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十六年前被迫害致死的兒子葉浩

Print

【圓明網】幾天前,我在明慧網上看到同修寫的《回憶十六年前被迫害致死的父親李茂勛》一文,很有感觸。我兒子葉浩(湖北省武漢市中南建築設計院工程師)也是十六年前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年僅35歲。

葉浩

我兒子葉浩,畢業于華中理工大學計算機專業。他從小就是一個很乖又懂事的孩子,在學校也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好班長。不幸的是,葉浩二十歲時就得了乙肝,吃藥、住院也沒治好。葉浩的父親英年早逝,我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苦不堪言。

一九九三年,葉浩有幸參加了師父在武漢市委禮堂舉辦的第四期講法班。葉浩修煉法輪大法後,每天都是樂呵呵的,早晨起來到公園晨煉從不間斷。煉功也能吃苦,很快就能雙盤了。

不到半年的時間,葉浩的身體就一切恢復正常。葉浩深深的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感到了法輪大法的神奇、殊勝。

大學畢業後,葉浩是中南建築設計院計算機室的工程師。他在工作中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淡泊名利,對本職工作兢兢業業,主動做他人不願意做的事。他的工作表現和為人得到領導和同事的好評。

一九九八年大洪災時,葉浩把自己的衣服、工資,一次又一次的捐獻給災區。他懂得為別人著想,善良又懂事。他對我說︰“媽媽,您對我的心態和對所有的人都一樣就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惡黨開始了對法輪大法的殘酷迫害。同年七月二十四日晚,一夜之間,突然將武漢法輪功輔導站義務站長和部份輔導員非法抓走。七月二十五日,兒子和幾位同修去省政府,想找有關領導人講述法輪功真相,門口不讓進。當晚,武漢市上萬名法輪功學員陸續來到省政府上訪。當時來了很多警車,我們手挽手,很多人被拖到警車上,我也是其中的一個。

後來,我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六日,師父發表了新經文《走向圓滿》。葉浩把經文用塑料袋包好,冒著被抓的風險,把師父的新經文送到了洗腦班。我們看到師父新經文的那一刻,激動的心情難以言表。大家互相傳抄,很快都背了下來。

葉浩之前已經準備好了要去加拿大工作,這期間,正在辦理手續。中共惡黨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開始後,他毅然放棄了出國。

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我和兒子葉浩去北京國家信訪辦上訪。十月七日晚回到武漢後,發現家里被非法抄的一片狼藉。葉浩于十月七日當晚剛到家,連水都沒喝一口,又坐上火車,第二次進京上訪。

在天安門廣場,葉浩打出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師父清白!停止迫害法輪功!”的橫幅。一起去的十一位法輪功學員互相之間都不認識,當場有九人被惡警拽走、拖走、拉走。有的學員是從葉浩的身旁被拖走的,可是警察就是看不見他。他和另一位山東法輪功學員沒有被綁架。

在北京,葉浩遇到了剛從馬三家勞教所逃出來的法輪功學員,講述了馬三家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葉浩將迫害消息第一時間發給了明慧網。

因為迫害,葉浩失去了工作,一直流離失所。中共公安、610、國保用五~七萬的懸賞,到處抓捕他。

回武漢後,葉浩在極艱難的情況下,做真相資料,提供給周邊地區的同修。

二零零一年三月,中共邪黨惡徒以欺騙的手段,假借法輪功學員的名義約葉浩出來,說有重要的事情。當時,還有另一位法輪功學員在後面拉開一段距離跟著葉浩。

葉浩剛到魯巷,就被布控的警察用及殘忍的手段、不知多少人連打帶踢的把葉浩按倒在地,給他戴上手銬後,推到警車上,場面非常恐怖。

綁架的情形是和兒子在一起的同修後來告訴我的,我當時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一個610的頭子說︰“葉浩在北京銀行取錢,我們都知道。”這說明邪黨惡徒一直在采取一切手段跟蹤盯梢,所以葉浩回武漢後,被綁架。

他們先將葉浩綁架到武漢市第二看守所,後轉到紅山區青菱看守所。在沒有通知家屬(我當時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沒有任何理由、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葉浩被非法勞教兩年,被非法關押到何灣勞教所。

在勞教所,葉浩受盡了殘酷的折磨,被長時間蹲小號、體罰、毆打、不準煉功……葉浩堅信法輪大法,堅決不“轉化”。惡警不允許親屬會見他,並且加重酷刑迫害,使他的身體受到了極大的摧殘。

出勞教所後不久,葉浩肝病復發,又長期受到盯梢、監控等騷擾,造成身體極大的傷害,于二零零五年十月含冤離世。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在中共惡黨操控公檢法、國保、610對法輪功學員滅絕人性的殘酷迫害中,我遭到非法抄家五次,被反復非法關押洗腦班七次(在洗腦班不“轉化”就送看守所,再從看守所劫回洗腦班)。我被關押洗腦班時間累計長達十八個月;被非法關押看守所三次,時間長達半年多;二零一二年,我被非法判刑三年,監外執行。二零一五年我流亡海外。

我今年已經八十多歲了,我盼望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早一天結束。中共惡黨對法輪功的迫害至今還在持續,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所遭受的迫害,曝光出來的只是冰山一角。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