斷的被關進你所管轄的市監獄、勞教所、拘留所、洗腦班!可是,他(她)們卻是一群修煉真、善、忍的好人!他們在生活中善待一切,樂于幫助別人,在工作中兢兢業業,任勞任怨,在利益上從不與人相爭。可是就是這樣的好人卻讓你的人關起來了。

學校里的老師總是告訴我們,能做到真誠、善良、忍讓的,才是個好孩子!但是,為什麼他們做到了、甚至做得更好,卻要被抓走呢?難道老師說錯了嗎?做一個真誠善良的好人不對嗎?

如果說,抓人——是為了能在開世博會的時候有一個良好的環境,那麼也應該去抓那些違法亂紀、破壞中國千百年來良好傳統的人呀!然而如今在西班牙國家法庭上已經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起訴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及其死黨羅干、薄熙來、賈慶林和吳官正這五名迫害法輪功的元凶!還有阿根廷聯邦法官裁決逮捕江澤民、羅干!正義戰勝邪惡的永恆真理在國際社會得到彰顯。作為國際社會的大都市上海,卻天天好無人道的抓好人,這能稱得上國際大都市嗎?

市長先生,我記得有一句歌詞唱道︰了解真相是得救的希望。市長先生,你被我們尊稱為市長先生維護正義難道不是你的責任嗎?不愛士兵的將軍不是一個好將軍,同理,不愛市民的市長不是一個好市長!老師常對班干部說,要對自己所做的職位負責,要對得起同學和老師的信任,更要符合所坐的職位!所以,我希望,市長你能擔起這個責任,為被冤枉的善良人討回一個屬于他們原有的一個安靜的修煉環境,不要再讓更多的人流離失所,不要讓悲劇每天上演。

一個十四歲的初中生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日

一、以“安全”的名義使非法迫害正當化 世博會被用作加重迫害法輪功的工具

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會甫一結束,上海世博會即成為中共的工作重心之一。中共大肆揮霍人民的血汗錢偽造繁華景象,一方面大肆宣傳所謂的“成功奧運,精彩世博”,另一方面以“確保平安世博”的名義,監控綁架善良民眾、制造拆遷冤案、迫害維權人士,尤以法輪功為迫害重點。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三日,中共上海市委提出所謂“四個確保”。擔任過著名黑獄——上海市提籃橋監獄監獄長、長期掌管上海政法委系統迫害法輪功的原上海市委副書記劉耘耕,再次竄到前台,叫囂要以中共的所謂“法制”(全面迫害政策)優先保障“世博”的籌辦。之後五天,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八日,“世博倒計時500 天”之際,中共上海各級機構,特別是暴力機構,包括偽民間組織“上海市反邪教協會”等等,紛紛著手制定二零零九年“消除”和“化解”不穩定因素計劃,保世博籌備。

二零零九年初和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周永康等分赴上海親自指揮。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八日,中共公安部黨委副書記、常務副部長楊煥寧“在全國政法工作電視電話會議上的講話”中,把“嚴密防範、嚴厲打擊”法輪功作為六項重點工作之一。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四日至十五日,周永康專程赴上海和作為“環滬護城河”的浙江嘉興、江甦昆山等地督戰。

(一)上海市法輪功學員大量遭抓捕

自二零零九年起,以舉辦世博會為由,在上海市“610辦公室”(中共專司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的具體操控下,上海市各區縣的法輪功學員遭到了有預謀、有組織、大規模的綁架。從二零零九年到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日,據不完全統計,已有九十二起一百二十四名學員被非法判刑、勞教或劫持到洗腦班強制洗腦,一些家庭全家人都修煉法輪功,甚至全家人都遭綁架。

例如︰二零零九年三月,上海市公安系統等暴力機構即著手全面迫害,浦東地區開始大量的對法輪功學員“上門訪問”,一位交警支隊長告訴他的法輪功親戚說︰連交警都接到通知,要盤查搜查與法輪功有關的人員和資料。突破中共得嚴密信息封鎖,該月傳出七起(九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案件。

中共上海當局還利誘民眾參與迫害法輪功。例如,楊浦區和浦東區都拋出誘餌︰抓住一個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獎一萬元,提供線索獎兩百元,上交一份法輪功真相資料獎五元。

(二)“610辦公室”要求居民監控法輪功學員

上海市“610辦公室”直接參與所謂的“世博會維穩”,它要求相關人員和不明真相的民眾對記錄在案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二十四小時的全方位監控,還要求各個小區上報疑似法輪功學員的人,也予以便監控,一直到世博會結束。

二零一零年上半年,上海部份地區的居委會工作人員被上海市“610辦公室”叫到區里開會,給他們放中共誣蔑法輪功的錄像,展示從法輪功學員那里搶劫來的所謂 “證據”,並讓他們假意接近各地區法輪功學員,監視他們的日常行動,如法輪功學員去“世博會”,叫居委人跟他們一起去。還給他們每人一個上面印有“反×教辦公室”字樣的信封,里面裝了一百元人民幣。

上海市各區縣法輪功學員,尤以浦東新區為甚,普遍被所在地居委會騷擾(所謂“訪問”),讓法輪功學員配合當地居委會,在世博會期間盡量不要外出,如有事要外出最好先給他們打一下招呼,並說他們也沒有辦法,他們也要吃飯,希望能給予理解配合。靜安區 “610辦公室”和居委會(曹家渡街道綜合治理辦公室)還總是逼問所管轄區內的法輪功學員對參加世博會的態度。

(三)“嚴密”回訪

中共上海當局對上海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的“嚴密”回訪。凡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被登記的法輪功學員,如果現在人在上海,戶口所在地的“610辦公室”、公安局、派出所、街道里委都要對本人進行“接見”,哪怕你的家鄉與上海遠隔十萬八千里都要召回進行表態。如果在限定時間內不去當地“報到”的,戶口所在地的邪黨組織將逼著親人去上海將人領回,世博會舉辦的五個月中將被扣押在當地。

許多基層的“610”、公安局、派出所、街道里委的工作人員,經過了十年多的風風雨雨,他們大多也都知道法輪功學員是好人,對這維持到今天的迫害也怨聲載道。

(四)中共上海市當局脅迫全社會參與迫害

中共利用其全面社會控制體系,實施“全民性”的迫害法輪功。在申辦、籌辦及舉辦過程中,上海當局各級政府、機構,直至社區,都不同程度的以不同形式參與了對法輪功的污蔑、攻擊和迫害。

