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信仰法輪大法 劉彩林屢遭關押迫害

Print

【圓明網】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流氓集團開始鋪天蓋地的打壓法輪功,劉彩林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屢遭受中共公檢法司人員綁架、關押、勞教、暴力毆打、酷刑“轉化”等迫害。

劉彩林,男,今年五十一歲,家住福建省邵武市。劉彩林原是邵武市化肥廠職工。單位里有個同事是煉法輪功的,劉彩林經常看到他煉功,而且那人也變得越來越善良。劉彩林知道了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于是于一九九九年五月,正式開始修煉法輪功。

以前,劉彩林頭會經常發昏,一九九四年末的一個晚上七點左右,劉彩林突然昏倒,不省人事,直至深夜一點多鐘。醒來,見家里人很多,村里兩個衛生所的醫生都在,劉彩林母親坐在他身邊哭。劉彩林修煉法輪功後,這種情況沒有了,胃痛也好了。

此外,劉彩林修煉法輪功以後,經常用法輪功的真、善、忍來要求自己,與別人發生矛盾時,先找自己的不足,對別人能夠善心忍讓,不再像以前那樣斤斤計較個人的得失。而且劉彩林戒掉了抽煙、喝酒、說髒話的習慣。

一、在北京遭非法關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三點左右,劉彩林被邵武市政保科警察綁架到公安局,直到次日凌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凌晨,邵武市政保科人員張紹榮等幾個警察到劉彩林家非法抄家,抄走法輪大法書籍、音像制品等。

二零零零年十月九日,劉彩林到北京天安門廣場,想要為法輪功和平請願,還沒有開始,有幾個警察問他是不是法輪功,他沒有回答,就被強制帶到了天安門廣場分局,非法關押了十三個小時。

南平市駐京辦人員來人,邵武市八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到南平駐京辦,被逼收取高額的住宿費和伙食費,還要每人再交一千元“保護費”,八名法輪功學員都拒絕,他們沒有得逞。八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三天。

二、被非法拘留、暴打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三日至二十七日左右,劉彩林被邵武市政保科警察非法拘禁在邵武市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八日,劉彩林被邵武政保科警察非法刑事拘留,關押至邵武看守所,直到二零零一年四三左右。

二零零一年六月左右,劉彩林在邵武市竹漿廠上班。有一天,邵武刑警大隊來找劉彩林,第二天,廠里就以劉彩林煉法輪功為由將他無理辭退,理由是他因行使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向各縣市法院。檢察院等部門郵寄法輪功受迫害真相材料,被邵武市政保科人員綁架,非法拘禁在邵武市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左右,劉彩林在福建省莆田市江口鎮做生意。邵武市政保科副科長付再壽、當地石庭警署、莆田市涵江公安局等十多人,找到劉彩林。此後,劉彩林身邊經常有石庭警署的人跟蹤。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日,福建省邵武國保人員將劉彩林綁架至國保大隊,逼劉彩林承認他送給一名法輪功學員一台傳真機。期間,國保大隊長將劉彩林頭按下,用肘猛擊劉彩林背部,踢劉彩林的腳,之後又恐嚇、威脅他幾個小時,才將他放回。

三、被吊銬、毆打等暴力逼供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七日上午九點左右,邵武市國保人員趙勇、肖名可、一姓張警察等七、八個人,沒有出示搜查證,破門而入,闖入劉彩林家,將劉彩林戴上手銬,帶到邵武市昭陽派出所。

在派出所,劉彩林被刑訊逼供,警察要劉彩林交待家里手提電腦是怎麼來的,一個姓張的國保人員用拳頭擊劉彩林的頭部、胸部及背部,用腳使勁踹他的兩腳、胸部,有一次踹得太猛,這國保人員自己被彈後好幾步。此次的非法抄家,劉彩林的一台手提電腦、小電視、手機充電器、電器插座、衛星電視接收器被拿走。

