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找回真正的自己

Print

【圓明網】我是誰?從哪來,來干什麼?之後到哪去?修煉前一直困惑不解。直到一九九六年有幸拜讀了《轉法輪》才豁然開朗。原來人的最早生命是在宇宙空間中產生的,來到人間是有原因的,是變的不好了掉下來的,或許是有使命下來的,或許是其它原因來的。就是說,人世間並不是自己真正的家。

大法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人的生命,當人不是目地,是叫你返本歸真,返回去”。修煉返回自己天國的家才是當人的目地。

在大法的啟悟中,慢慢的我知道了自己是誰。在遙遠天體的某一層次中,我是那里的王。

雖說是王,其實也不像人想象的有多麼顯赫,因為那里的王很多。宇宙是按照成、住、壞、滅的規律在往下走,慢慢的就偏離了宇宙根本特性真、善、忍。經過了漫長的歷史演變,逐漸的走到了壞滅時期。現在已經到了壞滅的最後期。宇宙的創世主為挽救壞滅中的眾生不被徹底毀掉,率部分天眾下世正法,主旨是把舊的宇宙中的生命渡到新一期宇宙中去。

我也是天眾中隨師下來的一員。來到人世間,穿上了人的“皮”,就入了迷界。起初還隱約知道自己的來歷,也知道世上的大多數人同我一樣,是從上邊來的,都是為了在宇宙最後的正法時得法得救的。在等待師父洪傳大法的歲月中,我在世間輪回轉生過多次,被埋上了厚厚的一層塵土,逐漸的忘了自己是誰,忘了來干什麼了。混在世間,攪和在人的名、利、情之中,神魂顛倒了。曾經糊里糊涂的追隨那個變異人類思想,敗壞人類道德的“共產主義”而分不清善惡曲直;曾經為爭奪名利而大動干戈,傷人無數;曾經為滿足欲望和虛榮而傷天害理;曾經因情感糾葛而尋死覓活。

唉!羞于再說下去了。每一次轉生都會做下許多壞事,欠下很多債。本來是帶著使命來得法救眾生的,可自己卻被污染的快不能要了。好在還沒壞透之前,師父洪法開始了,開啟了全宇宙最偉大、最壯觀的正法程。迷在世間的天眾們相繼被喚醒了,走上了正法修煉回家的路。

師父為弟子們洗去了漫長歷史中的塵封,從最本源上為走入大法修煉的人歸正了偏離法的一切,也從最表面上清理了我們在世間形成的各種不好的思想、物質以及身體從里到外一切不健康的因素,還為我們清除了體內和家庭環境中各種壞的靈體;同時為我們下上了法輪、氣機和一切修煉的機制,每個真修的人還有師父的法身保護。我們等于是被師父從地獄里撈起來,又給了一部通向天國的天梯——《轉法輪》。我們怎能不感恩師父的洪大慈悲!怎能不舍盡一切人心而一修到底呢。

然而,修煉是嚴肅的,也是艱苦的,一路上都會有考驗,有魔難,甚至會有一些危險的事情發生。但這都是為了消業、提高、證悟高層次法理而安排的。我有過多次消業的過程。

有一次頭痛,一連數個日夜劇痛,被疼痛擊打的面目都扭曲了,連吃飯睡覺都困難。我流著淚跪在師父法像前,可憐的望著師父,“師父,……”後面的話(幫幫我)不敢說,因為師父在九七年《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中就告訴過我們︰“可是這宇宙的法里邊有一個道理,給你消業的時候你必須得在這件事情上承受痛苦。”我咬緊牙關在劇痛中忍了十幾天走過來了。但從心性上看,我還沒達到法對修煉人忍的要求︰“根本就不動心”( 《美國西部法會講法》)。我有焦慮、有愁苦、還有消極等待魔難過去等負面心理,還有向外找外因,而不是向內找心性上的內因。看到了不足,在修煉上就是一種提高。在後來的消業過程中,我逐漸的學會了在法上看問題,淡化了人對“病”的觀念。