例如,上海市崇明縣“610辦公室”主任沈超及副主任俞建平,二零零七年命令全縣的三輪車棚上都寫著“崇尚科學,反對邪教”的標語,直到二零零八年十月左右才換下;二零零八年主辦“迎世博,講文明,崇尚科學,反對邪教” 的演出,其中充滿邪惡謊言,大肆對法輪功造謠,毒害當地民眾。二零零八年七月,還非法抓捕、關押崇明中學一位修煉法輪功的王姓教師,並恐嚇其家屬,並私設洗腦班企圖強制“轉化”。俞建平在辦洗腦班班期間,還坐飛機到該法輪功學員老家,伙同當地“610”,騷擾該法輪功學員父母(也修煉法輪功)。此外,二零零八年和二零零九年,沈超、俞建平等還向縣教育局施壓,多次下發污蔑法輪功強制學生參與迫害的“文件”,並親自到學校做邪惡的“反邪教講座”。

例如︰上海崇明政府網發布的“2009年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工作要點中”,赤裸裸的表示要“嚴厲打擊‘法輪功’”,“單位內無‘法輪功’習練者”。長寧、閔行、虹口、崇明、松江等區開展所謂“防範法輪功干擾破壞世博會”宣講會、故事演講會等,大肆毒害世人。長寧、閔行等區在“世博會安全保衛群防群治工作”方案中,將防範、抵制法輪功作為重點。

例如︰航頭鎮2009年9月18日下發的“航府(2009)78號”文件“航頭鎮世博會安全保衛群防群治工作實施意見”中第二條“重點工作具體項目”,第四是“世博安保” 反邪教宣講活動,要求︰有效防範法輪功針對2010年世博會的干擾破壞活動,教育廣大干部群眾進一步增強防範意識,自覺抵制法輪功的現實破壞,宣講覆蓋面力爭達到100%。

(五)周邊地區法輪功學員也受到當局騷擾

上海世博會的安保級別堪比北京奧運會。中共在與上海地域相連的浙江、江甦兩省,構建所謂“環滬護城河”。上海周邊地區的法輪功學員,也被以世博會的名義遭到了所在地區中共當局的騷擾,甚至綁架,說是“上面”要求這些城市的法輪功學員不準去上海。

例如,二零一零年三月,杭州西湖區轄屬街道綜治防範辦借上海世博會安保名義打電話給轄區內的有關法輪功學員,要求所謂的表態、保證,不然就上區組織的安保培訓班(即洗腦班)。

二、部份綁架、誣判案例

(一)原上海交大教師遭綁架、逼供 親人被剝奪探視權

郭小軍,男,原上海交通大學信息學院優秀青年教師,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在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日被上海市政法委、國保、“610”指使的寶山國保秘密綁架,被關押在寶山看守所。其間遭惡警刑訊逼供,郭妻徐女士多次去寶山公安分局要人,被國保、“610”人員非法拒見。

由于惡警在數月的所謂偵察階段找不到郭小軍任何犯罪“證據”,以至于被檢察院退回“補充偵察”。為了羅織罪名,寶山分局國保、“610”不法之徒對郭小軍刑訊逼供和精神恐嚇。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至十九日連續二十四個小時提審郭,不讓他片刻休息,其間謾罵凌辱,人性泯滅。當時,郭小軍聘請的北京梁小軍律師,被北京政法委問話施壓,被迫解除跟郭小軍的委托關系,此後上海惡警更加肆無忌憚地迫害郭小軍,試圖迫使郭熬刑不過,屈打成招。

郭小軍被綁架後,妻子、年幼的兒子頓失依靠,淒苦無著。郭小軍遠在河南焦作市的年邁父母及兄弟也奔波來滬,一家老小前去寶山分局要人。上海寶山分局不法警察一度極度囂張,威脅利誘,並指使大量便衣非法跟蹤、拍照他們。

自梁小軍律師被上海邪黨人員耍手段逼走之後,郭的遠在河南焦作博愛縣的父母、大哥、弟弟等親人都至今被威脅、騷擾。郭小軍的哥哥、弟弟兩人都在焦作市博愛縣郵電局工作,受上海及當地中共惡徒指使,縣郵電局頭頭迫使他們倆不要管同胞兄弟郭小軍的事,否則再去要人,工作就危險了。郭小軍的年邁父母傷心欲絕,不法之徒把他們堵在河南焦作市寨豁鄉老家家中,不允許老人出門。(詳見【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一日】)

(二)上海寶山區應志明一家三口遭綁架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海寶山區法輪功學員應志明一家三口遭寶山公安分局國保處的楊躍飛、陳克、仇峰等警察綁架,三人被寶山區檢察院非法批捕,現非法關押在位于寶山區月羅公路2101號的寶山區看守所。應志明全家都是法輪功學員。如今,這善良的一家人正面臨中共上海寶山區法院的非法審判。

應志明,五十多歲,家住寶山區湄浦路218弄22號501室,是當地遠近聞名的大孝子,特別是修煉法輪功後,他不計付出,任勞任怨,數年如一日,悉心照顧病中的八十歲老父,親人朋友對他贊不絕口。但是這麼一個人人贊許的好人,卻被上海寶山“610”組織的邪徒和流氓警察們多次迫害,至少三次非法關押他,上門騷擾,跟蹤盯梢,威脅恐嚇,直接綁架。

兒子應業奇,三十歲左右,修煉大法多年,和善寬厚,親人朋友都對他贊揚有加。然而這麼個好小伙子,十年來沒有過上幾天安穩日子,原因只是他堅持“真、善、忍”信仰不願放棄,在中共的警察和惡人們不斷地騷擾和迫害下,他已二次被綁架到上海青浦洗腦班,精神和身體遭受嚴重摧殘。

應志明的妻子張秀芳在幾年來丈夫和兒子多次被迫害的情況下,非常痛苦,過著一般人難以想象的生活,這次也蒙冤獄。

在應志明一家三口被綁架的兩個月之後,應志明八十多歲的老父親再也經不住這連連的打擊,在抑郁憂憤和對兒子的痛苦思念中悲傷離世。好端端的一個家庭,就因為對“真、善、忍“的堅信,就因為不接受中共邪黨的洗腦迫害,被中共邪徒和惡警們肆意蹂躪折磨,中共又制造了一幕家破人亡的慘劇。

(三)上海楊浦區楊金淼一家三口被劫持 父女遭誣判

因信仰法輪大法而生活幸福的上海一家人,被中共迫害得骨肉分離。二零零八年六月四日,父親楊金淼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者構陷,惡警在非法抄家時將家中的兩個女兒一同綁架。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一日,中共人員操控上海市浦東新區法院,無視正義律師有理有據的辯護,對父親楊金淼及小女兒楊海蓉各誣判三年零六個月。大女兒楊海燕被劫持到洗腦班迫害。

