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島︰我的返本歸真之路

Print
【圓明網】大家好!

我來自冰島。

首先,感謝大家給我如此榮幸的機會,在哥本哈根同大家分享我在法輪大法中修煉的體會。

我第一次听說法輪功是在一個夏天的假期里,當時我和孩子們在冰島南部的一個小鎮上。我在一家冰島的報紙上看到采訪一位瑞典女士(法輪功學員)的報道,她那會兒正在雷克雅維克介紹法輪功。這是冰島第一次正式接觸法輪功。那篇報道還登載了5套功法的照片,以及簡要說明及其中的原理。

那時我誤以為5套功法就是5個姿勢,我就照著做並將每個動作堅持一會兒。在我做完了這次小小的試驗之後,我帶著孩子們出去散步。我們爬上了一個小山坡,它在我們當時住的地方上面,沿著一條小溪,並穿過一片小樹林。

我以前多次爬過這個小山坡,但是這一次大不相同。我感受到一個優美、慈祥的生命連著我,同時一個輕的、但強大的能量沖上我的身體和我生命的深處。我感到非常輕快和放松,過後我告訴人們我似乎感覺不在走而象飛向山頂一樣。由于這次特別的經歷,我決定回雷克雅維克之後去探尋更多關于法輪功的信息。

我第一次來到煉功點上的時候,我見到了這位義務教大家煉功的瑞典女士。人們已經在煉功,她正好背對著我。我當時看到的景象讓我大吃一驚,一片白色圓形的能量正在她的背上旋轉。

我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這個人一定是從天上來的,環繞她身體的那個能量似乎是那麼強並傳向了我。我還從來沒見過這樣的事。

後來我和其他學功的、以前來過煉功點的冰島人談起此事來,他們也見過其他的學員,那會兒已經離開冰島了,這些冰島人告訴我其他的學員也和這位女士一樣發出明亮的能量,好像是天人一般。听他們這樣一說,我知道,肯定法輪功有超常的東西在里面。

以上這些是我對法輪功的第一印象。自從那天起,我每天都堅持煉功。這成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我所知道的最珍貴的東西,我一直把這個功法當成這個世界上的純潔和美好。

我從煉功中的受益是巨大的。我以前有的恐慌和精神紊亂徹底消失了。我現在睡眠只是以前的一半時間,但是卻比以前雙倍地有精神。一樣的事以前常會侵擾我。但自從煉功以後,困難和磨難卻不會延續那麼長了,而且我開始明白有些看來是壞的事情是怎麼變成好事的,而且對每一個在其中的人都會受益。現在我把困難當成堅定我意志、心性、道德、善良和忍耐的機會。

我有三個兒子,我相信他們都從中受益巨大。兩個大點兒的學了動作,大兒子經常煉一會兒。最小的兒子只有三歲,他經常坐下來和我一起打坐和發正念,每次幾分鐘。那是非常特殊的時刻。孩子們都看過李老師的講法錄像,這對他們也是非常好的。我的大兒子天目從他很小的時候就開了,他覺得他終于找到了一個人能給他解釋那些他總是需要和想要知道的事情。“我想見這位先生”他看完第二講錄像時說。

直到今年的六月,我是我所知道的冰島的唯一認真修煉的學員。去年夏天至少有百人跟那個瑞典女士學了動作,但我不知道還有誰在繼續經常煉功。因此我就在家靜靜地自己煉。然而今年六月,在我差不多煉了一年之後,事情突變。中國的統治者公開訪問冰島,冰島政府決定在訪問期間禁止法輪功進入冰島。冰島媒體和人民極力反對這個決定,兩周內法輪功從只有幾人知道變成了家喻戶曉。

與此同時,我也從靜靜的在家獨修,變成了公開的全心投入的大法弟子,而且幾乎冰島每個人都認識我了。除了煉功和讀書之外,我還幾乎花費了所有的業余時間做大法工作。我非常地感激,感謝我能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得到這樣的機會,為正法進自己的一份力量。

我還無以言表地感激找到了歸正宇宙中一切、包括我自己的大法。

謝謝大家。最後我想告訴大家我盼望未來,繼續修煉,並能幫助更多的人得知大法。

謝謝。

(2002年歐洲法會發言稿,哥本哈根,2002年9月22日)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