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年前大慶綁架案 三人被迫害致死

Print

【圓明網】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在大慶市薩爾圖區中林街1-3號樓,流離失所的牡丹江市法輪功學員葉蓮萍(女、當年30歲)、董淑艷(女,當年30多歲)、王永強(男,當年55歲)和依安縣流離失所、化名“小不點”的女孩(當年21歲)、海倫市流離失所的文姓法輪功學員(男,當年39歲)、大慶法輪功學員王克民(男,當年37歲)被蹲坑的大慶便衣警察綁架。葉蓮萍、王克民、王永強先後被迫害致死。

一、暴力綁架的經過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下午,牡丹江市法輪功學員葉蓮萍、董淑艷初來大慶市,在王永強租住的薩爾圖區中林街1-3號樓301室休息。第二天(十一月二十八日)上午,大慶國保及中林街派出所、薩爾圖區公安分局多個便衣警察非法闖進301室,暴力綁架了葉蓮萍、董淑艷、“小不點”,並還從“小不點”的衣兜里掠奪了850元錢。王永強從外面拿床墊子回到住處,為避免被闖進室內的大慶便衣警察綁架迫害,情急之下從三樓跳下,腰椎嚴重受傷,腳腿被摔骨折,但仍被警察綁架。

警察在屋里繼續蹲坑,下午一點左右和晚上五點多鐘,又先後暴力綁架了來301室的海倫市文姓法輪功學員和大慶法輪功學員王克民。

葉蓮萍、董淑艷、“小不點”被中林街派出所警察酷刑拷打,“小不點”被當場打暈死過去;王克民被綁架到薩區公安分局富強派出所遭酷刑折磨。同時大慶警察勾結海倫市警察和牡丹江市警察,于二十八日當晚,海倫警察將文姓學員劫回海倫迫害,並非法勞教兩年。牡丹江市政保科警察把葉蓮萍、董淑艷、沒報姓名的“小不點”和王永強分別劫持回牡丹江。一路上,葉蓮萍、董淑艷被吊著銬在吉普車上,銬到最緊的鎖眼,因她兩個子高,被吊著站不起來坐不下去,勒的手銬卡進肉里,就這樣被拉回牡丹江。到了牡丹江,葉蓮萍、董淑艷、“小不點”、王永強分別遭到牡丹江國保警察不同程度的酷刑折磨與摧殘。以下是迫害事實的整理。

二、牡丹江葉蓮萍遭酷刑拷打致死

葉蓮萍女士,大專文化,生前是牡丹江市優秀服裝設計師,身高一米六四,體態勻稱,容貌俊美端莊,梳著傳統式的女子發型,祥和大方。她為堅持信仰真善忍,曾在二零零一年被牡丹江警察非法勞教,送進黑龍江省哈爾濱女子戒毒勞教所迫害,逼迫轉化,放棄信仰。葉蓮萍憑著對大法的堅定正信,破除邪惡抹黑法輪功的歪理邪說,使被中共欺騙、利用的游說之徒的丑惡表演黔驢技窮。

葉蓮萍從勞教所出來後,曾經被牡丹江惡警在網上懸賞通緝,她被迫流離失所。牡丹江公安局國保支隊隊長惡警李富揚言︰抓住葉蓮萍一定打死她。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下午葉蓮萍被綁架後,牡丹江市政保科警察以吉普車載回牡丹江,葉蓮萍遭受了銬在暖氣上蹲不下站不起來的痛苦;然後鼻子被灌進兩瓶芥末油,在用塑料袋套住頭(惡警稱為“摩托帽”)到脖子根部封嚴使她喘不上氣,連憋帶嗆幾乎窒息;被拽頭發滿屋輪打大嘴巴子;被上肩夾大背銬酷刑折磨,葉蓮萍被摧殘的痛苦不堪,傷痕鱗鱗身體非常虛弱,已身心不支。

二十九日下午,葉蓮萍對“小不點”說︰她已經被酷刑折磨承受到了極限,然後傳來葉蓮萍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年僅三十歲的葉蓮萍被惡警酷刑折磨、刑訊拷打致死。牡丹江惡警喬平,李富是逼死葉蓮萍的犯罪凶手。可憐她七歲的女兒沒有了媽媽。

三、大慶中學教師王克民被酷刑迫害致死

王克民,男,畢業于大慶師專地理系,大慶市第六十五中學教師。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功被中共江澤民集團抹黑打壓後,王克民屢遭綁架、洗腦、關押、酷刑迫害。

