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國志在沈陽第一監獄被迫害致死 遺容恐怖

Print

【圓明網】遼寧省建平縣法輪功學員尹國志二零一九年被綁架,後被中共法院誣判十年,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在沈陽第一監獄被迫害致死,死因至今不詳。六月二十二日家人獲準可以認尸後,到達監獄看到尹國志遺體瘦骨嶙峋,遺容恐怖,眼楮鼓著……獄方讓家屬立即火化遺體。

尹國志的妻子付景華遭受七年冤獄後,被迫流離失所,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在淒涼的租住房中含冤離世。

據悉,尹國志在遭誣判約半年後被劫持至沈陽第一監獄,至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二日,他的家人兩次去監獄探視,都被獄方以疫情為由不許探視。尹國志也一直未與家人電話聯系,家人也不清楚尹國志在監獄情況。

二零二二年三月八日,沈陽第一監獄兩名獄警(不知姓名),曾到尹國志戶籍所在地的八家農場,由村委會人員帶至尹國志親人家中,獄警稱尹國志近期患肺癌(晚期),正在醫院輸氧氣,要家人拿錢治病。獄警未出示患者診斷證明等,只說尹國志胸疼。家人問︰尹國志去時人身體健康,無任何疾病,為什麼兩年時間就得了肺癌?獄警未答,家人未給錢。

獄警離開後經建平縣坐高鐵回沈陽,在建平縣又打電話給尹國志的家人,通知他們去監獄看尹國志的視頻。家人去後僅看到七秒鐘視頻,看到尹國志穿著病號服,人已嚴重脫相,尹國志未說話。家人發現尹國志頭部右邊太陽穴處有個坑,懷疑是被打所致。

此行後一直未有獄方消息,家人也未再去探視。

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凌晨,尹國志家人接到沈陽第一監獄電話,告知尹國志剛剛去世,未告知尹國志因何原因去世,僅通知家人去認尸。

五月二十二日當天,幾位家人開火化車去沈陽第一監獄,途中接到監獄電話,告知因疫情原因不能來驗尸,如果家人堅持來要隔離十四天。家人只得返回。

六月二十二日,家人再聯系沈陽第一監獄,獲準可以認尸後,再次開火化車去沈陽第一監獄。到達監獄後,獄警帶幾位家人去停尸房,家人看到尹國志遺體穿著整齊。這時有人提醒說看看身體有沒有傷,于是尹國志的一個姐姐和一個妹妹就掀開蓋在遺體上的布,結果嚇了一跳︰只見尹國志瘦骨嶙峋,遺容恐怖,呈齜牙瞪眼狀,眼楮鼓著……家人見此恐怖狀不敢再多看一眼,僅摸摸腳、也未檢查尹國志遺體狀況就匆匆結束了所謂認尸。

獄方讓家屬立即火化遺體。火化費用獄方全額支付。家人當天將尹國志的骨灰帶回戶籍所在地。

尹國志、付景華夫婦遭迫害情況簡述

建平縣法輪功學員尹國志、付景華夫婦,家住國營八家農場劉家溝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上午,八家農場鄉派出所原所長段偉軍、指導員張寶鳳、警察姚雲閣突然闖入尹國志家中,瘋狂搶劫,並將付景華綁架到派出所。尹國志從此流離失所。

付景華後被建平縣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家中只剩下兩個七、八十歲的老人和一個不懂事的孩子,家里的莊稼只得靠親戚、鄰居出手幫忙收拾。

付景華在二零一五年結束七年冤獄,終能在家中照顧八十多歲臥病在床、生活不能自理的公公。可在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三日,建平縣保副大隊長張立慧伙同八家農場派出所警察和所長于躍軍、張寶鳳、劉艷軍、于勇等警察等人又再次綁架付景華、非法拘留十五天。由于這次付景華沒有寫“保證書”,張立慧、于躍軍等警察又找借口兩次闖入付景華的家中騷擾、恐嚇她,並威脅說︰“你要不寫保證書,上次判你七年,這次就給你判刑十六年。”

付景華為躲避迫害,只好離家,過著有家不能回的艱苦日子。而尹國志的父親已經臥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加上擔心、思念兒子、兒媳,不長時間就離開人世。

朝陽市政法委對顛沛流離中的尹國志下達非法通緝令,並用五萬元錢做誘餌抓捕他。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尹國志在朝陽凌源租房中因電源失火,被凌源市八間房派出所、建平縣八家派出所警察綁架。

付景華听到丈夫被綁架的消息,擔心憂慮,自己又居無定所,孤苦伶仃,在極度悲苦與打擊下,于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在租住房中含冤離世。

在建平縣看守所,警察因尹國志不配合所謂辦案,讓黑社會犯人毒打折磨他。

之後建平縣公檢法人員合謀,秘密對尹國志非法判刑十年(非法判刑時間、情況待查)。建平縣法院直到將尹國志劫持到監獄後,才打電話通知他的家人。據資料推斷,尹國志先被劫持到錦州監獄,大約半年後被轉關到遼寧省沈陽第一監獄(準確信息仍待核實)。

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尹國志在沈陽第一監獄被迫害致死。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