楊金淼今年七十歲,上海市楊浦區檔案局退休職工;大女兒楊海燕,上海行家事業有限公司職員;三十五歲的小女兒楊海蓉,原是上海市城市設計研究院浦東分院職員。

家屬聘請的北京律師唐吉田及黑龍江律師韋良月等四位辯護律師在法庭上指出︰法輪功學員的行為並未觸犯我國現行的法律,法輪功學員同樣享有我國憲法所保障的信仰自由、言論、出版自由等權利。即︰無論法輪功學員制作和散發了多少真相資料,都是在行使自己的權利,並不構成任何犯罪。而法輪功學員散發真相資料的行為也不符合“刑法”第三百條規定的“利用×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的客體、主觀方面、客觀方面的法定構成要件,當然不構成犯罪。

律師指出︰我國現行法律、法規及司法解釋,沒有任何一個規定將法輪功確定為×教。楊金淼及楊海蓉所信仰的法輪功不是×教,僅這一點,用“刑法”第三百條判決楊金淼父女,就一定是錯誤的。

四位律師有理有據的辯護,多次被浦東新區法院法官石耀輝無理阻止打斷。中共法庭人員無視法律,仍誣判楊金淼父女各三年零六個月。

(四)上海徐匯區香港籍李耀華、張軼博母女遭非法判刑

香港籍法輪功學員李耀華與女兒張軼博,于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在上海徐匯區被非法抓捕,只是因為堅持對法輪功的信仰,徐匯區法院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一日對她們進行非法判刑,所謂的審判長是徐匯區法院朱錫偉,公訴人是徐匯區檢察院徐震輝。

李耀華與女兒張軼博分別被非法判刑3年半及1年半,非法宣判時,李耀華由于在關押中無法正常學法煉功,舊病復發,病情惡化,已無法站立。一同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張勤,被非法判刑五年,他在法庭上面對迫害,仍高喊“法輪大法好”。

李耀華本有脊椎S型彎曲等多種疾病,因修煉大法,使全身病痛都消失了。但被非法關押後,現發展到坐骨神經和頸脊疾病,進食出現嘔吐,血壓上升到200,心絞痛,于今年三月初被送往醫院急救,她九十一歲的老父數度向公檢法要求取保候審均未果。李耀華在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任教的兒子張軼淵曾數次打電話給公訴人徐震輝,反映她母親的身體狀況,按現行的法律經醫院檢查過後,確認病情嚴重可允保外就醫,但徐震輝卻說︰“醫院說了不算,做決定的是我們。”李耀華的家屬也曾多次打電話給法官朱錫偉,得到的回應皆是︰“一切依法辦理”。(詳見【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一日】)

(五)上海普陀區退休女教師黃振亞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九年二月,上海退休女教師黃振亞遭綁架後,隨後被非法勞教一年。黃振亞曾于二零零二年五月被非法勞教兩年,在勞教所被逼做奴工,被強制洗腦,身心受盡折磨,如今又被普陀“六一零”非法勞教一年,知情的人都說︰現在的公安管不了貪污腐敗,只會抓好人,這是什麼世道!

黃振亞,五十九歲,上海普陀區第二業余大學退休女教師,修煉法輪功已十多年。黃振亞在單位工作時極其認真負責,一絲不苟,受到學生、同事的一致好評。黃振亞單身未婚,家住上海市普陀區白蘭新村19號104室。黃振亞的父親已是八十五歲高齡了,身患糖尿病等多種疾病,平時都是靠女兒黃振亞照顧生活。女兒突然又遭迫害,使年邁的父親憤怒而又傷心,想不通為什麼女兒因為修煉強身健體、提高道德的功法要被抓坐牢?女兒的品行在當今社會已是相當少見,她為人和藹、心地善良,平時安分守己又非常照顧家庭,在單位、家庭、社區生活方方面面經常幫助別人而不求回報,也從不與人爭高低,鄰里關系非常和睦。

二零零九年二月中旬,因被人告密出賣,普陀區白玉派出所指使人用誘騙方式將她騙到某地點然後綁架,並非法抄家,抄走家里的電腦等私人物品。上海普陀區參與迫害的公安國保處不法人員是張春陽、翟立兵,電話︰021-62441195轉國保辦公室,地址上海市大渡河路1895號,郵編︰200333.(詳見【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五日】)

(六)曾陷冤獄八年 上海徐匯區江勇再遭綁架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日,居住在上海徐匯區常熟路163弄24號的法輪功學員江勇,再次被徐匯國保警察和田林派出所警察綁架,現被劫持在徐匯看守所。江勇曾于2001年被非法冤判八年,在獄中遭酷刑折磨,二零零九年出獄後曾被惡警綁架,此次再遭劫持。

江勇,男,四十二歲,二零零一年一月初,被徐匯區湖南路派出所綁架,當時正處嚴寒季節,警察為了得到所謂的成績與提升,把江勇的衣服全部扒光用冷水從頭往下澆,同時打開空調對江勇吹冷風,還用電警棍對他進行電擊。在這樣的嚴酷的環境中連續審訊八天左右。後江勇被徐匯區法院重判八年,關押在上海市提籃橋監獄。

在提籃橋監獄他抵制迫害,不穿囚衣,不背監規,不做奴工。惡警把他單獨關在單間禁閉,他照樣學法煉功。在關押期間,惡警對江勇使盡了一切酷刑,耍盡了一切流氓手段。有一次,惡警同時用六七根電棍電擊他,致使他身上多處被電焦,血肉模糊,慘不忍睹。于是江勇用絕食來抗議中共的迫害,二零零九年一月出獄時已皮包骨頭。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二日江勇又被徐匯分局田林派出所綁架,非法關押在徐匯看守所,他絕食抗議,一個月後被取保候審回家。誰知到了十二月三十日警察再次上門綁架了江勇。此次綁架的有湖南路派出所延慶社區片警、田林派出所警察、徐匯國保警察及延慶居委會干部。

隨著上海世博會的臨近,上海這個所謂國際化大都市的人權狀況也愈加惡化,像江勇這樣堅持信仰的善良公民成了中共迫害的對象。

(七)上海長寧區國保匪警非法劫持張英 蓄意構陷

二零零九年九月八日下午,上海市長寧區公安分局的國保警察王玨、魏理光等綁架了法輪功學員張英、並指使陳英(女)、朱奉明、錢俊等警察,把張英的雙手反銬懸空吊起實施酷刑,張英多次被折磨昏死,被送到上海市監獄總醫院搶救。

