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圓明網
歐洲法會 | 2022年華沙歐洲法會

西班牙︰與同修交流的重要性

【圓明網】師父好!同修們好!

我是來自西班牙的修煉者,很快我就得法10年了。也有從事一點媒體方面的工作。

我覺得我有莫大的福氣。在我生命的意志和力量都離我而去的時候,師父給了我一個新的生命。多虧了修煉,我從一個失業游民變成了一個有進取心的人。我從做廣告銷售到寫文章,然後寫腳本,到現在做新聞主播。一听說歐洲法會要開了,我心里感到很喜悅,發正念時也會帶上。當我想到往年或其他類似的事情中我會疏忽的方面,我會通過適當的渠道將其傳遞給組織者。

還有,我一直記得師父在《美國中部法會講法》講的︰“……對于常人東西我說我沒有什麼最高興的,當我听到或者看到學員談心得體會的時候我最心慰”。

就我而言,我更好地理解了與同修交流的重要性。一個星期天在公園里,在我們開始閱讀之前,我和一位同修進行了交流。我看到他非常難過,無法意識到至少在我看來非常明顯的東西︰他有強烈的妒忌心。我下定決心告訴他,卻用有些不恰當地方式指出,他的嫉妒使他多年來一直無法好好修煉。當然,我傷害了他的感情。這位同修為自己辯解說,他知道自己有很多的執著,但他並不妒忌。我有更多的理由堅持這正是問題所在,但是我卻不能很好解釋妒忌。

他終止了我們的談話,抓起他的東西,離開了公園。然而很快,令所有人驚訝的是,他帶著燦爛的笑容回來了(如果是平時,我們可能需要幾天甚至幾周才能再次見到他。盡管事後看來,只要克服了想要離開和生氣的沖動之後,他其實是很容易接受的。)

我繼續堅持他的問題很嚴重,妒忌是很危險的。過了一會兒,我們平靜下來,開始讀《轉法輪》。雖然我努力專心看書,但我的腦海里還是執著思索著關于妒忌的講法,要告訴同修。

然而隨後,讀到“自心生魔”的部分,師父卻告誡我們︰“……我就是佛了,我告訴你們怎麼做怎麼做。”

我突然醒悟了,那些干擾我學法的念頭是完全邪惡的。我被置于某種高度危險的虛假的位置上,從中我只是觀察到別人的過失。然後我想起我們是修煉的人,我們不喜歡的、煩別人的,正是我們沒修的、要修的。這也正是他們向我們展現出來的原因。從那一刻起,我決定我有一個任務,我要專注于去掉妒忌心。我明白這可能正是一些同修建議我審視自己的東西。他們甚至向我指出過,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折磨我。我明白這就是為什麼我剛才不能很好地理解並解釋出妒忌心。我相信,這一系列的認識,是因為我最近修煉狀態的改變而發生的。

背法帶給我修煉的提升

前段時間我意識到,即使在最小的考驗中,我也無法控制自己的脾氣。我是如此的迷茫和缺乏力量,以至于我不知道從哪里開始。

幸運的是,在我們的媒體項目中,我們就所有這些感受、魔難和幻象進行了很多非常公開的交流。似乎無論我們相隔多遠,許多相似的事情都會發生在我們身上。我的理解來自同事們的許多經驗和理解,不知怎的也就成了我作為一個修煉人的一部分。而且我覺得這從根本上加強了我的修煉。一個真正的修煉環境,是令人振奮的,也是無價的。

多虧了這個環境,我開始明白,與人們的想法相反,展示自己的弱點可以增強團隊和自己的力量。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放棄了自我,消除了我們的差距並最大限度地減少了損失。我總是盡量只分享對別人有幫助的東西,用心傾听別人的經驗和建議,即使我一開始會覺得有點受傷。我知道感到受傷的不是我,而是我必須永遠擺脫的東西。

我也幾乎每天都在明慧網閱讀修煉體會,或者在明慧電台收听體會。很多感悟和經歷也成為了作為修煉者的我的一部分,激勵著我,推動著我。因此,我非常感謝同修們日復一日、周復一周、年復一年地為這個項目付出的所有無私努力。

