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省三地同時綁架 高素蘭被非法關押兩年

Print

【圓明網】山西省大同市廣靈縣法輪功學員高素蘭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被綁架,非法關押在大同市陳莊看守所至今快兩年,家里有一個十幾歲的女兒,只能寄養在姨姨家,期盼著媽媽的歸來。

高素蘭曾三次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迫害,被獄警野蠻灌食迫害,多次昏厥。其他詳情待查。

同時被綁架的河北保定市法輪功學員韓俊德被非法判八年六個月,李秋艷和孫立英均被非法判刑八年;河北張家口市蔚縣法輪大法學員郭元榮、蔡金川夫婦被迫流離失所。同時被綁架的山西省大同市廣靈縣法輪功學員田金娥二零二零年五月份含冤離世。

傳播“真、善、忍” 兩省三地同時綁架

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上午,河北保定市國保大隊在綁架法輪功學員韓俊德、孫立英、李艷秋的同時,還通過手機監听定位韓俊德去過的地方來構陷河北張家口市蔚縣法輪功學員郭元榮、蔡金川、曹桂花,和山西大同市廣靈縣法輪功學員高素蘭、田金娥;通知張家口、大同兩地市局綁架抄家。

八月三十日下午,山西大同市公安局伙同廣靈縣公安局國保大隊二十多人去高素蘭店里等地非法抄家,搶走筆記本電腦一台,葫蘆雕刻機一台(當時沒拿走)U盤、光盤,刻有大法好字樣的藝術葫蘆164個,還有一套大法書籍和4個手機。高素蘭、田金娥和郭元榮被綁架,郭元榮當時在廣靈縣干活。

同一時間,河北張家口市蔚縣公安局局長李俊平(兼副縣長)、國保大隊隊長張成富、副隊長段樹啟、警察趙志鵬、韓耀輝及張家口市公安局四、五個人,總共30多人突然闖進法輪功學員郭元榮、蔡金川家中,非法搜查、拍照錄像。當時蔡金川的兒子兒媳女兒正準備吃午飯,被這突如其來一幫子警察嚇愣了。李俊平命令四五個人把住門口,強行奪走蔡的兒子女兒的手機,當時她和兒媳的手機沒有找到。蔡的兒子很平和地問︰“為什麼拿走我們的手機,為啥來我們家這麼多人?”李俊平惡狠狠地說︰“閉嘴,不許說話,過後會告訴你。”蔡的兒子又說︰“我就問問這個。”李俊平猖狂地讓其他警察把蔡的兒子銬起來,不讓他說話,還說再說話把他帶走。幾個警察一下把她兒子背銬起來。蔡說不許你們給他上銬子,那是隨便給人銬的嗎?

蔡的兒媳在里屋听到了,急得放下剛剛出生不久的孩子哭喊著出來,把兩扇門一關,靠在門上喊著︰“你們要把他帶走,就得先把我打死,不然誰也別想出去。”這時李俊平指著蔡的兒媳,語氣平靜了許多,說︰“你閉嘴,只要你們先別說話,一會放他好嗎?”兒媳說︰“立刻放了。”蔡金川對兒媳的行為很感動,上前說︰“你們放了他,他這幾天正感冒,而且今天一天沒吃飯,我煉法輪功與他們無關,有啥朝我說。”因為人多,李俊平和其他幾個公安領導好像擔心事情鬧大了,就打開手銬放了蔡的兒子。

這一幫人就差翻地了,搜了三個小時才離去,搶走兩個筆記本電腦,一台電腦主機,一個刻錄機,一台葫蘆雕刻機,連牆上的藝術剪紙都撕了下來,還抄走了許多小葫蘆和其它無關葫蘆藝術品等私人物品,把蔡金川綁架走了。

高素蘭被綁架至山西大同女子看守所,一直被非法關押;田金娥被綁架至山西大同市拘留所,10天後回家。郭元榮被綁架至山西渾源縣看守所,出現嚴重病業狀態,血壓升高血糖升高,心動過速,在30天後被取保候審回家。蔡金川被綁架到張家口市女子看守所,絕食抗議八天後,身體無力,體內像著火一樣,被取保候審回家。

同一天被綁架的蔚縣法輪功學員曹桂花被從家中抄走4袋約5000個小葫蘆,她本人被劫持至張家口拘留所非法關押15天。曹桂花是大伙公認的好人,處處怕別人吃虧,她曾患肺氣腫,出氣困難,骨瘦如柴,修煉法輪功後病好了。

三人被枉判八年多、兩人被迫流離失所、一人含冤離世

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六日,保定法輪功學員韓俊德、李艷秋、孫立英的家屬被告知︰韓俊德被非法判八年六個月,處罰金一萬元,李秋艷和孫立英分別被非法判刑八年,處罰金八千元。

看三位法輪功學員的所謂“判決書”上的記錄,無論是在出租房中還是在他們各自家中搜查到的所謂證據,都是刻有“真、善、忍”、“法輪大法好”的葫蘆、吊墜,和與法輪功有關的光盤,書簽,筆記本,宣傳畫,台歷和雕刻葫蘆的機器等。如果把這些作為判刑法輪功學員證據的話,那就恰恰成為了這些公檢法人員枉法、瀆職的罪證。讓人按照真、善、忍做人不好嗎?何罪之有?