酷刑示意圖︰吊銬

之後,國保人員肖名可將劉彩林一只手銬在窗戶上吊著,另一只手銬在有三個座位的長椅一端,劉彩林的兩只手一高一低被左右分開,人只有能半蹲,而且歪向一邊,兩個國保人員在長椅的另一端使勁的拽,一松一緊的。其中一個國保人員邊拽邊說有十八種整人的酷刑,之後又不斷的對劉彩林拳打腳踢。

第二天上午十點左右,劉彩林送到邵武市看守所非法關押。

四、被非法勞教二年 遭毆打、電擊、強制勞動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八日,劉彩林被劫持到福州勞教所,非法勞教二年。

勞教所有一個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專管隊”。每個法輪功學員都被安排兩個包夾人員,監視法輪功學員們的一舉一動,不讓法輪功學員說話,也不讓和別的勞教人員說話,不讓買東西,不讓出監房。

包夾人員在法輪功學員的飯菜里放異物,吐口水,鼻涕,不讓家人接見。劉彩林的妻子去了幾次,都不讓接見,有一次,正當十月份,家人送來衣服,到十一月份,才給了劉彩林一部份,很多都沒有給,劉彩林只能穿一件衣服,被迫看“專管隊”指定的錄像。經常有法輪功學員被包夾和警察打、電棍電,劉彩林每天都在恐懼、高壓中度過。

此外,劉彩林還被強迫參加包裝棉簽和電腦線組裝等奴工勞動。

二零一一年八月,劉彩林在福建勞教所的二年期限快到時,為了強迫劉彩林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所里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專管隊”對劉彩林暴力“轉化”。直接參與的有四個警察,分別是陳姓、汪姓警察、黃浩,還有一個醫務人員,另有三個夾控人員,共七人。他們采取長時間不讓睡覺,不讓坐,打耳光,電棍電,用刑具折磨(一種將兩只手反到背後,再與腳相連,每緊一格,可听到 的聲音,兩只手就會被抬高,人的被部就會更彎曲)。那名醫務人員說他整個晚上都沒睡,在琢磨第二天要怎樣折磨劉彩林,就這樣折磨了劉彩林三天時間。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劉彩林離開福州勞教所時,一姓陳的警察勒令劉彩林脫光所有的衣服檢查,說是看看有沒有曝光勞教所的迫害材料。

五、遭經濟迫害 被強迫下崗(失業)、關店、解除合同

二零零零年六月,邵武市林業保修廠,因劉彩林修煉法輪功,迫于壓力,讓劉彩林下崗(失業)。

二零零五年四月,劉彩林在邵武市東關城門口開店,當地片警慫恿房東不讓劉彩林開店,劉彩林被迫將店關門。

二零零九年八月,福建省邵武市下沙化肥廠新上任的領導借口劉彩林煉法輪功,又被非法勞教,與劉彩林解除了勞動合同。

六、至親受傷害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左右,劉彩林母親因電話打不通,擔心劉彩林又被非法抓捕,要從老家趕來看劉彩林,在浦城汽車站摔倒,大腿骨頭摔斷了。

二零零九年九月,劉彩林被非法關押邵武市看守所。劉彩林母親得知後,悲傷無奈,想來看劉彩林,結果再次摔斷大腿骨,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三日離世。期間,劉彩林要求回去探視母親最後一面,遭到國保人員拒絕。

二零一一年,國保警察肖名可到劉彩林的兒子就讀的小學,對在讀四年級的劉彩林的兒子非法進行筆錄,並強行把他兒子的手抓住,按手印,使部份老師和同學對他不理解。

劉彩林的兒子從小多次目睹了爸爸被非法抄家和綁架的過程,從小他都是在驚恐和不安中長大,性格變得很內向。

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顛倒了是非善惡,各級公檢法司機關明目張膽的對法輪功學員不講法律,警察隨意抓捕、入室搶劫,甚至公開勒索錢財;檢察官肆意構陷、捏造罪證罪名,很多法官在堂堂法庭上也枉法犯罪,執法犯法,給廣大法輪功學員和家庭造成了重大傷害,而且也給國家和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災難,從這種意義上說,所有中國人都是這場無理迫害的受害者。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