王克民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王克民進京上訪被綁架,在單位被洗腦三天,十月份被八百 分局片警拘留十五天,然後又送洗腦班。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王克民再次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45天。五月份被單位辦洗腦班看管一個月,七月份再將王克民騙入洗腦班迫害,被逼寫“保證書”和誹謗法輪功的“三書”,被王克民正念拒絕。八月份,大慶教培中心610勾結八百 派出所惡警將王克民再次綁架,非法關押四十五天,九月二十七被送進大慶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一年九月份,因王克民給單位同事看真相光盤遭六十五中書記王樹祥惡告,被迫一直在外流離失所。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五日,王克民去臥里屯送資料被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酷刑逼供一整夜,坐鐵椅子、戴手銬、腳鐐、塑料袋套頭、往眼楮里澆辣椒水、用椅子卡脖子、用腳踹手銬,最後鼻梁被打歪,王克民絕食一個月抗議非法關押,被送入醫院“搶救”,他走脫。

圖︰王克民從醫院走脫後拍下的三個鏡頭,可以看出他當時被酷刑迫害的嚴重程度。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下午五點多鐘,警察暴力綁架王克民後,把他打暈後拉到大慶市薩區公安分局富強派出所,牡丹江來的警察以為王克民是他們要找的人,要把王克民帶到牡丹江;大慶市局專管迫害法輪功的歹徒說王克民是大慶的沒讓帶,為撈政績,兩地公安警察吵了大約半小時,王克民被大慶留下,送進大慶市薩區看守所非法關押。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王克民被薩區國保大隊隋大隊長兩人提審,逼問資料的來源,王克民不配合非法訊問,兩惡徒把王克民按倒在地、拳打腳踢,把他的左眼眶打出血,渾身青紫。第二天成立專案組,刑警隊四個惡警對王克民二十四小時酷刑拷打,扒光衣服,綁到鐵椅子上,戴上背銬,將門窗打開,往身上揚雪同時澆涼水,白天黑夜地冷凍。四個惡警還用毛巾勒住王克民的下巴拼著命地往後折,脖子差點被弄斷,用腳一腳一腳的踹背銬著的手銬,用椅子卡住手銬用力往下頓,同時逼問“說不說”。

就這樣連續酷刑拷打了六晝夜(期間每隔三、四天才給吃一頓飯),迫害者們也沒得到他們所要的,王克民身體被摧殘得極度虛弱,遍體是傷,渾身疼痛的不能觸摸。當時王克民被銬坐在鐵椅子時,惡警說坐的時間越長,對身體傷害越大,而且是內傷,誰也看不出來。王克民被強制在鐵椅子上六晝夜的殘酷折磨,給身體造成極大傷害。

王克民被送回監室時腿腫得很粗,褲子脫不下來,整個小腿都是黑的,不能走路,手不能動,生活不能自理,一個多月後,右手手腕還不能活動。因監室陰暗潮濕,王克民又染上了疥瘡,後來身體、眼楮、臉全都變成黃色。第二天將他轉到龍鳳看守所,因拒收,惡警把他帶到臥里屯公安分局關了一夜。第二天,薩區分局綜合辦的三個人把王克民帶到大慶市第二醫院(傳染病醫院)檢查,確診為“黃膽性肝炎”,才讓辦“取保候審”。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四日上午,臥里屯公安分局通知單位、派出所接人,直到晚上七點半單位書記、黨辦主任及派出所警察張忠華才到臥里屯公安分局威逼王克民寫“保證”,被他堅定拒絕。最後大慶石油管理局一個局長同意先治病,然後將王克民送到大慶市第二醫院住院。

期間檢察院的人提審王克民並拋出強盜邏輯︰王克民兩次被“取保”,共產黨對他太“仁慈”了。為做好人的王克民險些命被他們奪走,他們還恬不知恥地說“仁慈”,真是無恥之極。行惡者一邊假仁慈、偽善“安慰”王克民的母親,說王克民寫了保證可以回家並安排工作,一邊內定下批捕令,企圖給王克民判刑,十年打底。並稱如果王克民絕食就整死在里面,若送回監室時王克民要跑了也不追,直接開槍打死。還找來本市“猶大”將王克民劫持到大慶勞教所企圖洗腦,被他正念抵制。同時王克民給母親講不放棄修煉、不寫保證的原因,老人有所明白,不再幫助惡人看著他了。

二零零三年一月中旬,王克民順利地從醫院走脫,破除邪惡之徒定下在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七日非法開庭審判的計劃。單位和派出所惡警惱羞成怒,把王克民的老母親和幫助照顧他的三姨劫持到派出所非法關押48小時。不法之徒像瘋了一樣通緝王克民並四處尋捕,把大慶龍鳳地區所有法輪功學員的家翻個遍,還將王克民家附近的法輪功學員挨家找並蹲坑守候,同時派人到王克民的老家克東縣翻了個底朝天,並邪惡叫囂抓住王克民“格殺勿論,可以先殺後報”,可見其邪惡程度至極。

