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南陈少民、陈孝民兄弟被劫入狱

    河南三门峡法轮功学员陈少民、陈孝民兄弟俩二零一六年六月被绑架,二零一七年七月已被非法判刑,具体判几年不详,已被劫持到监狱服刑。陈氏一家共弟兄四人,中共迫害开始后大哥陈跃民曾两次被非法判刑,在监狱受尽酷刑折磨,并被打了不明药物的毒针,大约是在二零一零年离开人世。
  • 北京朝阳区陈凤章、张芳夫妇再遭绑架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五日上午,北京市朝阳区法轮功学员张芳、陈凤章夫妇在顺义后沙峪地区发真相资料时,被后沙峪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顺义区马坡泥河村看守所。
  • 甘肃强维秀因帮助别人被构陷绑架

    甘肃省庆阳市镇原县法轮功学员强维秀女士二零一七年十月一日下午被警察绑架,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镇原县看守所。在中共长达十八年的迫害中,强维秀五次被绑架拘留,两次被非法劳教,饱受残酷折磨。
  • 检察院不批捕 四川德阳市张国华女士回家

    法轮功学员张国华女士二零一七年九月五日被德阳国保绑架后,不准律师会面,德阳旌阳区公安分局企图以“危害国家安全犯罪”嫁祸于她。家属聘请的北京律师向旌阳区检察院递交“不予逮捕申请书”,区检察院不予批捕,张国华于十月十二日被送回家。
  •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

  • 30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放不下情的教训

    我的心放下了,放下了对丈夫情的执着,心性提高了,他立刻有了变化,他自己决定了滴流不打了、药不吃了,说越吃越难受,拄的棍子有时不知放哪了,就空手走,越走越利索,我也不帮他。
  • 逐渐放下观念 做到真修实修

    修炼了这么多年,一直把做事当成修炼,只是最近才摸到修炼的边儿。修炼路上,向外求,无疑是举步维艰,向内找,才能峰回路转。做事时如果钻到具体事件中,遇到问题就会感到迷茫,可是一旦能够跳出来,看看修自己哪颗心,那就清晰多了,其实这个过程才是修炼啊。
  • 生命在大法中熔炼

    我首先向他们弘扬大法并且按照真、善、忍标准做事,在我身上他们看到了风清气正,也看到了法轮功绝对是高德大法。后来,有人也走進大法修炼了;就是没有修炼也知道要做个好人。单位风气很快有了好转,工作也有了起色,这个单位年终走上了本系统先進单位行列。
  • 找到真我,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译文)

    如果我们的思想不符合大法,就有可能顺着旧势力安排的方式去思考。如果我们不用大法去对照自己的思想,就不可能把真我和被旧势力安排的观念区分开来。不过,当我们的思想符合大法时,就能去除这些观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 放弃执着(译文)

    在修炼之初,我在潜意识里认为,随着我们的修炼,学员间不同的见解会慢慢消失。我们最终会拥有同样的世界观及理解问题的方式。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更认为每个人会悟到自己的真理,自己对法的理解。这使我内心更加平静,也更能尊重每个人的观点。
  • 对我修炼之路的思考(译文)

    当想到在中国有许多同修受到迫害时,我就下决心要继续做。用正念做大法的事,我意识到我之前的反应和判断是常人的反应和判断,我悟到:无论是在一个信箱里还是面对一个人,只要能收到一张真相或神韵传单对每个人都是机会,因此我怀着尽可能宽广的胸怀完成这项工作。
  • 波士顿大学法轮功团体应邀参加社区博览会(图)

    美国波士顿大学(BU)每年一次的社团博览会—“SPLASH”,于二零一七年九月十日在波士顿大学中心草坪广场举行,波士顿大学法轮大法俱乐部受校方的邀请参与了这一活动,并在活动中受到欢迎。
  • 同化大法,由冲突不合到全心全意的配合(译文)

    通过我与同修的交流,我也看到了他走过的修炼过程,这都使情况的转变成为可能。在整个过程中,我学会了要非常珍惜我的同修,虽然他仍然有不足,但那不再困扰我了。我们互相支持和接受,相互鼓励,更加精進。我真的体会到了这个变化。
  • 勇猛精進不松懈(译文)

    我的儿子因吸毒被拘留,在他的住处发现毒品。刚听到这个消息时我脑中一片空白,不久后我感觉到心中的痛。我没有马上做到总是保持心不动,时不时的会产生一些干扰的念头。我希望自己的心不被带动,但是作为一名母亲很难不动心。


  • 頁面 | 1 | 2 | 3 | 4 | ... | 27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