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軍運會前後眾多法輪功學員遭迫害

Print

【圓明網】“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八日至二十七日在武漢舉行。中共武漢當局惶恐不安,騷擾、恐嚇老百姓,在二零一九年八月至十二月期間,不講任何法律,騷擾、關押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學員及親人和家庭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據明慧網消息的不完全統計,目前已知遭到迫害的有131人,綁架70人次;騷擾57人次;非法抄家16人;非法關押在拘留所30人、看守所12人、洗腦班15人、非法關押在女子監獄1人;關押地址不詳9人;非法批捕2人;非法開庭1人;非法判刑 6人。

一、綁架、非法抄家、關押案例

1、二零一九年九月五日,武漢市東西湖區法輪功學員張國珍、張鳳蘭、萬九仙三人,去看望從醫院回家不久的一老年法輪功學員,被受邪黨謊言毒害的該老年學員的兒子、媳婦舉報,三名學員被東西湖區吳家山街派出所警察綁架。九月六日,三名學員被非法關押到武漢市第一拘留所,行政拘留10天後,她們被陸續劫持到洗腦班迫害。張國珍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武漢蔡甸玉筍山洗腦班。張鳳蘭、萬九仙被劫持到東西湖區慈惠農場石榴村一個新設立的洗腦班。她們被劫持到洗腦班時,頭上被套著頭套,出洗腦班時頭上也被套著頭套。據悉這個洗腦班的包夾人員都是從海南來的。

2、二零一九年九月五日左右,法輪功學員夏筠于去武漢兒子家,被當地警察綁架,現已被劫持到湖北省女子監獄非法關押。

3、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三日中秋節,武漢市江漢區七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夏月仙帶著孫子在江岸區大智路上被警察綁架,家里被翻得混亂不堪。江漢區唐家墩派出所警察打電話給夏月仙的兒子,要他把孫子帶回家。夏月仙被關押在何處還不知道。唐家墩派出所說軍運會之後再放人。

4、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七日清晨,法輪功學員明貴珍(女,七十多歲)在家附近中百倉儲超市講真相,被政法委六一零等部門綁架,並非法抄家,將大法的書籍和法像強行奪走。在此之前,明貴珍家大門掛的東西被人拿走,明貴珍找到當地社區、北湖派出所問是不是他們干的,他們說不是我們干的。幾天後就被政法委六一零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江漢區洗腦班。社區人員說,等軍運會之後再放人。

5、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武漢市東西湖區法輪功學員王小順被闖入家中的四個中年便衣警察(其中一警姓段)綁架、抄家。王小順被劫持到東西湖區額頭灣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十月五日回家。回家後每天仍有兩名中年人到他家監控他,直到武漢市軍運會開完。

6、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八日,武漢法輪功學員彭瑞林被洪山區珞南街派出所警察從工作單位綁架。家人要求得到合理合法的解釋未果。現彭瑞林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第一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日。

7、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武漢市公安局統一部署,以武漢市東西湖區公安分局為主,在武漢市東西湖區舵落口大市場內,按監控錄像照片,綁架了四十名法輪功學員,大多數被綁架的是老年法輪功學員。原因是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八日,“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在武漢舉行。

目前已知︰有二十四人,分別被劫持到各地派出所非法審問、強迫按手印、抽血、照相,目的把相片信息存儲到視頻監控系統——俗稱“天網系統”實施迫害,晚上他們又被送到拘留所等地非法關押。還有十一人被關押在口額頭灣洗腦班。有五人被抄家,警察搶走了大法書和師父法像。有五人當晚審訊後被放回。

8、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四日上午,蔡甸區三六零四軍工廠小區的老年法輪功學員蘆秀英,被當地的新農派出所警察綁架,現得知她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東西湖舵落口)。居住在同一小區的另一位老年法輪功學員何愛香也失蹤了,估計和蘆秀英關押在一起。

9、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上午八點左右,湖北省沙洋縣法輪功學員的女兒張曉曉在武漢市打工的地點遭到沙洋縣國保警察綁架。張曉曉,女,今年三十歲,未婚,是一個善良、懂事的女孩。二零零八年左右,張曉曉和媽媽遭到沙洋縣國保警察構陷,花季年紀的曉曉和她媽媽被誣陷為“通緝犯”。為了避免迫害,曉曉和她媽媽被迫流離在外長達十余年。在這十幾年中,母女倆相依為命,顛沛流離。由于沒有身份證,給倆人的生活、工作帶來極大的不便,她們還要應對當地警察時不時的上門查戶口和身份證等騷擾迫害。更殘酷的是,湖沙洋不法警察一直都沒有放松對她們的迫害,十幾年中不斷的跟蹤迫害。