王克民在二零零三年五月七日晚,被惡人迫害致死,十一日尸體被火化,火化時被嚴密封鎖消息。由于消息遭嚴密封鎖,關于王克民遭迫害致死實際情況不明。有一說,二零零三年五月七日由于一些原因,惡警盯上王克民的住處,破門而入,王克民連同其他三位學員一同被綁架,當天晚上惡警就用酷刑將他迫害致死。惡警竟欺騙家屬,企圖掩蓋他們的謀殺罪行,聲稱是王克民從五樓跳下死的,不斷地引誘家屬讓家人承認他是自己跳下五樓的。王克民手上的黑色是惡警強行取證的罪證,惡警說是他爬落水管時留下的。

四、王永強被非法判刑15年 遭十一年冤獄迫害離世

王永強,家住牡丹江市東安區,因堅持信仰,遭遇迫害,流離失所在大慶,為維持生活,在大慶開過出租車。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間,王永強在大慶遭綁架,被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大慶勞教所遭遇強行轉化等酷刑迫害,經常被打罵,先後被上繩多次。二零零一年二月末,王永強在勞教所開會時,因制止惡獄警王喜春攻擊污蔑法輪功被無辜加期;二零零一年三月,王永強因聲援被上繩酷刑迫害的同修,他絕食抗議,第二天也被惡獄警上繩迫害。

酷刑演示︰上繩

王永強從勞教所出來後回到牡丹江。二零零二年初,牡丹江市愛民分局國保大隊伙同市610瘋狂綁架法輪功學員,王永強再被迫流離失所到大慶,為安身租住在薩爾圖區中林街1-3號樓301室。二零零二年十月,牡丹江市黃姓學員被牡市公安局國保支隊綁架,銬在老虎凳上用塑料袋套頭使人缺氧窒息、灌芥末油、上繩等多種酷刑折磨逼供王永強的下落;警察還施詭計,以交房租為由,逼迫黃打電話誘騙王永強回牡丹江,被王永強識破,因他沒在牡丹江租房住。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上午,王永強被綁架後,被從大慶劫回牡丹江關押在看守所,遭到牡丹江610、牡丹江市國保李學軍惡徒等構陷,被非法冤判十五年,二零零三年被送進牡丹江尖山子監獄,被剝奪一切權利,被強制“轉化”,放棄信仰迫害,遭到毆打,長時間不讓睡覺,灌鹽水後不給水喝,透明膠帶把手腳綁上,扒光衣服用涼水澆,甚至在零下十幾度的室外凍著,等酷刑折磨。二零一二年六月,已遭受十一年冤獄、六十多歲的王永強被迫害致腦出血,送到牡丹江第一人民醫院“搶救”,于二零一二年六月被監獄迫害致腦出血,含冤離世。

五、“小不點”、董淑艷被酷刑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下午“小不點”、董淑艷被綁架後,牡丹江市政保科警察以吉普車載回牡丹江,“小不點”被牡丹江公安局國保惡警拖拽到公安局七樓,二十八日夜至二十九日被反復進行酷刑折磨逼供。身體單薄、身高一米五左右的“小不點”被打得躺在地上起不來。“小不點”在葉蓮萍被逼死的當晚,被送進牡丹江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她絕食抗議,遭到野蠻灌食,開始用開口器灌,後用鼻飼灌,被強行拖出提審,放到冰冷的水泥地上用腳踢身,腳還被釘在板鋪專門設置的地環上,導致多次暈倒;在看守所被關押第八天時,又被送到牡丹江公安醫院迫害十三天,身上的一千元錢被搜刮,此次“小不點”共遭非法關押二十一天後,被無罪釋放。

董淑艷被牡丹江國保惡警喬平用掃帚把打得遍體鱗傷,頭臉抽搐,由疼變麻,直到無知覺,隨後惡人把她拖上車送進牡丹江市鐵路看守所。董淑艷絕食絕水,獄警殘酷地打她,穿著皮靴連續踢不知多少次了,手銬正面銬覺得不夠狠,又反面銬,折磨了四天,又把董淑艷退回公安局。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初,董淑艷被送進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她繼續絕食絕水抗議,每天被拖出去灌食,灌的是一小碗奶中加入超量的鹽,雙腳戴上腳鐐進行定位。天天還被拖出去遭受酷刑逼供和凌辱。

一天,西安公安分局惡警王偉提審董淑艷,將她打得遍體鱗傷至昏,還解衣服摸董淑艷的乳房進行猥褻。第二天王偉又來逼供,看董淑艷已沒有活的希望,加之親人在半個月里天天到市公安局要人,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中旬,董淑艷被釋放。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