張英的父母(八十歲)多次去上海長寧公安分局和信訪處,要求處理刑訊逼供事件、無罪釋放張英,都遭長寧警方無賴推托和無理拒絕、並聲稱要將張英送檢察院起訴。無奈之下,二位老人只能坐到長寧分局門口等女兒回家。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張英家屬委托的北京律師張傳利先生在上海監獄醫院會見了張英。張傳利律師說︰“在上海市監獄醫院,當時見到張英的時候,她是被別人攙扶著和我會見的,自己不能獨立行走,身體極度虛弱。根據中國的法律,現在是公安偵察階段。因為張英談到她被刑訊逼供了,所以我已經代為控告了,而且九月三十號,公安局那邊通知我,張英已經被批捕。之後,我們律師也為張英申請取保,但是公安局沒有批。”

這是張英第四次遭綁架。在張英有生命危險的情況下,長寧看守所也不做體檢,憑國保警察魏理光的一句話,就違法收押張英。張英的公婆質問他們︰為何無故抓人、抄家,有何證據?惡警楊穎竟公然稱︰“先抓人是為了審查,證據總會有的。”

張英,三十九歲,家住上海寶山區南大路210弄13號502室。她性格直爽、為人熱情真誠、樂于助人。中共邪黨十年來對法輪功的迫害,給這個家庭帶來了深重的苦難。張英的丈夫藍兵被非法判刑十年,在上海市提籃橋監獄被迫害的雙目幾近失明,剛剛回家才幾個月。這對夫妻自新婚後即遭迫害,歷經了聚少離多的八年分離,如今好不容易團聚了,又橫遭迫害,被迫分離。

相關責任單位和責任人︰

上海市公安局長寧分局 地址︰威寧路201號,郵編︰200051

電話(總機)︰021-62906290×局長周正

國保處匪警王玨和魏理光的辦公室直線電話︰021- 23039443、021-23039461;總機電話︰021-62906290×39443分機、×39461分機。王玨手機︰13061996102(詳見【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日】)

(八)上海楊浦區周賢文被劫持洗腦 九旬母親無人照顧

上海楊浦區法輪功學員周賢文,女,五十多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上旬被當地不法警察騙至派出所綁架到青浦洗腦班迫害,使九十歲的老母沒人照顧。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八日,平涼路派出所構陷她發放真相傳單,說探頭里面有她的身影,當即抄家、綁架。十月二十八日在家人的配合下,周賢文正念闖出拘留所。出來後,平涼派出所不斷派人騷擾,致使家中九十歲的老母精神極度緊張,大小便失禁。十一月上旬,平涼路派出所又將周賢文騙至派出所簽什麼“遵紀守法,做一個合格的公民”,直接劫持到洗腦班非法迫害。

周賢文曾于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一日晚,遭楊浦分局八名惡警綁架,惡警當時沒有任何證據,周賢文在拘留所被非法關押了一個月,隨後轉移至青浦洗腦班進一步迫害。

參加迫害的楊浦區平涼派出所,位于龍江路2號,電話︰021-65898693;平涼路街道辦事處,位于吉林路1號,電話︰021-65417900;楊浦區“610”,電話︰13052477425。

(九)上海楊浦區韓春燕被劫持到“上海法制培訓中心”(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號,上海楊浦地區法輪功學員韓春燕被騙到上海青浦洗腦班(對外宣稱是“上海法制培訓中心”),遭迫害。

韓春燕曾經被兩次非法勞教,先後非法關押五年之久。二零零九年十月中旬,楊浦區“610” 劉姓主任騙其談話後,見韓春燕對大法依然堅定,就派人去家里抓人。韓的母親八十多歲了在醫院里,韓春燕去給母親洗澡,惡人打電話騙其丈夫說有急事,讓其丈夫帶路,在醫院里便將韓綁架到青浦洗腦班。

上海楊浦區仁和君居委會從一九九九年七月跟隨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起,就從來沒有停過。二零零八年韓春燕冤獄期滿回家後,仁和君居委會和當地的片警就對韓春燕經常進行電話騷擾、有時上門騷擾、還不時地強迫她去片警和居委會那里匯報思想情況。

相關責任單位和責任人︰
仁和君居委會,電話︰021-65511697
居委會書記︰毛起祥
石偉(音),職務不詳
總支辦︰張慧(手機︰13816539280)

(十)上海普陀區李文娟、鐘怡君橫遭綁架

李文娟、鐘怡君都是六十多歲的婦女。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李文娟去鐘怡君家時,被上海普陀區公安分局不法警察、“610”不法人員綁架。而且不法警察還上門綁架了她的丈夫、女婿,將其女婿非法關押。三位親人同時被迫害,使她剛懷孕的女兒受驚嚇而流產。

兩位老人都已是數次被非法關押迫害了。李文娟體弱的丈夫被拘禁一天一夜後發病住院。為抗議迫害,李文娟以年過六旬的瘦弱之軀絕食反迫害,身體非常虛弱,但上海普陀“610”至今不肯放人,並且非法逮捕圖謀進一步迫害。

李文娟家住上海市普陀區子長小區39號,曾是原儀表局所屬一零一廠的工會副主席,年輕時就有嚴重的腰痛病、風濕病,長年受病痛的折磨,苦不堪言。為解決自己的病痛,她自學過西醫、中醫,也試著練過許多氣功,但都不見效果。一九九七年的一天,她偶然得到法輪大法的書籍,看完一遍,她發現那就是她一直要找的,書中所敘述的法理非常符合她的人生理想,從此她按書中所要求的“真、善、忍”做人處事,非但工作兢兢業業、認真負責,遇到別人發生困難,她都盡力相助。神奇的是,李文娟學煉法輪功不久,多種疾病都不治而愈,她慶幸自己得到了萬年不遇的高德大法。

然而就是這樣一門教人向善、幫人祛病健身的好功法,卻在一九九九年夏天被中共當局無理鎮壓、迫害。李文娟由于堅持信仰、堅持修煉,于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二年年間被多次關押進洗腦班強制洗腦,她每次都抱著善意,坦誠的向工作人員說明法輪功的真實情況,最後都堂堂正正的回家。

鐘怡君,長春人,是上海貝爾公司的退休職工;在家她多年如一日的照顧孝敬婆婆、關心幫助家人;在外她和藹可親,鄰里朋友都贊揚尊敬她。

(十一)回家僅四個月 上海普陀區楊曼曄再遭綁架

楊曼曄,女,大學畢業,家住普陀區雙山路55弄12號,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二日上午九點多,被普陀區國保、“610”人員以談話為名騙出家門,隨後就被綁架,據說送進洗腦班,可至今家人都沒接到書面通知。