10、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九日,武漢市江岸區二七法輪功學員陳近平(女,七十多歲)在黃浦路一帶講真相勸三退時,遭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東西湖二支溝第一看守所。

11、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上午六點半左右,法輪功學員汪金平因受益于法輪大法,感佩于法輪大法和恩師李洪志大師,想讓世人、眾生知道大法的美好。在某小區一樓道的牆上寫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正楷大字。過後,被不明真相的人惡意舉報。武漢市江岸區勞動派出所通過所謂“天眼”,調監控尋訪到汪金平的租住房,當晚十點多鐘,國保雇用的三個年輕便衣闖到汪金平家里,沒有出示搜查證,沒有警察證,進來就將汪金平強行戴上手銬,並搶走一個包和兩個手機。時值天氣比較炎熱,汪金平只穿了個短褲和一件T恤、一雙拖鞋,就被綁架到車上帶到勞動派出所。隨後勞動派出所出動五、六個警察、輔警到汪金平家里瘋狂非法抄家,搶走一台戴爾筆記本電腦,汪金平的母親在家里目睹了這幫匪徒的所作所為,內心里甚是憤怒。汪金平的家人不知道汪金平為什麼被綁架,後來到勞動派出所要人,問為什麼抓他?警察說︰“他在牆上寫字。”問寫了什麼?警察說︰“不能說。”家人問是不是寫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警察表現出很害怕的樣子說︰“不能說,不能說。”汪金平被非法拘禁于派出所一晚上,到第二天下午,又被移送到江岸區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12、二零一九年十月一日期間,段玉英在武漢理工大校園里煉功被惡人綁架。洪山區維穩辦給他女兒打電話通知她母親已被綁架,但不告訴段玉英被關在哪里。

13、二零一九年十月九日下午,卓刀泉居委會等一行人,非法強制將家中的法輪功學員陳偉帶走,還非法帶走法輪功學員陳艷芳。在家人上班的情況下綁架到洗腦班。然後沒有任何形式,用電話通知上班的家人。綁架後並說“軍運會”後回來。洗腦班是洪山區舉辦的法制班,也是專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場所,據說花山有一個非法洗腦班,已非法關押了三十人,現已滿,而陳偉和陳艷芳被送往青菱。

14、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二日上午,徐麗秀正在武漢綠地集團某干部家幫助做飯(做家政),忽然闖進幾個自稱是警察的人,要把她帶走,徐麗秀告訴來人,主人不在家自己不能擅自離開。來人通過徐麗秀手機撥通了住家主人電話,並對對方稱“我們是公安分局的,現在把徐麗秀帶走了。”隨即把徐麗秀強行綁架走了。後來經了解得知︰徐麗秀是被武漢市武昌區積玉橋派出所警察綁架的。從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二日至今一已經一個多月了,一直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二支溝第一看守所。

15、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五日,原武漢東西湖新溝鎮棉紡織廠職工,法輪功學員劉珍俐女士,四十多歲,買菜回家,剛走到租住房的門口突然被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東西湖區二雅路)。邪黨想進一步迫害。中共邪黨對法輪功迫害二十年來,劉珍俐遭到多次關押迫害。

16、武漢市新洲區法輪功學員柳木蘭、劉靜母女,于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六日中午在出租屋被水塔派出所綁架,于十月十七日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劉靜于十一月二十二日被取保候審回家,柳木蘭于十一月二十二日被非法批捕,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

17、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一日,法輪功學員姜秋英,到獅城名居講真相,被珞南街派出所便衣盯上了,那個便衣當時沒動她,跟蹤她到了她家中,才離開,下午,就派人與武漢反邪教辦(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人員一起在她家中等待。下午姜秋英回家時大概五點多鐘,便衣和一眾邪惡之徒非法抄了姜秋英的家,將大法書和師父法像全都抄走,直到天黑,才將姜秋英綁架走。姜秋英被非法關在哪里辦事的人都不說,他們說等“軍運會”結束再談。

