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推廣瑞典語大紀元

Print

【圓明網】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叫古麗。當中共病毒在中國及其它國家出現時,我和很多人一樣感到震驚和迷茫,不明白發生了什麼,因為從來沒有經歷過類似的事情。我只明白了國家之間的戰爭已經不再像從前一樣用毀滅性的武器來殺戮,一種病毒不用破壞城池就能佔領國家和城市,在這樣的情況下,人就成為了病毒的唯一殺傷目標。

疫情剛開始時,我還是挺害怕的,我意識到這就是人的恐懼。我有些迷茫,為了盡快讓自己振作起來,我也像常人一樣采購了可以支撐半年的食物和生活必須品,我的理解是︰疫情是對所有修煉人的考驗,看我們面對生死,饑餓以及未知的困難時,我們的心會被觸動多少。

不管怎麼樣,隨著時間過去,我的理解也加深了,當師父的 針對這個問題的經文發表時,我看到我正確理解了一部分,我從內心深處明白這疫情是一部分神安排的,所以我從來沒有針對它發過正念︰

在《理性》 中寫道 ”大法弟子中不精的、走極端的,馬上歸正自己,真心學法、修煉,因為你們在最危險中。真正的大法弟子都是有能量的,本身就是除業除菌者,是末後救度的使者,救人講真相中都會理智的做。目前出現一種情況,各地有些學員叫大家集體發正念解體這次中共病毒(武漢肺炎)。不是這樣的。你們不是來改變歷史的,是在歷史的最危險中救人的,如講真相、三退、真心念真言,都是最好的靈丹妙藥、救人的辦法。人心的改變就會使事情向正面轉向。中共在垂死掙扎,為了害人把社會搞的很亂。大法弟子不要隨著亂象浮動,守住根本,才能看清亂象。”


師父的經文告訴我們很多信息,我理解一方面病毒針對中共邪黨的隨從,另一方面,救人的機會越來越少了。我們斯德哥爾摩的學員都意識到,瑞典的國情比起其他封閉管理的國家要容易很多,我們隨時都可以做證簽活動,只要同時不超過8個人在一起。所以大家更加清醒也更加有責任感去參與喚醒民眾的活動,為了讓人們能夠了解中共邪黨的本性,以及它們想利用病毒侵蝕文明社會的危險,我們增加了洪法活動的時間,征簽活動引起了人們關注,大部分人都會簽名以示支持。

有一天我想,如何才能讓所有的那些只能接收信件的住戶都能收到“結束中共”的傳單呢?帶著這一念我聯系了兩個郵政公司,我詢問了很多家辦公室,最大的問題是不能投遞所有標明“謝絕廣告”的住戶,這就大大降低了可投遞的數量,費用也會很高,而且很有可能只有三分之一的住戶可以收到傳單,我多麼希望所有的斯德哥爾摩人都能看到傳單呵!

現在瑞典語的大紀元報紙也開始印刷發行了,這引起我很大的興趣,我覺的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我又有了一念︰把我們把傳單夾在報紙里投遞出去!結果還是不行,因為如此一來費用就更大,而且傳單很容易掉出來。最後我別無選擇,只能聯系瑞典大紀元的負責人,征得同意並詢問他的看法。

他很樂意幫忙,經過幾次討論,最後他建議把傳單做為我們的廣告刊登在報紙上,于此同時我也一直和斯德哥爾摩的同修在商量,有幾位願意在費用上提供幫助。其中一位同修跟我說如果需要的話,她可以承擔所有的費用。這給了我極大的勇氣,我也看到同修那片真心。

最後的結果是,我們花了三分之一的費用,投遞了157 000個住戶。這意味著他們可以在第一時間讀到報紙,同時又讀到有關“結束中共”傳單上的海量信息。而且這些關于病毒以及中共在歷史上的所做所為的內容又很及時。

同時,中國同修也開始在寒冬里向斯德哥爾摩的不同的別墅區發放傳單,對我而言這是非常有價值以及很榮幸的合作,因為如此一來,幾乎斯德哥爾摩的所有住戶和很多的別墅都收到了傳單。

在這個過程中也遇到過很多困難,但我的修煉狀態卻感覺很特別。我大量讀法並堅持煉功,那些困難都沒有影響到我。我很平和,一切都證明師父在看護著我。我感到自己被光環繞著,師父和很多正神的能量圍繞著我,將那些負面的東西與我隔絕開來。我感到了法的無所不能的力量。我感到自己就在天堂,這一切都必須要去做,因為一切早就安排好了。所有的障礙在斯德哥爾摩同修們的支持下都化解了。這些支持給了我無以倫比的力量,我也深深體會到了同修間合作的神奇的力量。

我對師父的信,對與我同行的同修和對我自己的信,是如此堅定,我一直堅信沒有任何東西能阻擋這個項目。

當這個項目成功結束後,我又有了新的想法,那就是為大紀元在斯德哥爾摩做市場開拓。在征得有關負責人的同意後,我每周在我們已支付的報紙中拿出一部分用于市場開拓。每天我都會去幾家酒店和咖啡店或是人們坐下來閱讀的地方,在這些地方我向大家介紹報紙。這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那是在冬天。我先生看到我很辛苦,所以大部分時間都是他開車把我送到不同的地方,但是結果並不理想。

一天,在我家附近的ICA,因為我和店老板很熟,而且曾向他介紹過大紀元,我就問他是否可以給我個地方放報紙,讓想要閱讀報紙的人們可以方便的拿到。他同意了並找到了一個我也認可的地方。因為我們的報紙是周報,在那些咖啡廳或者酒店里,工作人員每天晚上都會把報紙扔掉,要讓他們做到將報紙保留一個星期,實在不是件容易的事。

而在食品店就不一樣了,我看到在很短的時間里很多人可以看到報紙。隨後我就改變了策略,甚至拜訪那些大型的食品店。迄今為止,我們每周有400份報紙放在不同的地方,我也看到越來越多的人在閱讀報紙,在有些地方,報紙很快就沒有了。有一位同修也加入進來,我真感到欣慰。

我還計劃安排把那些在商店里剩余的報紙發到別墅區,這樣就可以不被扔掉。我們也遇到過很多的干擾,大多是因為投遞延遲,不過我們也都學的很快,最後也總會處理的很好。我的忍耐能力在過程中也修得越來越好了。

在這個時期我和很多人有過很多精彩的交流,我很珍惜。在此我從內心深處感謝這麼多年來所有參與大紀元工作的同修們,感謝你們貢獻給所有瑞典人這樣一份出色的報紙。

最後我借此特別機會表達我對有幸修煉法輪大法的感恩,感謝師父的慈悲,給與我這麼珍貴的機會返本歸真、並與師尊同在世間、參與他對眾生的救度!

(2021年瑞典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