這是楊曼曄第四次遭邪黨綁架。家人找到派出所要人,派出所推諉是普陀國保所為,家人又找國保,可又找不到人,于是家人又到街道法制信訪辦,可接待的街道法制主任王某竟然說楊曼曄在取保候審階段,國保、“610”是可以這樣做的,還說︰你如果不服可以去告,要知道告也是沒有用的。

幾年來,楊曼曄屢遭中共迫害。2001年1月在散發真相資料時被普陀區不法人員綁架,被非法關押在上海普陀區看守所九個月後,被非法判刑四年,後被監獄加刑九個月,在上海市松江女子監獄被迫長時間奴工勞動,體力不支,致使她膝蓋摔成粉碎性骨折,兩次手術。中共邪黨用陰險毒辣的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不讓洗澡用水等;還有關禁閉、灌食、捆綁、加刑。楊曼曄出獄後不到半年,在二零零六年一月,在普陀區華池路講真相時再一次被非法抄家、非法關押一年半。

二零零九年六月六日上午,楊曼曄被當地中共十幾個不法份子砸門闖入強行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普陀區看守所一個月。

這次相隔僅四個月又一次遭迫害,給楊曼曄的公公、婆婆、丈夫和兒子的心靈帶來了極大的傷害。婆婆年近八旬,動過大手術,並患有高血壓、糖尿病,現在還要照料孫子,真是力不從心。對媳婦被迫害,老人心里非常難過,為此長吁短嘆,寢食難安,天天盼著媳婦早日回家。在此呼吁社會各界人士關注、幫助。

參與綁架的普陀公安國保、610主要人員︰鄔菊偉,周春陽,姚樹林
主管局長︰李偉軍,陳××︰13611963791
甘泉街道610主要人員︰徐德芳(女)
甘泉派出所片警︰陳洪軍,滬太路1000號(回民中學邊,臨時),電話︰021-22048270

(十二)上海普陀區新學員張懿受迫害

上海普陀區大法新學員張懿,女,三十二歲,在二零零七年一月開始修習法輪功,在短短的兩年內多次受到中共的迫害。

二零一零年二月,張懿又被非法關押一整天,沒有任何理由,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當地小區的居民都是見證人,當著眾人的面,將只穿著睡衣、拖鞋的她強行拖出去。參與迫害的人有子長居委會顧書記、街道“610”徐德芳、社區惡警王惠中等人。

後普陀區甘泉派出所、街道“610”、居委會等又通知她的家人說三月一日要將她關到洗腦班去,還說是上頭的命令,不可改變。

張懿至今沒有工作,獨自一人帶著一個三周歲的女兒生活,光托兒所的費用是每月一千多,在勞教所被迫害期間,張懿的女兒僅只有一歲。父母年老有病,不能很好的照顧孩子,他們自己還有孫子需要照顧。

如今在張懿的前夫不肯領養女兒的情況下,普陀區街道“610”、居委會、甘泉派出所仍然要將她關押到洗腦班去,而張懿的父母根本沒有經濟能力和精力去撫養他們的外孫女,並且在長期的被迫害和恐嚇中,他們生活的十分困苦。張懿的母親一直患有慢性腎盂腎炎,服藥二十余年,張懿的父親腿腳不便,不適合于干重活,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普陀區甘泉派出所王惠中、街道“610”、居委會等人依然不停止對她的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張懿在楊浦區唐山路講真相,散發真相光盤和傳單,被楊浦派出所綁架,並被非法勞教一年,在上海青浦女子勞教所遭受迫害。當時楊浦派出所對張懿進行非法抄家,沒收了打印機、電腦等私人物品。從勞教所出來後,居委會、街道“610”,當地甘泉派出所從未停止過對張懿及她家人的迫害,一直上門騷擾恐嚇,特別對她的父親一直是騷擾不斷。張懿家的電話,她本人的手機也被非法監听監控。(詳見【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一日】)

(十四)上海普陀區七十八歲獨居老婦遭“610”劫持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五日早上七點三十分,家住上海市普陀區清澗二村的獨居老人任秋玲剛剛起床,被一陣猛烈的敲門聲驚起,跑出來一開門,發現居委會治保主任符仁珍和民警蔣建中帶著一幫“610”惡警沖進屋來,幾個惡警說︰跟我們到派出所走一趟,把事情說一說。任秋玲老人說︰“我剛起來,衣服還沒有穿好,為什麼要跟你們走?”

惡警二話不說拉著老人就走,把她從二樓拖下來,然後推進停在下面的警車,旁邊還有二輛黑色小車。接下來,留在屋里的惡警就在沒有家人在場的情況下,私自非法抄家。惡警把家里的電腦、打印機、手機、書籍等物品全部都抄走,這些都是他兒子鄧國平幾個月前出國去澳洲時留下來的私人物品。抄家的時候連空白信封,私人通訊錄,還有她兒子出國前,在去年給市政府、市公安局、信訪辦寫的要求政府給予出國護照,使自己和分開四年的妻子團聚的信件和相關政府部門的回信也全部給抄走。

任秋玲老人被帶到真光派出所後,又被帶到在北石路的區公安分局。惡警“610”接著就開始非法審問︰ “你是否去過銅川路的一個煉法輪功的人的家里,是否從那里拿過真相資料。”老人說︰“我不知道他們是誰,我不認識你說的人。我在家里學煉法輪大法,你們憑什麼來抓我,國家有沒有法律。為什麼我煉大法做好人都不能做了。”

後來,來了一個市“610”的頭子,男,將近六十歲,臉又黑又長,腦殼扁平,凶狠的威脅道︰“我要把你在家觀察一年,你到外地去必須事先告訴我們,這次考慮你年紀大,罰款二千元。”老人說︰“你們抄走我家的東西,要給我收據,你們拿了我的錢也要給我收據。”這個“610”頭子說︰“收據過二天給你。”(但一個星期過去後,什麼收據都沒有。)“610”又問你是怎麼學的法輪功,老人說︰“我零四年得了腦梗,舌頭嘴都歪了,眼光都呆滯了。我兒子就叫我煉法輪功,結果我幾個月以後就恢復了健康。這麼好的功法還不讓我煉嗎?我在家里煉功影響到誰了。”

當老人問這個市“610”頭子“你叫什麼名字”時,那人心虛地說︰“我可不敢告訴你,讓你們法輪功把我名字曝光啊。”顯然,這些人心里太明白自己干的事情多麼見不得人,卻還要昧著良心干壞事,死心塌地跟邪黨走。

