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信仰真善忍 石建華遭八年冤獄迫害

Print

【圓明網】石建華,女,今年七十一歲,大慶石油管理局井下準備公司退休職工。一九九七年四月,石建華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三十年的痔瘡和十幾年的尿痛病都好了。她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遇事為他人著想,深得親朋好友的好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惡黨與前黨魁江魔頭抹黑、誣陷、打壓法輪功和上億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修煉法輪功,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石建華多次遭到中共不法警察的綁架、抄家、非法拘留、非法勞教、非法判刑入獄迫害。石建華冤獄期滿回家後,家人被逼交十萬元錢,才給她“補發”養老金。

被非法判刑八年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三日晚上七點多鐘,石建華在家中和來她家串門的王熙學、劉曉芹兩位女士正在吃玉米,被大慶國保馮海波等六、七個警察綁架到讓胡路公安分局。石建華被關進鐵籠子里,在水泥地上坐了一宿,第二天中午,被送進大慶市看守所非法關押。

不法警察把石建華家里翻的狼藉一片,大法師父法像、大法書、打印機、一個筆記本電腦、台式電腦、98張面值一百元的現金(至今沒還)及其它物品被掠奪,把家用櫃子當成“作案”工具也給抬走,床罩、床單、枕巾上都弄上彩噴墨水,片警李權把牆上粘貼的法輪功真相年畫等全部撕毀。

在石建華沒簽任何字的情況下,也沒經過她本人核實,讓胡路分局將石建華扣上莫須有的罪名,構陷到讓胡路檢察院,還將98張面值一百元的無字現金,謊稱為89張法輪功真相幣“沒收”。而檢察院也沒經過石建華本人的核實,竟于同年十月二十日將石建華非法批捕,並又于十二月二十六日起訴到讓胡路法院,卻在起訴書上謊稱依法訊問了石建華本人,審查了全部案件材料。事實上,到開庭之前,石建華都沒見到檢察院的人。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日,讓胡路法院對石建華非法開庭,公訴人封光。這天陰蒙蒙的寒冷,飄落著雪花,石建華老人穿著拖鞋被帶上法庭,庭審二十來分鐘,只是走過場。法官趙雪涵褻瀆法律,不讓石建華說一句話,剝奪了石建華的話語權和陳述權。開庭後,讓石建華簽字,石建華拒絕。

可見公檢法不法之徒匪然一氣,將石建華依法進京上訪和在天安門打條幅喊冤被非法勞教,誣陷為擾亂社會秩序,讓胡路法院將其作為非法判刑的依據和濫用刑法三百條及兩高的所謂司法解釋,對石建華非法判八年重刑。石建華依法上訴,被同樣褻瀆法律、混淆是非的大慶中級法院駁回上訴,制造冤獄。

在監獄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六十三歲的石建華身陷冤獄。已在大慶看守所被關押迫害了二百六十多天的石建華,在監獄里又遭受了二千六百五十多個日夜的迫害。石建華在監獄的申訴,直到走出冤獄都渺無音訊。八年冤獄期滿,使石建華身心遭受了極大的傷害及痛苦的折磨。

◇ 熬鷹逼迫“轉化”

石建華剛到黑監獄九監區就被逼迫轉化,讓她放棄修煉法輪功,放棄信仰真善忍。當天晚上,監區長王小麗、耿秀麗就不讓石建華睡覺,逼她坐又小又窄的塑料凳,指使犯人看著。道德敗壞的犯人為了減刑期,不惜出賣良知,幫著監獄迫害好人。八個犯人輪流,兩人一組,手里拿著衣服掛,各坐在石建華的左右兩側,不分晝夜的看著。

酷刑演示︰罰坐小板凳

石建華白天被逼著看、听誣蔑法輪功的邪惡錄像,晚上被熬鷹,剝奪正常睡眠。石建華困的眼楮眨一下,兩人就用衣架狠抽大腿,或用噴壺往眼楮上噴水。石建華被整整折磨了三天三夜,兩條腿被抽打成黑紫色。

