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吉市82歲安福子因信仰被劫入監獄

Print

【圓明網】朝鮮族法輪功學員安福子,八十二歲,延邊電視大學退休教師、政治專業副教授。安福子堅持信仰法輪大法,時時都為別人著想。近幾年,她被綁架、判刑、監視居住迫害。二零二一年八月下旬安福子再被綁架、關押在延吉看守所,九月下旬被劫持入吉林省女子監獄。

學真善忍的老人幾經遭陷害

此次安福子再被綁架,起因于二零一六年三月三日。那天,安福子和包括朱喜玉在內的六位法輪功學員,在吳春延家,一起讀教人向善的書《轉法輪》。

期間,延吉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和社區街道、派出所一大幫人,破門而入,非法抄家,把吳春延家的法輪功書籍、真相資料、電腦、錄音機、播放器等物品,當作違禁品收走,並把在場的七位法輪功學員綁架到河南派出所。後來,七位法輪功學員陸續被放回家。

二零一六年五月五日,安福子、朱喜玉、吳春延三人被非法判“監視居住”。當年,安福子七十七歲,朱喜玉六十三歲,吳春延五十八歲。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公檢法人員把安福子、朱喜玉、吳春延三人帶到法院開庭,宣布“解除案件”。這本來是一件正當的舉動,安福子、朱喜玉、吳春延重獲自由,當場回家。

然而,延吉市公檢法人員對三位老人的迫害並沒有停止。

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法院人員以“去辦手續”為名,把安福子、朱喜玉帶到延吉市法院,吳春延因為身體原因未到。

延吉市法院法官金英玉,沒有經過正常的開庭審理,突然宣布非法判朱喜玉四年,安福子三年有期徒刑,因為身體原因,她們兩人被“監外執行”。

安福子不服,決定上訴。安福子老人認為,她過去是個老病號,除胃全部切除之外,還被醫院診斷為混合性貧血、雙肺炎、呼吸衰竭、腦血栓、巨幼細胞性貧血、全身浮腫,出現過病危現象。其中一次在搶救室,醫生已經對安福子放棄希望,是法輪大法挽救了她的生命。

她想,如果她沒有修煉法輪大法,她不知死過多少回了。她說︰“我不要緊,我不能看著那些孩子(指公檢法人員)往火坑里跳啊!我現在就覺得他們太可憐了,所以,我還得上訴,讓公檢法人員明白大法真相。”

三年多過去了,本來就非法強加的三年“監視居住”刑期早就過去了,然而,延吉市法院仍然知法犯法,二零二一年八月下旬,再將已經八十二歲的安福子老人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延吉市看守所。

這一次法院人員稱“重新判”,實際就是“收監”,只重新改定日期,即從二零二一年八月下旬綁架之日算起。

約一個月之後,二零二一年九月下旬,八十二歲的安福子老人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迫害。

此構陷案中 法輪功學員朱喜玉和吳春延的遭遇

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朱喜玉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在監獄被關押三年多後,被放出。但回家不久,延邊社保管理局威逼家屬勒索二十萬元養老金,朱喜玉不服上訴。但僅過幾個月,二零二一年三月份,朱喜玉被強制失蹤,據悉再次被劫持到監獄迫害。詳情請見《屢遭迫害 朱喜玉再被劫入吉林省女子監獄》。

吳春延曾經多次被綁架,兩次被非法勞教,遭過酷刑迫害,滿口牙全部被打掉。二零一六年三月三日,和法輪功學員在自己家一起讀書,而被監視居住,之後屢遭騷擾,給曾經遭受過殘酷迫害的吳春延造成很大的心理負擔,導致他身體癱瘓,家人送醫院治療無效,于二零一七年六月含冤離世。詳情請見《屢遭關押酷刑等迫害 吉林延吉吳春延含冤離世》。

安福子老人希望每一個人有美好的未來

安福子教了幾十年的政治課,為什麼在警察來家綁架,準備往警車拖人的一剎那,她喊的不是“師父救救我!”而是“師父救救他們吧!”還喊了三次?有人曾經問過她,為什麼求師父救抓您的人?您是怎麼想的?老人說︰我什麼也沒想,我就覺得應該救那些孩子,他們太可憐了。老人真的把警察當成了孩子,老人太明白對佛法犯罪的可怕後果啊!

安福子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處境有多危險,教了幾十年政治的副教授級別的退休教師,早已看透了共產黨的邪惡本性。這是安福子在法輪大法中修出的為他的大善之心,是從大法修煉中修出來的慈悲境界。

歷史的這一頁還沒有翻過去,法輪大法給每一個生命提供了選擇未來的機會,大法弟子為什麼付出那麼多代價,還要救人?其實疫情的出現也不是偶然的,為什麼那麼多人染疫之後,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都好了?為什麼人們把這叫做“九字真言”?希望你從大法弟子發的真相中找出答案,明白了就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從而得到大法的福恩。

也希望還在迫害大法弟子的那些人,特別是公檢法人員,要理性的認真思考當前面臨的形勢。疫情變種越來越嚴重,殺傷力越來越強;“倒查二十年”的“過篩子”的利劍正懸在公檢法人員頭上。順應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好人,就會安然渡過劫難。如果你以前沒有做好,那麼從現在開始要做好。大法是慈悲的,你會見證大法神奇的展現,這是生命唯一的機會,值得每一個生命萬分珍惜。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