從早上到晚上,惡警輪番非法審問,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才放回家,中間沒有讓老人合眼睡過覺,老人被折磨得精疲力竭,差點導致生命危險。

對一個這樣的七十八歲在家獨居的,沒有多少社會活動能力的老人,邪黨也要花費那麼人力、物力,當作一個“政治任務”來完成,當作自己一個可怕的階級敵人來對待,可想而知,它自己是多麼脆弱,多麼不得民心,多麼害怕世間的任何正義力量存在。(詳見【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三日】)

(十四)上海嘉定區孟繁珍、謝珩母子慘遭迫害 家破人亡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五日,上海嘉定區江橋鎮華江支路600弄67號101室的孟繁珍母子再次遭迫害,現被非法關押在上海嘉定區看守所內。

六十歲的孟繁珍,新疆退休回滬,一九九八年走上修煉法輪功的道路。她是個心直口快是個直言的好人,自學煉法輪功後覺得受益非淺,就介紹給丈夫謝賢泰和長子謝珩。謝賢泰在一家公司上班,原有膽囊炎經常發病,給工作帶來一定的困難,自從修煉後病魔奇跡般的消失不治而愈。(注︰謝賢泰因母子倆人這些年不斷被迫害,心勞成疾離開人世。)

二零零零年十月,孟繁珍與謝珩去北京上訪,還沒找到信訪部門人就被綁架了,當時孟繁珍被治安拘留五天,五天回家後被街道辭退失去了工作。謝珩被非法勞教一年送往江甦大豐。謝珩勞教剛回家,母親孟繁珍又被抓勞教兩年。孟繁珍第二次的被勞教原因只是與朋友講了幾句真心話︰ “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自焚是假的。”在兩年的非法勞教期間,不斷受中共邪惡之徒的強制洗腦,一直關押在五樓“法輪功專管大隊”遭受迫害。每天強迫觀看大量虛假新聞,還要不斷寫思想匯報,把一個信仰“真、善、忍”真理的好人推向謊話連篇的萬惡邊緣。在此情況下,她的丈夫謝賢泰無法承受家庭如此巨大的精神刺激,在孟繁珍回家後不久離開人世。

出生于一九七三年的謝珩,二零零三年九月再一次被誘騙出單位,被綁架,家中慘遭了非法抄家。為了尋找證據,惡人使用誘供,逼供,威脅的手段,在二天三夜里不讓謝珩睡覺、不給吃飯、輪番進行逼供,謝賢泰也被綁架到派出所去錄口供,並威脅說︰“窩藏罪證是要坐牢的”。家中不修煉的小兒子謝也被綁架去,進行恐嚇。謝珩不修煉的弟弟被關押一天一夜,當時為得到取保候審交了三千元保證金才獲得自由。謝珩關押後被判刑四年六個月。

謝珩獲得自由不久的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晚上,上海嘉定區江橋鎮派出所所長趙某帶了十幾個人沖到孟繁珍家里,以檢查為名不出示搜查證進行非法搜查,抄走了書籍與照片。接著把孟繁珍和其兒子謝珩綁架到派出所,嘉定區“610”蔡某還非法脅迫孟繁珍和謝珩保證在奧運期間出江橋地區就要匯報。

參與過迫害的單位及個人︰

謝珩所屬嘉城居委會,電話︰021--39111243
江橋派出所,電話︰021--59144585
直接管轄謝珩家的朱警察,手機︰13301779800
上海市嘉定區看守所,地址︰嘉婁黑魚橋,電話︰021--59529290
所長殷志偉、葛中琪、蔣建平
副書記陳紅霞(女)
嘉定610辦地址︰上海嘉定區塔城路885號
嘉定610惡人︰朱培華(手機︰13122331202)、王敏

(十五)上海南匯區匪警綁架于雙女士 兩幼女失母愛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四日,上海市南匯區航頭鎮派出所惡警綁架法輪功學員于雙,非法關押在南匯區刑警隊(國保大隊)。于雙的兩個女兒,一個才六個月,一個三歲,頓失母愛。

于雙,女,三十多歲,籍貫丹東,她曾經患先天性心髒病、乙型肝炎,身體狀況不好,十六歲時曾經做過心髒手術。自從修煉法輪大法後,她的身體神奇的康復。大學畢業後在上海市從事醫療工作,後因不願意接受灰色收入而轉行自己開服裝店。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四日,于雙在自己的服裝店里給世人講真相被告密,被上海市南匯區航頭鎮派出所惡警綁架,惡警隨後非法搜查服裝店,搜走電腦等物品,隨後將她的服裝店非法查封。

于雙家屬為她聘請當地律師,律師開始同意為于雙進行辯護,後迫于當地邪黨公、檢、法等部門的壓力而放棄,並且退回先期收取的四千元定金。

上海市航頭鎮派出所所長電話︰021-58221291;值班室︰021-58225110
上海市南匯區國保電話︰021-58021808轉68525(詳見【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七日】)

(十六)上海閔行區法輪功學員鄧志君被非法抓捕簡況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八日,閔行區“610”指使閔行區國保和金都派出所警察協同居委會到法輪功學員鄧志君(男,三十二歲)家進行非法抄家與抓捕。鄧志君家的法輪功書籍、用于工作的電腦和打印機全部被非法抄走。鄧志君被非法關押在閔行區看守所。同時,其妻王敏慧也在公司被非法抓捕至閔行區金都派出所。後經發現王敏慧已有身孕才沒被非法關押。

鄧志君與王敏慧夫婦同屬外地來滬工作。由于經濟不景氣,鄧志君失去工作近一年,好不容易學會點新手藝,加上王敏慧懷孕的喜訊,眼見生活開始有點起色就被摧殘。現王敏慧一人獨居上海無人照顧,心力憔悴,盼其夫早日回家照顧。

三、上海洗腦班、勞教所、監獄等黑窩加大了迫害力度

二零零九年以來,為配合日益臨近的世博,中共更加強制遭劫持的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上海市洗腦班、勞教所、監獄等黑窩都同時加大了迫害力度。以下為部份案例。

(一)上海話劇中心湯未名被上海女子勞教所迫害致神志不清

上海徐匯區法輪功學員湯未名,四十歲,原上海話劇中心藝術檔案室主任,她父親原是上海畫院副院長(已故)。湯未名是個心地善良、為人樸實、工作積極、很誠實的一個人。只因修煉法輪功,為了更多的人得知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不辭勞苦地把真相講給周圍的世人。然而,這樣一個好人,卻幾次被關押、洗腦、精神迫害。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湯未名被非法關進上海青浦勞教所,經常被關小房間,遭受精神折磨,可能被施以藥物迫害。從勞教所出來,湯未名一直神志不清,身體極度虛弱,象一個廢人。單位不接受,上面強迫單位接受,現長病假在家。(詳見【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九日】)