從那時起,我一直試圖對其他同修的情況負責。讓我修煉岌岌可危的狀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是我開始背法了。

我有一段時間感覺與法脫節了,基本上是無望、懶惰、灰心。背法後,一切都變了,法理開始在我的日常生活中顯露出來。我的信念和主意識每天都在變強。我的許多不好的想法都消失了,我甚至可以向內找到一定的深度,最近在黑暗中,這對我來說是不可能的。我開始意識到我在工作時有消極的想法。然而在和同修們分享,背法後,幾乎都消失了。

師父在《精進要旨》中告訴我們︰“我為什麼叫你們學、念、記《轉法輪》呢?目地是指導你們修煉哪!”

現在,真正修煉所帶來的神聖、寧靜、快樂的感覺再次出現在我的生活中,從我的工作到我與家人、鄰居或其他同修的關系,都體現在這一切中。現在不背法我都感覺自己不夠精進。這是我修煉道路上的一個里程碑。我相信,如果一個人記住了法,那麼他才能成為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另外,我覺得將第二套功法延長到一個小時納入我的日常生活也標志著一個轉折點。

現在,我每天花6-8個小時修煉,發正念,不僅在全球時間,而且在我制作媒體節目時也一樣。我總是嘗試做比預期更多的工作。我們還成立了媒體背法群,希望越來越多的同修加入。

我通過背法改變了錯誤的修煉方向,所以我更正確地理解了我和同修在公園里發生的事情。我發現,嫉妒確實一直是我修煉的最大障礙之一。

其實在背法之前,我也經歷過一個對法理認識混亂的階段。我投身于工作,修煉懈怠,所以怨恨抓住了我。我感覺自己沒有修煉,甚至怒火中燒,源源不斷的念頭涌出來,我卻沒有分辨出它們是負面的,任由它們出現。這也讓我在讀法煉功的時候不能專心,我知道,這麼好的法絕不能屈服于想要支配你的壞思想。但是,我卻沒有想到,這一切都是因為嫉妒阻礙了我們,孤立了我們,將我們與整體間隔。事實上,我已經成為一個緊張、情緒不穩定和脆弱的人。我的修煉變成了一連串的痛苦的迷茫。此外,它甚至使我無法準確地解釋發生在我身上的好事。

現在,當我看到同修在打坐或讀法時犯錯誤時,我會向內找,試圖糾正我的狀態。

互相幫助渡過難關

最近,一位同修找到我,他想接受新冠病毒檢測。

我知道,當我們經歷磨難時,我們會感到非常迷茫、心煩意亂和無助,所以我沒有指責他。因為我剛背法,所以能夠慈悲地看待問題。

我只要求在參加測試之前我們坐下來交流一下,然後我會幫他做(測試)。他告訴我他幾天前開始咳嗽。之後情況就越來越糟。

作為修煉人,我們很容易在別人身上看到我們需要提高的映照。我立刻明白,他的處境反映了我的妒忌。實際上,它不是我們真實自我的一部分。所以我從法上跟他分享了我因為妒忌心而犯的一些錯誤。它如何傷害了我以及我如何試圖消除它。我沒有堅持讓他做這個做那個,也沒有讓他像醫生一樣每隔一小時發一次正念等等。我只是發自內心地跟他講了我修煉上的失敗,我是如何向內看,如何努力克服的,以及我在修煉過程中遇到的困難。與此同時,我意識到我已經轉變了妒忌的態度。

以我有限的層次理解,表面上師父在《轉法輪》里給我們講了所有高層次的理,一遍遍地給我們講,把它們聯系起來,從不同的角度給我們看。他反復向我們重復觀點,最後告訴我們,簡而言之︰“脾氣不好就改嘛”。

其實到這一步,在第九課也是最後一課中,師父已經教給了我們所有的道理,給我們講了法。剩下的就是我們的任務了。

所以我試著去順應我所理解的師父教導的這種慈悲的方式。我只是把同修領到門口,告訴他我在法上的經歷,我知道法無所不能。

說話間,我發現問題是,前幾天他開始咳嗽的時候,兩個同修還發生了口角。由于一個人沒有善待對方,這種不公平感在他心中生根發芽,他開始咳嗽。當時我想起來,我剛開始修煉,什麼都不知道的時候,我也開始咳嗽。于是就去明慧網搜索了咳嗽相關的文章。大法弟子解釋說,可能是你腦子里總在講不符合法的事情。