◇ 被剝奪申訴權

二零一四年,石建華寫了自己被以莫須有的罪名、被非法判八年重刑的《申訴狀》,遞交給包組獄警何瑞雪,直到石建華走出監獄的那天,申訴都沒得到任何回復。

◇ 遭碼坐迫害

石建華被天天逼坐窄小的塑料凳,必須按照邪惡規定的姿勢坐,逼看誹謗大法的錄像及低級敗壞的東西。石建華低頭不看,就遭犯人的拳腳打罵。有個朝鮮族姓張的惡犯人,幾次狠狠的往後扳石建華的頭和肩膀,經常用膝蓋猛頂石建華的腰椎骨,腰椎骨被頂凸出變形,至今還疼痛。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逼迫坐小塑料凳,臀部都坐爛了。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石建華為抗議奴工迫害,從干活車間回到監室,每天都被逼坐小凳,坐的很累,臀部剜心的疼痛。

◇ 奴工迫害

二零一三年三月,石建華被調到七監區。晚上被迫值夜崗,白天還被奴役搓棉簽。石建華利用值夜崗抄法輪功書籍《轉法輪》,被獄警發現,罰去車間掃毛,每天干十六個小時的活。監區長王曉麗為了自己多掙錢,車間活干完了,回監舍還不讓休息和睡覺,每人發兩件衣服,往上縫珠子,或者糊紙袋子。晚上十點睡覺是最早的,有時干到半夜十二點、凌晨一點、兩點,有時甚至一宿不讓睡覺。不管人的死活,誰要病了,就說是裝的,不給治病。

◇ 翻號迫害

監獄經常不計時的非法翻號(搜查監室)。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副監獄長史耕輝翻號,將整個監獄三千多被押人員都集中到操場上,凍了兩個多小時,由于著急衣服穿的少,凍的渾身發抖。

二零一四年監獄翻號,把石建華手抄的法輪功書籍《轉法輪》非法翻走。

二零一五年,石建華為了讓獄警了解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和中共的邪惡本質,寫了一篇從《藏字石》談起的真相信,被副監區長常曉麗帶領幾個犯人把她的床給翻個底朝上,真相信被翻走。在七監區,石建華被翻號六次。

◇ 冤獄期滿,節外生枝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二日,已經七十歲的石建華八年冤獄到期。家人一大早風塵僕僕的從幾百里的大慶來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哈爾濱),接石建華回家。九點多鐘就到了監獄門外等候,可監獄就是遲遲不放人。監區長耿秀麗節外生枝,打電話找大慶六一零(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來人。石建華和家人分別在監獄內外一直等到中午十二點多鐘。石建華單位的和街道的人員到了監獄,才放人。監獄門衛還讓石建華簽出監釋放證。回到大慶,單位人員讓石建華兒子去她單位簽字,被石建華老人正義拒絕。

◇ 養老金被扣發 又被逼交十萬元

石建華身陷冤獄八年,養老金全部被非法扣發。石建華回家後,家人給她補辦工資手續,被所謂的“上邊”無理要求石建華寫申請,被她拒絕。不但石建華的養老金一分未發,還逼迫人家上交十萬元錢,才能給辦理“補發”養老金,否則不給。石建華已是七十多歲的老人了,家人被逼無奈,為了老人的生存,只好交了十萬元錢,可是,補發給石建華的養老金(兩千一百元)比原來的少了四百元。

堅持信仰 被綁架、非法勞教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石建華為法輪功鳴冤,依法去北京上訪,到了信訪辦就被綁架到北京太陽島賓館(大慶駐京辦事處“六一零”非法機構,劫持本地上北京的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一宿,然後被劫回大慶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又轉到讓胡路區獨立屯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石建華到北京天安門廣場打“法輪大法好”的條幅,被天安門派出所警察綁架,送到天津看守所非法關押。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被大慶警察從天津直接送進黑龍江省哈爾濱女子戒毒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在勞教所,石建華遭受人格侮辱,被非法搜身、剪發;天天坐小塑料凳上不讓動,還得保持獄警“要求”的姿勢坐著︰雙腿並攏、雙手分別放在膝蓋上、直腰抬頭不準動;整天被灌輸歪理邪說的謬論,逼看誣蔑法輪功的錄像,逼唱邪歌;被奴工,糊紙盒、做盜版書。石建華從勞教所回家後,還經常遭到讓胡路分局和片警的騷擾及蹲坑迫害。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