18、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一日下午,武漢市洪山區八一花園玫瑰苑法輪功學員張貴珍,五十八歲,被警察從家中綁架帶走,家中大法書籍、資料、現金、手機、電腦全部被抄走,被非法關押在舵落口第一看守所,看守所不讓探視。

此外、武漢市黃陂區橫店法輪功學員南田菊,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一日被綁架到武漢市女子拘留所後,二零一九年九月九日家屬收到非法批捕通知。

二、非法判刑案例

1、武漢市五位法輪功學員遭非法判刑

武漢市法輪功學員洪維聲、侯咪拉、侯艾拉、饒曉萍、白厚生近日被非法判刑︰洪維聲被非法判刑十年,勒索罰款五萬元;侯咪拉被非法判刑八年,勒索罰款四萬元;侯艾拉被非法判刑八年,罰款四萬元;饒曉萍被非法判刑七年,罰款三萬元。他們四人已上訴到武漢市中級法院。白厚生在武漢市洪山區國保的誘騙下,配合了他們,也被非法判刑三年緩五年,勒索罰款一萬元。

洪維聲、侯咪拉、侯艾拉、饒曉萍已被非法關押了一年零五個月,洪維聲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洪山看守所,侯咪拉、侯艾拉、饒曉萍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東西湖二支溝)。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九日,洪維聲(洪維生)、侯艾拉、侯咪拉、饒曉萍、白厚生五人,在武漢市洪山區魯磨路大李村五號,被綁架到武漢市公安局洪山區分局梨園派出所。梨園派出所警察鄭清伙同洪山區國保大隊韓玉高、武漢市國保支隊人員對他們進行了非法抄家,抄走師父法像、大法書籍、電腦、打印機和真相資料。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八日,洪維聲等人被非法批捕,後被構陷到武漢市洪山區法院。白厚生取保候審在家中。

二零一九年五月九日,武漢市洪山區法院非法庭審洪維聲、侯艾拉、侯咪拉、饒曉萍四位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指出法院是審判罪人的地方,我們是修真善忍的好人,所以請法官和公訴人回避。饒曉萍當庭解聘了家屬為她聘請做有罪辯護的律師。

洪維聲在回答律師提問時,告訴律師,他學習的法輪功書籍都是由國家正規出版社出版的,他告訴律師他本人是一九九三年參加在武漢市市委禮堂舉行的法輪功傳功講法面授班後走上修煉的。

辯護律師指出了公安、檢察院和法院不按法律程序辦案、超期羈押和不按法律規定開庭前三天通知當事人等多項違法行為。審判長肖玉華多次打斷律師的辯護,並威脅律師,但當庭承認了相關錯誤,並中止了本次非法庭審。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七日,武漢市洪山區法院召開庭前會議,法輪功學員洪維聲等的辯護律師指出了武漢市洪山區國保警察非法取證;武漢市中院干預本案獨立審判;洪山區法院超期關押等一系列違法行為,並要求洪山區法院立即取消對法輪功學員洪維聲、饒曉萍、侯埃拉和侯咪拉的強制措施。五月二十日,洪山區法院通知律師原定五月二十四日非法庭審取消。

2、八十二歲吳元丑被非法判刑三年

青山區八十二歲的法輪功學員吳元丑老人,二零一七年、二零一八年期間,因為給世人講法輪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多次被當地警察抄家,警察非法搶走大法書籍,吳元丑被監視居住。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九日,武漢市武昌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吳元丑非法開庭。十一月二十六日,吳元丑被非法判刑三年並罰款三千元。

3、非法開庭案例

武漢市江夏區法輪功學員錢有雲、孫足英剛走出冤獄不久,又被綁架、非法關押構陷大半年,面臨非法開庭。法院通知律師將于十二月十一日開庭,因與律師代理的其它案件開庭時間發生沖突,故律師向法院申請延後開庭,具體時間待通知。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錢有雲、孫足英結伴在江夏區體育館向人講自己的親身遭遇和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被江夏區紙坊派出所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東西湖第一女子看守所至今。江夏區紙坊派出所警察文闖(電話18202773841)是近兩年剛招進來的新警察,大約三十歲,專門負責構陷錢有雲、孫足英兩位法輪功學員,編造黑材料陷害她們。