(二)上海法輪功學員周斌在上海提籃橋監獄又遭毒打

上海法輪功學員周斌二零零一年無辜被重判十二年,關在上海提籃橋監獄。其間迫害不斷,曾被打斷鎖骨、鼻梁、打壞睪丸。由于他堅定修煉大法,二零零九年上半年又被打傷眼楮、肋骨等部位,呼吸胸部疼痛。他的八十多歲老父親很擔憂他,請世界人權組織和正義人士關注他的生命安全。

(三)上海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柏根娣

法輪功學員柏根娣被劫持在上海女子監獄受迫害。由于她堅持信仰,天天處于被惡警、犯人監控下,不準在洗漱間洗漱、洗衣服、洗澡等,不準去廁所如廁,只準許在監舍被監視下用痰盂大、小便,幾年來一直如此。柏根娣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被惡警與包夾用布條勒住嘴,如此連續迫害多日。當柏根娣被迫害致使血壓達二百多時,惡警仍不顧一切地繼續迫害她,並經常開大會對她進行詆毀。

附錄

(一)二零零九年上海法輪功學員遭迫害部份案例(七十七起,約一百零五人)

1、2月8日,閘北區劉貴珍被綁架送青浦洗腦班。

2、2月9日,普陀區盧秀麗被上海惡警綁架。

3.、2月9日,青浦區練塘鎮的馬春妹被淡淡惡警綁架送洗腦班。

4、2月10日,閘北區李根娣在買菜時被綁架送青浦洗腦班。

5、2月10日左右,住長寧區姚虹東路259弄的祝麗菊被綁架。

6、2月12日,浦東南匯王春燕被當地惡警綁架送南匯看守所。

7、2月中旬,長寧區曹瓊芝被綁架並抄家後送長寧看守所。

8、3月10日,住徐匯區樂山路的羅偉、池波夫妻被金山區惡警綁架送金山看守所。

9、3月中旬,盧灣區的王家瑛被上海惡警綁架。

10、3月17日,浦東高橋陸玲娣、黃桂珍被浦東凌橋派出所惡警綁架至浦東看守所。

11、3月17日上午,楊浦區的胡凌根被上海803刑警綁架並抄家。

12、3月17日上午,楊浦區的徐永芳被上海惡警非法抓捕。

13、3月22日晚,浦東的顧群珠被從家中綁架,次日凌晨兩處住房被抄家。

14、3月28日,寶山區的葛永貞被虹口惡警綁架送虹口看守所。

15、4月初(約)靜安區某業余工大電腦老師王真(音)因發手機短信被惡警綁架。

16、4月6日,徐匯康健公園中一位老年女法輪功弟子被綁架到康健派出所。

17、4月13日上午9時,徐匯區的徐林妹被國安從家中綁架帶走。

18、4月22日左右,二醫大退休教師黎舒琴被綁架並送勞教一年。

19、4月25日,寶山區寶鋼三村錢玉華被7名惡警惡徒上門綁架抄家後送寶山看守所

20、4月25日,寶山區應志明、張秀芳和應業奇一家三口被綁架抄家後送寶山看守所。

21、4月末,徐匯的李桂芳失蹤,疑被非法上海惡警綁架。

22、5月5日前後,閔行七寶的徐建星和一位倪姓法輪功弟子被上海惡警綁架。

23、5月8日上午,浦東三林的夏志英買菜時被綁架送洗腦班。

24、5月18日,浦東南匯的張福仙被當地惡警綁架送南匯看守所。

25、5月21日,嘉定法輪功弟子丁桃珍(音)被南翔派出所綁架,至今下落不明。

26、5月21日前後,浦東有8位法輪功弟子被綁架送洗腦班迫害。

27、5月25日,過老太和她的兩個妹妹過月芬、過月芳遭普陀惡警上門綁架,並被分別抄家後送看守所。

28、5月25日,普陀惡警綁架了應鈺並非法抄家後送普陀看守所。

29、5月25日,嘉定江橋的孟繁珍、謝珩母子再遭當地惡警綁架並送嘉定看守所。

30、5月25日,普陀的汪仁香被上海惡警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上海鐵路看守所。

31、5月25日,普陀區78歲的女性法輪功弟子任秋玲被上海惡警綁架。

32、6月4日 ,徐匯惡警分別綁架了李耀華、張軼搏母女和張勤共三位法輪功弟子關入徐匯看守所。

33、6月4日 住浦東區盧玉之(50歲)、葉鶯(21歲)被惡警(據了解是徐匯區的)綁架。

34、6月5日,陳新麗(女,60多歲,四川綿陽人)在上海貼真相不干膠時被綁架,至今無消息。

35、6月初,閔行區浦江鎮的杜醫生(女,50多歲)上海市區講真相時被惡警綁架。

36、6月6日,普陀區盧秀麗被惡警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上海普陀看守所。

37、6月6日,普陀區楊曼曄被當地惡警綁架並非法關押到普陀看守所。

38、6月6日,普陀區區李文娟和女婿候亞剛被惡警上門綁架並關押到看守所。

39、6月6日,普陀區陸美英,鐘姓女弟子,小余被惡警綁架並非法關押。

40、6月6日,盧灣區70歲的女法輪功弟子權英(獨居)被上海惡警綁架關入看守所。

41、6月6、7日,住普陀子長小區的鐘怡君(女,60多歲,老家長春)被惡警綁架。

42、6月12日,徐匯區法輪功弟子江勇被上海惡人和惡警綁架。

43、6月16日下午,松江區九亭鄉法輪功弟子徐亞芳因講真相被惡警惡人綁架抄家。

44、6月18日,盧灣區的黃乃維被惡警綁架並抄家,這是黃乃維第三次被劫持。

45、6月22日左右,在上海中山北路中山橋附近,一名法輪功弟子被綁架。

46、6月30日,在上海中山北路中山橋附近,一名法輪功弟子被綁架。

47、7月13日,上海裘小雲在上海被綁架。

48、7月14日下午2點半左右,賓志芬、高惠霞在魯迅公園講被惡警非法綁架,被劫入虹口看守所

49、7月14日早上6點,上海浦東黃岡派出所糾集國保大隊十幾個惡警強行闖入王磊(男,三十歲,安徽人)住所非法抄家。王磊被非法關押在浦東張江看守所。

50、7月16日左右,上海七寶地區法輪功學員賀美雲被惡警綁架。

51、7月17日下午,上海長寧區家住新華路的退休教師徐漢明(66歲)在家中被長寧“六一零”、公安分局惡警綁架,被劫入長寧區看守所。惡警搜走了大量私人物品。

52、7月20日下午4點到5點之間,湖南省長沙市法輪功學員張耀莉(46歲)在其上海工作的辦公室被上海市公安、國安局邪惡警察數人(約5人以上)劫持。

53、7月23日晚上,上海浦東法輪功學員陸根濤、陸愛春、陸愛榮、陸根濤、沙奇珍、金建群被浦東新區610綁架,被劫入張江看守所。

54、7月24日下午6點,上海女法輪功學員于雙在其所開的童裝店內被上海市南匯區航頭鎮派出所惡警綁架並抄家,被惡警非法關押在南匯刑警支隊(即國保大隊)。

55、7月31日,上海市楊浦區法輪功學員勞曉明被惡警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殷行路楊浦看守所內。

