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圓明網
歐洲法會 | 2022年華沙歐洲法會

波蘭︰一條回家的路

【圓明網】尊敬的師父、同修好,

這篇交流中,我將介紹我從初次接觸大法到現在的修煉道路。對我來說在世間前行、回歸真正家園的路是如此的艱辛。

得法

在我還是青少年時,我曾想︰“我了解人生是怎樣的,我不懈于像普通人一樣的生活。”我對周圍的人感到厭煩。自從2011年,我一直熱衷于了解非主流消息,陰謀論,精神提升等等。現在我明白了,我是在尋找大法。

我第一次了解到大法是在2014年3月,通過常人的YouTube頻道。自此,我開始了學習《轉法輪》和其他講法。那時我對大法知之甚少,但是大法書讓我深受啟發。

在2014年秋季,我看完了廣州講法錄像。我開始根據網站上的教功錄像學煉功法。2015年新年過後,我電話聯系了負責人,第一次去了煉功點。

我恰巧保有一張鍍有24克拉金層的光盤,這是我從爺爺那里得到的。我將師父的講法刻制到了這張光盤。很多年我一直在用這張光盤,至今我還會在開車的路上听法。

時不時的,我還會回到大法網站,將我得法之前的認識與從大法中所學來做對照。

干擾

師父在《轉法輪》第六講談到︰“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將來還會給你出現這種情況,給你造成這種錯覺,讓你感覺到他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堅定下來。”

有些疑惑在我頭腦中出現並給我造成了干擾。在我不修煉的那一段世間,我父親背叛了家庭,酗酒成性。事後我明白,他是受了魔的干擾。情況甚至嚴重到法院下令讓他遠離我的母親。他欠了很多債,此外,還毀壞了我家公寓的門。

壞思想一直在我腦中顯現。親情、憤怒、無助。我還參加理療來了解如何對待癮君子。

沒有大法的加持,我感到很無助。

在這一“考驗”階段,我以一種一蹶不振的狀態來看待我的問題根源所在。我不知道在我所感知的關于自己的前世有幾分真實,但有一事令我難以忘懷。某一階段我進入了一種難以言喻的境況,我了解到 “迷不能破”。現在我明白,這是暗示我法輪大法才是正道。

回到修煉

在2019年2月,我逐漸開始更多更規律的學法煉功。我開始幫助波蘭大紀元來管理讀者評論,到後來為波蘭大紀元的臉書主頁來編輯視頻。

我參加了一次會議,在那里我見到了來自波蘭其他地區的大法學員。同年9月,我參加了斯凱爾涅維采市(Skierniewice)豐收節期間的游行。這是我們第一次在歐洲展示最長的舞龍表演。波蘭共和國的總統和其他幾位政要也出席了這次豐收節。其中一位中國同修還與第一夫人(波蘭總統的妻子)得以對話,並向她講述了真相。

在中共病毒(新冠肺炎)封城期間,有一階段我開始加強學法。在這一時期,我丟掉了所有其他的關于心理學、輔導、精神指導等方面的東西。我賣掉了那些各式各樣的祛病健身的資料。我扔掉了一張父親買的畫有紅龍的圖片。這並非易事。因為當我想這樣做時,照片從地下室書架掉了下來,卡在了另一個書架上。但最終,當我把它仍到垃圾箱時,雨突然停了,太陽也出現了片刻。

我致電了波蘭政府議員們,告訴他們“停止迫害法輪功聯合聲明”。我花了幾周的時間來打電話,作為團隊,我們總共征集到了十幾個簽名。這是首次所有波蘭議員因同一議題被電話聯系。我喜歡和議員們聯系並向他們介紹真相。

在四月份,時隔多年,我最終賣掉了爺爺的老房子(就是給我鍍金光盤的那位爺爺)。這棟房子的維護費時費錢。起初,土地所有者不贊同這樣做。最終,他幫助了自己,客戶很輕率的就買下了房子。這簡直就是奇跡,因為我覺得這樣復雜的買賣是不可能成功的。除此之外,我用這筆交易的所得償還了父親的債務。父親在2019年8月選擇了自殺,這讓我精神上很受打擊。我在想,如果我在那段時間沒有脫離修煉,事情會不會有不一樣的結果。

協助神韻推廣

今年是波蘭時隔7年首次迎來神韻演出。我協同另外兩位同修,在波蘭北部的三連城市群,(通過開車,自行車及步行)參與了發放傳單與海報。事後得知,這在我們地區引起了不錯的反響。

在我們開始推廣活動的第二天,一位同修突然開始經受病業反應——中共病毒(新冠肺炎)。基本到推廣最後階段,演出開始前,他一直沒能參與推廣活動。

當把神韻材料發到三連城市群的酒店、網球俱樂部、旅店、美發店及美容點等眾多場所時,我經常能見到中國人。我當時覺得那是個不錯的跡象。

我們還定制了更多資料來加大推廣力度。

演出開始的最後一個星期天,我們三人進行了快速協同的推廣。其中兩人負責發放材料,另一人來選擇下一地點並兼顧材料發放。我們配合無間,每個人都清楚自己所要做的。

師父在一次對澳洲講法的視頻中說(大意)︰“在你們所做的一切中,關鍵不在與做到什麼程度,是否做的完美。這沒關系。你們听到我說的了。這不重要。關鍵在于你們之間的配合。”

直到2022年8月,我一直在參加荷蘭海邊城市的幾處洪法活動。時常出現在在領事館前及煉功點,更重要的是,幫助了神韻在波蘭的兩場演出,而且這兩場演出都取得了很大成功。

我在2020年夏天高強度學法之後開始整理此交流稿。時隔幾年,我現在對事情有了不同的看法。我覺得當我不精進時,我的路就會變得艱難。我意識到,沒有法的日子就像是迷失了方向。大法給了我無人能給的偉大事物。只有真正的大道修煉才能讓人返本歸真。

謝謝師父和同修听我的交流。

這是我在現有層次的認識,如果有不當之處,還請慈悲指正。

(2022年華沙歐洲法會投稿)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