二零零五年,我的脖子右側長了一個雞蛋大的硬物,影響到吞咽與呼吸,家人與朋友都極力勸我快上醫院解決掉,否則會怎麼怎麼樣。我沒有隨著常人動心,在內心堅定了一念︰我是修煉人,不能找常人給解決,我有師父、有法。為了讓親友放心,我不講怎麼難受,只告訴他們我沒事,煉功就能把它消掉。但當特別痛苦的時候,又眼看那東西一天天在長,心里又有不穩︰怎麼回事?會不會死?要死了別人怎麼看我這個煉功人?人念冒出來了。但因為一直在學法,很快就意識到不對了。我不是要信師信法嗎?怎麼想到了死呢?那不又把它當成了病嗎?病是常人得的,我還把自己當成常人嗎?

師父在《新西蘭法會講法》中說︰“既然已經踫到大法了,還管它干啥?放下心來,現在不是有一口氣、有一個正念在嗎?就在大法中修。比如說你真的保不住了其它部份,最起碼正念的這一部份你能保的住吧!”我豁然開朗了,是啊,我已經修大法了,還管它干啥,一切交給大法,該干啥就干啥吧。思想上也不去想那個東西跟我有什麼關系,漸漸的就感覺不到它的難受了。直到現在,它沒有再長還有所縮小。

經過多次的魔煉我不再害怕消業了,把它看成是修煉中的常事,苦吃過了業就消了,不看重身體上的反應,只把每一次痛苦當成修心、證實超常法理的機會,也當成告誡自己還遠沒修好必須精的警示。

修煉中還有許多“苦其心志”的歷煉。要放下人所放不下的心,放不下的名、利、情以及各種欲望、執著,那個過程心是很苦的。但是,不放下就走不出人,就修不成。

在單位,領導交給一項新工作,我潛心琢磨,用了一年多的時間,打基礎,編流程,建制度,實施中修改不足,最後形成了一套對本行業有引領作用的工作經驗,得到了上級的肯定和推廣。正干的起勁的時候,被新調來的人給接手了。我很大度的把我創建的一切都交給了他,他坐享其成得到了許多榮譽並提了薪、提了級。我心里感到別扭了,這是我付出的成果,我卻什麼也沒得到,他卻……我悶悶不樂。

在學法中師父又點化了我,讓我看到了是求名利、求公平的心在作祟,真的要你無私無我的時候,這個有求的心就出來阻擋,表面上好像挺大度、不在意,可心里就過不去。為了讓我去這個心,之後又接二連三的發生一些類似的“為他人做嫁衣”的事來魔煉我。

幾經摔打,終于從法理上明白了。求公平,就是常人為私為我的心,怕自己利益遭受損失、不想吃虧。師父要求我們明明白白的吃苦,明明白白的付出,明明白白的失去,這是讓我們盡快的脫離人,走向神。

師父在法中還一步點化我另一個法理︰神看事物不會只看表面、只看一時,而是歷史的、全方位的看。一件事情的發生,表面看可能不公平,整體看是公平的;當下看不公平,歷史的看是公平的。修煉人就應當象神一樣不在人的基點上看問題,要在很高層次上看,才能從根本上改變人的狀態,升華到神的境界中去。法理明白了,心放下了,不再被名利所累贅了,身心都輕松愉快了。

修煉大法雖苦但很神聖。這是放下人心的過程,是洗淨污染的過程,是消去業債的過程,是提高層次找回真我的過程。每放下一個執著,每闖過一個魔難,每明白一個法理,都會有升華後的體感和愉悅。身輕如燕,思想曠達,視覺高遠,神清氣朗。那是一種去掉後天負重的輕松,是一種接近自己本質的感覺,是修煉人升華後佛性的體驗。

借大法洪傳三十年之際,以自身經歷之一斑、之所悟,提醒還在迷茫中的世間天眾,趕快了解大法真相,明白人生的真諦,找回真正的自己,跟上正法程,蹬上法船,隨師回天國。


本文選自正見網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