56、8月3日,上海法輪功學員劉東芸(女,33歲)在上海市火車站派出所遭綁架,被關押在上海閘北區看守所。

57、8月18日下午三點,上海浦東三林派出所及“六一零”闖入三林安居小區58號謝亞珍家,綁架了謝亞珍、林麗麗、林麗琴和李寶英四位法輪功學員。

58、8月7日,家住上海江橋的老年法輪功學員馬冬權,被中共邪惡組織610綁架至青浦洗腦班迫害。

59、8月20日上午,佳木斯法輪功學員範淑雲在上海被浦東區派出所惡警綁架。

60、9月8日上午,家住閘北區共和新路法輪功學員王鳴芳,遭市國安、610綁架,直送青浦洗腦班。

61、9月15日,家住上海楊浦區政民路的韓春燕(女,50歲左右),被上海江灣鎮派出所綁架,被非法關押在上海楊浦區看守所。

62、9月17日,上海桂林地區的法輪功學員楊愛花被跟蹤綁架。

63、9月18日,沈福新在上海滬東北小區被不法人員綁架。

64、9月28日,鄧志君在家中遭遇閔行區金都派出所的非法抄家和綁架。

65、9月底,家住上海大渡河路的孫志峰被綁架。

66、10月2日,上海侯慧芳(64歲)在北新涇被長寧區惡警綁架到長寧區看守所。

67、10月2日下午,家住上海市浦東新區濰坊一村的林美娟(女,40歲),被惡警綁架,被非法勞教一年三個月。

68、10月22日,家住上海長寧區延安西路的李紅珍(女)被長寧公安分局國保處惡警王玨等人綁架至上海青浦的法制學校。

69、10月23日上午,上海普陀區楊曼曄被甘泉派出所上門綁架至洗腦班。

70、11月1日,家住上海市嘉定區安亭鎮紫荊四村的法輪功學員陳琴芳在到菜場買菜時被綁架。

71、11月12日前後,家住徐匯區大上海國際花園的徐承華(70多歲)在大賣場被惡警綁架。

72、11月上旬,上海楊浦區法輪功學員周賢文,女,五十多歲,被當地惡警騙至平涼路派出所綁架到青浦洗腦班迫害,家中90歲的老母沒人照顧。

73、11月,上海徐匯區法輪功學員郭月珠被非法關押。

74、11月,上海嘉定區陳琴芳遭誣陷,被綁架到昆山曹安派出所。

75、12月3日上午,上海市普陀區法輪功學員王月在家中被惡警綁架到看守所。

76、12月11日,上海金山區楊金娥(女,約50多歲)被金山區國保惡人綁架,現被非法勞教一年半。

77、12月,上海市靜安區萬航度路661弄5號樓法輪功學員周雅敏失蹤。

(二)二零一零年上海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案例統計(截止至四月二十日,十五起,約十九人)

1、1月7日17時左右,原上海交通大學教師郭小軍遭到寶山區公安分局610綁架。

2、1月上旬,居住在普陀區桃浦鎮真建新村的張菊英失蹤。

3、1月14日,黑龍江哈爾濱到上海打工的法輪功學員甦海石被上海青浦區惡警綁架。

4、2月2日,上海金山區葛肖天遭綁架,被非法勞教一年半。

5、2月5日,家住上海市閘北區聞喜路的法輪功學員解紅珠(屬彭浦街道930弄居委會)在家中被非法抓捕至洗腦班進行迫害。

6、3月,上海中山公園地區法輪功學員陳斌、翁存玉被綁架。

7、3月17日,家住上海市浦東新區金楊路的許鳳寶(女,60歲),在金橋公園(屬浦興街道轄區)被惡人誣陷,遭浦興派出所綁架。戶籍所在地金楊街道、金楊派出所、居委會配合。

8、3月24日上午,上海奉賢區“610”人員和平安派出所等多名警察闖入法輪功學員王永彬家,非法抄家,並將其抓走,王永彬被非法關押在奉賢區看守所。

9、3月25日,上海法輪功學員蔡玉芬(或芳),女,約56歲,家住上海市徐匯區建國西路太原路附近,被警察綁架。

10、3月30日,上海石化地區法輪功學員趙根妹被公安局金山區分局國保人員綁架,被非法關押在金山看守所。

11、4月8日,上海浦東新區唐鎮小四村法輪功學員張鳳群(女,58歲)和同村法輪功學員奚正紅(女,61歲)在大彎車站被惡人誣陷,遭王港派出所惡警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浦東張江看守所。

12、4月9日,上海浦東新區家住合慶慶豐村的法輪功學員倆姐妹吳雲度(女,68歲)、吳新度(女,66歲)被祝橋鎮派出所惡警綁架。現被非法關押于南匯看守所。

13、4月13日,上海法輪功學員王益瑾,被崇明610直接綁架到洗腦班迫害,崇明610惡人以要挾其女兒,哄騙王益瑾出來見面的方式進行了綁架。

14、4月14日17點30分在上海工作的錦州法輪功學員楊靚在上海家中時被(警察、社區及房主謊稱查戶口)將其非法拘押,其男友(龐凱,未修煉法輪功)也于當晚19點至20點回家時被非法拘押,另有一名張月榮法輪功學員(錦州人)于15日凌晨1點在上海家中被非法拘捕。

15、4月15日上午,多名上海長寧公安分局國保警察闖入法輪功學員何冰鋼所在的電腦公司將其帶走,至今未歸。上海法輪功學員何冰鋼,現約30多歲,復旦大學計算機碩士研究生,家住長寧區仙霞路,曾于2000年11月22日遭上海市徐匯區公安局非法逮捕,2001年9月29日遭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法院誣判6年。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