4、非法構陷將案例移交到法院

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唐常俊女士,于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二日下午被武漢市地鐵公安局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至今已七個多月,不準親人見面。隨後由漢陽國保非法將案子移交到漢陽區檢察院,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六日前由漢陽區檢察院構陷到漢陽區法院。

三、騷擾案例

1、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九日晚七點左右,武漢市東西湖區將軍路派出所三人(其中一人叫潘祝華,女,此人是近二、三年招進派出所的),闖入法輪功學員陳望仙家中,要給陳望仙照相,陳望仙不配合,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不听。這時潘祝華假惺惺地走到陳望仙身邊,挽著陳望仙的胳膊說,來,我們兩個照張像。陳望仙不照。這個名叫潘祝華的和陳望仙的丈夫還沾親。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東西湖區將軍路法輪功學員徐慧明(女,五十三歲)被綁架也是她告發的。那天徐慧明和另一個法輪功學員在住家附近行走,將軍路派出所和東西湖區國保大隊十幾個便衣已在徐慧明家附近蹲坑。當時參與蹲坑的潘祝華看到徐慧明和另一個法輪功學員後,馬上對著徐慧明她們大叫,她是煉法輪功的,她也是煉法輪功的,隨之十幾個便衣一擁而上將徐慧明和另一個法輪功學員逼進徐慧明家中抄家綁架。

2、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九日晚上七點左右,東西湖區將軍路梅花池居委會二人來到法輪功學員陳守才家門口,說要給陳守才照相,陳守才不照,給她們講真相,叫她們上樓坐坐,她們說不坐就走了。

3、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八日晚,東西湖區將軍路派出所、居委會多人闖入法輪功學員張啟發家中,問他還煉不煉法輪功,張啟發他說煉,他們要張啟發寫東西,張啟發寫了,寫的是法輪大法的美好。

4、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八日晚,將軍路派出所五、六個人,有穿警服的有穿便衣的,來到法輪功學員王寶蘭家敲門,王寶蘭開門後,問有什麼事,回答說查戶口,王寶蘭說,家中只有我一人,爹爹已去世了,你們進來坐坐。他們說不進來,就走了。後來得知鄰居樓上樓下都沒有查戶口。

5、武漢市常青花園五小區法輪功學員李建群被騷擾。二零一九年九月四日下午兩點多,常青花園社區,一男是中年人,一男是年輕小伙,來李建群家照像,她女兒沒給照,第二天她女兒陪李建群到商職醫院拆線(本月十九號被汽車撞了),社區兩男人對她照像,她當時不準這兩男人照像。

6、武漢市常青花園二社區對法輪功學員王小平家監控,對法輪功學員帶菊珍、梅玉霞家騷擾。二零一九年九月三~四日,常青花園社區男警察吳學丹,帶領社區二人,一個叫韓秀田,另一名不知姓名,到大法學員王小平家,給他照像,還在他家廚房外邊安裝兩個監控器,進行干擾。吳學丹又帶領社區二人,去王小平家樓上七樓,到帶菊珍家騷擾。

7、二零一九年九月四日上午,胡世漢(殘疾人)、蔡細鳳夫婦原住居地(武漢市江漢區單洞社區)的警察、治保主任等三人來到胡世漢夫婦的現住居地(武漢市漢陽區琴台社區)家的副食店,以轉戶口為由,對他們進行騷擾。警察“客套”一會兒後,警察對胡世漢說︰我知道你喜歡看新聞,你知道香港的事情吧?還沒等回答,接著警察要給胡世漢、蔡細鳳照相,被拒絕。他(她)不顧胡世漢夫婦的多次勸阻,還是強行的拍了照後離去了。

8、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七日下午四點鐘,江岸區車站街派出所管段戶籍警察劉某到法輪功學員李芳現租住處騷擾,一進門就說︰沒辦法,上面規定非要每個人見面,因武漢要開軍運會了。片警說要照相,證明他做了這個工作,李芳說不照相,他就沒照。他又要求談話錄音,李芳說不錄音,他也沒錄。他要李芳的電話號碼,李芳沒給。最後他說要李芳把戶口遷走,李芳說遷不遷戶口是公民的自由。臨出門時,這個警察還說以後上面有什麼事他還要來。

