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歲高級工程師李培高被劫持入獄近三年

Print

【圓明網】昆明86歲高級工程師李培高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遭十多次綁架、七次非法抄家、兩次被非法判刑共七年,二零一九年一月初被劫持到雲南省第一監獄關押迫害至今,目前老人的身心狀況令人擔憂。

一、修大法疾病消 講真相遭迫害

李培高,男,雲南建工安裝股份有限公司高級工程師,一九九四年退休,獨居在家。李培高從小身體虛弱,腸胃不好,拉肚子拉了二十多年,腿軟,走路經常走著走著就蹲下去了,還患有嚴重的前列腺炎。一九九六年三月李培高開始修煉法輪功後不長時間,所有的病癥都消失了,從此身體健康,渾身有勁,走路走多遠都不累。

同時,李培高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淡泊名利,有了矛盾向內找自己的問題,時時處處為別人考慮,熱心為煉功點服務。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李培高由于堅持信仰法輪功,向世人講真相,曾經遭市公安局刑偵二處、昆明市公安局一科、五華公安分局政保科、西山區國保大隊、永昌派出所、金碧路派出所、大觀派出、西壩派出所、崇仁派出所、街道辦事處等部門住宅監控、跟蹤、電話監听、傳訊、十多次綁架、七次抄家,三次被綁架到洗腦班洗腦,二零零九年被判刑三年,二零一六年年又被非法判刑四年,監外執行,于二零一九年一月初被劫持到雲南省第一監獄至今。

二、堅持煉法輪功 被多次傳訊、抄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早晨,李培高到省委煉功點煉功,才煉了一小會兒,就來了一輛面包車,三個西壩派出所的警察下車以後就將李培高拉到西壩派出所,昆明市公安局姓胡的和市610的人員都在場,姓胡的叫李培高不要煉法輪功了,李培高說要煉,隨後就將李培高劫持回家,非法抄家,搶走了法輪大法書籍和煉功磁帶,非法抄家的警察是馬迎輝和李佔軍。

一九九九年年十月二十八日晚,李培高正在家里煉第五套神通加持法,兩個西壩派出所的警察突然闖進李培高家,隨即將李培高拉到西壩派出所審訊,問︰電視報紙上講的法輪功是真的還是假的?李培高說是假的,不符合事實,法輪功教人做好人,我們師父教我們做好人。審訊完了還逼迫李培高簽字。

一九九九年十月,李培高被昆明市五華公安分局政保科的王力志三次傳訊,問還煉不煉法輪功。第四次,王力志帶了兩個警察到李培高家里又問︰還煉不煉法輪功?之後又三四次傳訊李培高做筆錄,每次李培高都堅定的告訴警察︰我要堅持修煉法輪功,並且告訴他們︰對法輪功不要亂說亂講,要善待法輪功學員,將來會得福報的。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八日,昆明市公安局一科的李國忠、王朝鳳又到李培高家非法抄家,搶走了煉功磁帶。

二零零二年五月,昆明市公安局刑偵二處張姓、來姓警察和本單位保衛科長非法闖進李培高家,臨時填寫搜查證,非法抄家、搶劫達三個多小時,將大法書籍和資料、筆記本、隨身听等物品搶走,還將李培高挾持到昆明市公安局。在被非法審訊前,兩名醫生輪流四次給李培高量血壓,高壓高達220—240毫米汞柱,李培高還昏倒在洗手間內,神志也不清。但來姓警察仍說李培高的血壓穩定,繼續強行審訊,到晚十二時多才將李培高放回家。第二天一早及以後幾天他們又連續不斷地到李培高家中騷擾、搜查、審訊。

後來本單位老干處的王某某到家中宣布對李培高“臨時監護”,剝奪行動自由,外出要報告,達一年多時間。

三、不放棄修煉 三次被綁架到洗腦班

李培高由于表示堅持修煉法輪功,曾經被單位、居委會,伙同五華區國保大隊三次綁架到洗腦班洗腦。

二零零一年八月。根據五華區610的通知,單位派了保衛科和退管科兩個人將李培高強行綁架到昆明市航空療養院,參加由五華區610頭目劉向平組織的有十二個法輪功學員參加的,十天洗腦班洗腦,洗腦班上被強迫逼迫看“天安門自焚”偽案,以及誣蔑法輪功的電視片。

二零零三年八月,李培高又一次被單位保衛科和篆塘居委會的白主任綁架到昆明市航空療養院強制洗腦班洗腦,參加洗腦班的都是上一期洗腦班不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五年七月,李培高又再次被綁架航天療養院,參加由五華區610姓趙的主任、五華區檢察院姓魏的以及五華國保大隊練學騰組織的9天的洗腦班,強制洗腦。

四、向民眾講真相被綁架、關押、兩次判刑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七日李培高到雲南大理賓川縣講真相時,被大理賓川縣公安局警察綁架,隨後大理州公安局、大理賓川縣公安局、雲南省公安廳、昆明市五華分局的警察參與審訊、抄家,抄家的警察主要是賓川縣公安局的趙勝、楊洪、段德彬、吳銀東,抄完家之後,大理州賓川縣公安局警察就將李培高帶回賓川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了近一個月,被賓川縣公安局向家人勒索了2000元後,讓單位保衛科接回家。

二零零八年中共“奧運”維穩期間,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大抓捕,六月二十一日晚十點左右,大觀派出所三四個警察、五華國保大隊隊長練學騰突然闖進李培高家,練學騰到家里後就假裝讓李培高教他煉功把他拉進臥室,跟隨的外面的警察就開始打電話,叫來10多個警察,搶走了法輪大法書籍十多本、電腦一台(價值一萬四千多元)、打印機兩台、切紙刀兩把、電子書一個、移動硬盤一個以及《九評共產黨》等。隨後李培高被非法起訴,被昆明市中級法院[(2009)昆刑一初字第16號判決書]非法判刑三年,審判長楊曉萍,代理審判員楊捷,代理審判員李,書記員段雲萍。

二零一二年五月的一天,李培高在昆明市金碧路向世人贈送神韻光碟,送給了一個便衣警察,這個便衣就將他綁架到崇仁派出所審訊,之後派出所警察進行非法抄家。由于李培高不斷向警察講真相,關押一個多小時後被釋放回家。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李培高發放真相資料再次被西山區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抄家,因血壓高而“取保候審”,隨後遭到西山區法院冤判四年,監外執行。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下午,李培高發真相日歷、小冊子時被昆明市金碧路派出所警察綁架,後遭昆明市西山區國保警察非法抄家。李培高于當晚回家。

二零一九年一月初,已經八十三歲的李培高再次被警察綁架後。西山區永昌派出所警察電話通知李培高的家人,說李培高已被關進雲南省第一監獄,三個月後才能探視。

長時間以來,監獄以疫情為由拒絕探視,目前已經八十六歲的李培高身心狀況如何,令人擔憂。

呼吁國際社會、有良知的正義之士對李培高給予關注,同時阻止中共已經進行了二十二年多的對法輪功的迫害,尤其阻止還在進行的對法輪功學員及良心犯的活體器官的摘取的罪惡!你們的善行一定會得到善報!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