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洪吟六》的感悟

Print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九月三日】晨煉對我來說是太不容易做到的,這麼多年來,常常為此苦惱,用了很多的辦法,還是很難突破。比如︰自己定好鬧鐘,聲音還很大,醒了,就是不想起來,伸手就關掉鬧鐘,接著酣睡。醒來後又後悔,悔恨自己太沒出息,太差勁兒,太這個、太那個,心情糟透了,可第二天依然重復,每每如此。偶爾一次起來晨練,第二天卻又是悔恨、抱怨自己。還向別的同修討教過多次,人家晨練堅持了好多年了,雷打不動,我真羨慕。
我向內找︰自己把睡覺看得太重了。師父曾講過︰“修煉是最好的休息。能達到你睡覺都達不到的休息,沒有人說我煉功煉的太累了,今天啥也干不了了。”[1]

由于觀念沒有轉變過來,自己又沒有實實在在的清除過它,相反不斷的給它充實能量還不自知,以致自己被安逸心控制著。其實這事情已經很嚴重了。古人說安逸勝毒酒。再不重視就太危險了。

為了戰勝這安逸心,我給自己規劃了一張時間表,在晨煉的後面,我特意的寫上“必須”二字。

九歲的兒子看到這張表,用鉛筆在上面寫道︰“媽媽說話不算數,多次說話不算數。”並在“必須”二字上打了個大大的“X”號。

我驚呆了,雖然表面上孩子為寫作業鬧脾氣才這樣干的,其實是師父在利用孩子教訓我呀!別人能做到、做好,我為什麼不能?讓師父為我操心,不就是自己的原因嘛!

自責沒用,是三件事自己沒有用心去做,有時根本就是糊弄事。比如,晚上十二點發正念時,安逸心促使自己靠著枕頭、伸著腿發正念,結果不一會兒就迷糊過去了,發沒發正念根本沒印象;有時晚上為了提神,邊吃東西邊做證實法的事,這都不對。修煉是嚴肅的,我卻沒有嚴肅對待。做三件事體現在用心的成度上,如果心不在焉,用多少時間和精力都是起不到應有的作用。

在二、三月份的一天,當時也記不清自己在干什麼?突然一個非常柔潤的聲音對我說︰“叛徒、叛徒。”說的太清楚、真切了。現在還能回想起那種聲音。我當時一愣,這屋里就我一個人,而且是在我耳邊說的。這明明是在說我是叛徒。我沒有出賣師父,也沒出賣過同修,怎麼是叛徒呢?我思索了好久,沒有答案。我曾想︰要說我不精,做的太差勁,這倒是。可這“叛徒”又怎麼解釋呢?我肯定是有問題,不然人家怎麼那麼說呢?

後來時間長了,這個問題也就淡化了。偶爾還會想起來,可還是找不到問題的所在。

四月十五日下午,我學《洪吟六》。當學到第三遍《不要失敗》中的“守住善良與傳統別把自己出賣 為了你天國眾生得救不要失敗”[2]時,我一下子明白了,哦,原來叛徒是從這兒來的︰我一次一次又一次的下決心要堅持晨煉,而且還曾跪在師父法像前懇請師父加持。然而我一次一次又一次沒做到,一次一次又一次的違背自己的決心。自己欺騙了師父,背叛了自己的誓約,這不是叛徒又是什麼?古代的正人君子都能做到︰“言必出,行必果”,為了承諾敢舍棄自己的性命。然而我一個修煉人卻連睡覺的問題都突破不了,何談“大法弟子”這宇宙中第一稱號呢?我每一次意念中保證晨煉,而後又沒達到,這些都已被記在了賬本上了,是賬就要算的,做不到,做不好,是要承擔後果的。

今天我把自己長期以來的困擾曝光出來,就是要加強主意識,決心對修煉要嚴肅對待,用心做好三件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六》〈不要失敗〉


本文轉自明慧網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