9、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早上,家住湖北省武漢市江夏區中建三局四公司的法輪功學員吳梅被當地派出所一名警號是039142的警察帶著居委會的一個女的和一個戴紅袖章的女的上門騷擾。當時吳梅正在家里,他們敲門讓吳梅把門打開,吳梅沒給他們開門,那個警察惡惡狠狠地說︰你再不把門打開我就把你的門給毀了。過了一會兒,吳梅將門打開,三個人沖進來,那個戴紅袖章的女人要給吳梅照相,被吳梅制止,又對他們說,你們前段時間把我綁架到拘留所,我才回來不久,今天又來干什麼?那個警察說你是法輪功頑固份子。過一會,他們就走了。

10、武漢市法輪功學員王浩曾六次被非法抓捕,身體被迫害得極差,今年在床上躺了近半年,七月中旬武漢天氣暴熱,到利川市去避暑,于八月二十九日晚在利川市被東城派出所趙姓警察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利川看守所。家人給他送衣服、存錢被看守所人員拒絕。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上午十點左右,武漢市漢陽社區人員到王浩的母親家去騷擾,問近段時間都與誰接觸了,要開軍運會了,不要出去。社區人員臨走時要王的母親簽字,王的母親拒絕了。

11、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二日,江漢區姑嫂樹派出所警察蘆和平和一名四十歲左右男的綜治辦人員,兩人來到法輪功學員陳俊的家。一進門就問陳俊,你是要法輪功還是要家?陳俊說︰我都要。他們問,誰誰到你家來過,並把楊某某從監控用手機調出來看……陳俊明白他們三番五次來是找楊某某。陳俊說︰周永康迫害法輪功賣力,結果他不是遭惡報了嗎?你們把槍口抬高一點,公檢法人員辦案終身負責制(二零一四年國務院出台了公務員法終身追責制),一旦執法人員辦錯案子,一輩子都要追究的。我的孩子這十幾年里也受了驚嚇,生活不能自理,心靈受到極大的創傷,坐了十幾年的輪椅,現在孩子又被你們嚇哭了。他們親眼看見孩子這樣,綜治辦人說,本來要帶你走,現在不帶了。他們走了。

12、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八日,東西湖區法輪功學員張鳳蘭、萬九仙從洗腦班回到家後,但迫害還在繼續,她們三次被社區騷擾,要求到居委會報到。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日,張鳳蘭被社區要求到居委會,去了之後問她,什麼時候煉的法輪功,現在還煉不煉……還給她照像、錄音。

13、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初的一天。東西湖區養殖場將軍路街道綜治辦、社區居委會要法輪功學員張啟發夫妻二人和另一名徐姓法輪功學員到東西湖區常青花園綜治辦參加學習,他們不去。後來又改在將軍路社區。之前他們跟張啟發說,區里要來人,問你們還煉不煉法輪功,你們就說不煉了。沒幾天區里來了人,問張啟發你還煉不煉法輪功?張啟發說,煉。後來張啟發回到家中。

14、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九日,東西湖區柏泉農場法輪功學員李全文和妻子(未修煉法輪功)被綜治辦、社區居委會劫持到慈惠農場綜治辦,房間里十幾個人,其中有從漢口來的幫教六人,他們污蔑法輪功是 ×教,說法輪功反黨……李全文平穩的給他們講真相,當天被放回。

15、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中旬的一天,江漢區楊汊湖派出所幾個警察突然來到將軍路出租房屋戶主胡志華家中,說出租房屋內住著一位法輪功學員,要胡志華拿鑰匙開門,胡志華說,我是出租房屋收錢,是不是法輪功我也不知道,我沒有房屋的鑰匙。警察找來了鎖匠,撬開了門,人不在,警察抄了家,抄走了幾千塊錢的真相幣。警察說,我們是通過調監控查到了這個法輪功學員行蹤,她是從楊汊湖住地搬過來的。有一個年輕人和一個白頭發的婆婆幫她搬的東西,是年輕人開的車。我們現在在查找那個年輕人和這個白頭發的婆婆。

16、自二零一九年五月以來,武漢市東西湖區陸續有社區人員在居民小區敲門所謂核實信息,法輪功學員也被騷擾,有被敲門的法輪功學員家庭成員被問戶主是誰、戶主的手機號是多少、家庭成員的信息、子女的婚姻狀況、房子是租的還是買的、還有戶口信息等問題,並做記錄。八月份至今,在普通民眾已基本沒有被敲門的情況下,卻有更多的法輪功學員被敲門或電話騷擾。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