為了提醒你停止那些不正當的想法——停止在你的腦海中說話——你的喉嚨——這是我們象征性地用來說話的——會發癢,變得粗糙,最終你會咳嗽。如果你繼續下去,不停止你的想法,你會咳嗽更厲害,甚至可能出現其他癥狀。了解了這一點,我開始“點燈鋪路”,有兩次,我用虛構的人物和假想的案例來重現兩個學員之間的爭吵,從而把他帶到了門口。但他不想進入,因為正如我想的我看到的那樣,我們很難認識到沖突實際上是在我們內部產生和發展的。

談話中某個時刻的怨恨,讓我意識到,我自己在修煉之前就已經建立了一個“黑名單”,而且我的容忍度從那時起就已經被定型。

我也反思了我的憤怒問題。于是,我深吸一口氣,又試了一次。第三次,我刪除了“涉案人員的姓名”,並揭露了真實情況。或許前兩次的重復,他的思想已經打下了必要的基礎,所以第三次,他自己走進了門。其實,我不知道,我只看到事情就是這樣發生的。

我記得之後,他堅定而冷靜地告訴我,他不再需要做他手里拿著的病毒測試。好像變成了另一個人。就在他認清了自己的執著,改變了脾氣的那一刻,他的魔難就消失了。我也覺得我在妒忌方面有所進步。我全身心地投入到無私地幫助他的任務上。我沒有對他做任何評判,而是專注于自己的執著,帶著一種我在背法之前幾乎不了解的謙卑。

起初,我還必須消除擔心(為了幫助他)會對我的工作、時間表造成半個小時或一個小時的影響。甚至認為他的麻煩最終會對我造成影響,這是不公平的。後來,我證實它根本不影響我的工作。反而因此我可能還獲得了智慧。另外,我意識到變成一個更好的人真的是無價的。

正法的奇跡

我覺得越是背法,越是在背法中花費的多,越能幫助師父和同修,生活就越有秩序。一些非常神奇的事情也發生在我身上,比如曾經讓我困擾的蚊子,現在它們已經完全不再咬我了。

一天晚上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當我完成了日常的媒體任務後,我開始了我作為志願者的另一個項目的工作。我發現自己的工作量如此之大,以至于我的心沉了下去。不一會兒,一個正念從某處傳來。我想,不管什麼時候做完,我都要先背法,然後再做這個工作。

而當第一縷陽光照亮我的陽台時,我會向太陽鞠躬致意,我會感謝他沒有忘記我,請改天也來看我。有了這個念頭,我的心徹底安定了下來。沖突煙消雲散。然後師父揭開了幻象的面紗,讓我看到每一個正法大法弟子所做的工作是多麼的奇妙、嚴肅、莊重,這個稱號是多麼的崇高。

對不起,但這不是我知道如何用語言描述的事情。但我可以說,我們寫的每一篇文章、每一本小冊子、每一本網絡出版物……所有這些東西都具有不可估量的價值,是驚人的奇跡。師父給我的這份禮物讓我很驚訝,也很感動,他鼓勵我堅持下去,並表示路已經在我們腳下,問題在于我們怎麼走。我也明白,最重要的是我們專注于提高心性,我們可以忘記我們對事物的觀念,因為實際上它們並不是我們想象的那樣。最重要的是修心。

隨後,下一個星期天,當我像往常一樣去公園,把煉功橫幅掛在柵欄上時,法的廣度、深度和最高層次的偉大再次向我展現。我驚訝地往後退了幾步。我忍不住看著橫幅。雖然我很想跪下來合十,但由于我在公園中間,我覺得最好還是不要這樣做。我想我這輩子沒有見過比那面完成正法使命的旗幟更神聖的事情了。我明白了,大法弟子為師父救度眾生所做的、做的事,都不是小事。

這是我在有限的水平上能夠體驗到的,如果您發現任何不妥之處,請指出。

師父,謝謝!謝謝各位種同修!

(2022年華沙歐洲法會選稿)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