在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的庭審中,律師請法官出示證據,法官把刻有“真、善、忍”三個字的葫蘆拿來,律師一看,說這麼精美的東西,傳遞著真誠、善良、忍讓的普世理念,人們拿在手里,看著他,念著他,以此為行為標準,那人不就越來越好嗎?思想不就越來越高尚嗎?這不是在為人做大好事嗎?這怎麼能成為犯罪的“證據”呢?

郭元榮出來後多次被大同市雲岡區檢察院、法院、廣靈縣檢察院傳喚,想構陷判刑,被逼流離失所。妻子蔡金川回來後多次被宣化檢察院傳喚,企圖再次迫害。二零二零年三月初,疫情期間,蔡金川被蔚縣國保強行帶走,送張家口市宣化區檢察院立案。準備擬定罪名判刑迫害。蔡金川也被迫流離失所。

同時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田金娥被非法拘留十天期間被綁在床上強制吃降壓藥,回家後因思想壓力增大,二零二零年五月份突然離世,終年五十七歲。在此之前,田金娥二零零六年曾因發放真相資料被非法勞教一年。

高素蘭被非法關押兩年、郭元榮家人長期被騷擾

高素蘭被綁架至山西大同陳莊看守所後換了好幾個監區,她因抗議迫害和不讓煉功而絕食,被陳莊看守所警察野蠻灌食迫害,三次灌食後,差點死去,被送進監室時差不多和死人一樣,半天才緩過氣來。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三日監室放風的時候,高素蘭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個同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和她說︰不能再絕食遭受迫害了,吃好喝好,把身體養好,講真相救度他們吧。她才不再絕食,身體很憔悴。看守所為了掩蓋迫害,以疫情為借口,拒絕家人探視。

十月七日下午三點左右,山西省大同市廣靈縣刑警隊隊長宋志強找到郭元榮兒媳新搬的住處狂叫,使勁踹門,當時郭元榮兒媳正和孩子午睡被驚醒,問是誰。宋說︰公安局的。郭元榮兒媳說︰公安局的就可以往壞踹門嗎?宋說找郭元榮兒媳兒子,郭元榮兒媳說不是,找錯了。宋就走了。過了有差不多半個小時,宋又回來了,口氣和氣的叫門,說問幾句話,問郭元榮下落,要和郭元榮見面。

二零二一年正二月間,廣靈公安局刑警隊長宋志強多次電話騷擾郭元榮的家屬,追問郭元榮的下落。二零二零年秋,廣靈縣刑警隊長宋志強多次去郭元榮兒子新租的房子里騷擾,找郭元榮的下落,後還多次打電話找郭元榮的下落。

事實上,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會,提升大眾道德,不僅是合法的,而且應該受到表彰;法輪功學員根本就不應被抓、被起訴、被庭審。法輪功學員堅持正信、講清真相,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社會良知,也是應當受到憲法與法律保護的。

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是天賦人權,也是憲法賦予公民的合法權利。公檢法作為國家的司法機關,是用來懲惡揚善的,而不是當權者隨心所欲迫害好人的工具。“文革”已過去數十年,在今天的中國大陸,假“法律”之名,制造冤假錯案,踐踏信仰自由與基本人權、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的悲劇還在上演著,生活在這樣的社會不可悲嗎?為什麼還要推波助瀾呢?!希望有關部門、有關人員選擇善良,維護公正,為子孫後代開創一個公平、正義的生活環境。

相關責任人信息︰

李俊平,男,漢族,1968年出生,河北張家口人,曾任張家口市公安局刑警支隊副支隊長、張北縣公安局政委,2002年12月任張家口市公安局橋西分局政委、局長,2017年7月任蔚縣副縣長、縣公安局局長。2019年12月任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區副區長、市公安局徐水分局局長、督察長。

李俊平

蔚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張成富,電話︰13831309591,國保大隊電話︰0313-7027029
蔚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副隊長段樹啟,教導員王立軍(電話︰13663309550),警察韓耀輝和趙志鵬

山西省大同市廣靈縣
宋志強(縣刑警隊長)︰18235215999
王業旺(原廣靈國保大隊隊長)︰15203422857、13994396885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