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點滴小事圓容整體

Print

【圓明網】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們好!

我于一九九六年出國工作,在一九九九年回中國大陸探親時得法。後來因為大陸發生對大法修煉者的迫害,而所在國的工作簽證結束後無法回國,因此于二零零一年來到瑞典。

一、多學法,走出常人狀態,下夜班後直接去真相點

自從師父講法中告訴我們要大力度向中國人講真相後,我就開始利用每天中午時間向中國游客派發真相資料。因為我長期上夜班,下班後回家要小睡一會,當我掙扎著爬起來趕到景點時,常常是游人已經快走光了。每次後悔但每次都突破不了自己,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多年。

在第一年推廣神韻期間,由于長期睡眠不足,導致我經常處于低燒狀態。那一年的神韻結束後我暗下決心,明年可不能再是這個狀態了。期間得到一位挪威同修的幫助,于是我開始嘗試每天學三講法。明慧交流文章中有關同修抄法、背法的體會對我啟發很大,為了使自己盡快突破這種狀態跟上正法程,于是我也開始背法。背著背著就感覺能悟到很多法理,並且感受到師父的加持。

通過大量的學法背法,再去景點時就感覺不那麼困難了,但還是比其他同修遲到很多。于是我下定決心︰干脆下夜班不睡覺直接去景點講真相!正念一出,干擾多年的困魔隨即就逃之夭夭了。現在即使每天少睡一點,我也不再有以前那種昏昏沉沉的感覺了。

二、整體配合,大瘟疫期間照常舉辦反迫害講真相活動

幾年前在有大量中國游客的時候,我們斯德哥爾摩的學員們除了每天都有在市政廳景點重點針對中國游客的講真相活動以外,還有每周一次在市中心的反迫害講真相洪法活動。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席卷全球後,歐洲各國陸續實行了嚴厲的防疫措施,瑞典是歐洲對疫情管制最寬松的國家,我們在斯德哥爾摩市中心的反迫害講真相活動也照常得到了瑞典警局的許可。

雖然中國游客團不見了,但是由于瑞典沒有完全封關,所以這里仍然有來自世界各地的許多游客。從二零二零年六月起,我們在市中心的每周一次面對面反迫害講真相活動增加為每周兩次,主要地點在游客流量最大的錢幣廣場,這里正處于瑞典國會大廈和瑞典王宮之間,不但游客集中,更有許多國會議員、政府官員等政治家們也經常從這里走過,偶爾有人看過我們的活動和真相資料後會告訴我們他是誰,並對我們表示支持。可能會有更多的政治家們只是在靜靜的關注著我們。

這兩年來,我們在斯德哥爾摩市中心的反迫害講真相活動中接觸到了來自世界五十多個國家的有緣人,活動中經常需要三、四位同修同時對不同的游客講真相,並且應接不暇。我切身體會到︰這些眾生都是換個地方來听真相得救度的,我希望他們明白真相後也會把大法的美好和迫害真相傳播到世界各地。

在活動中,我們每個學員都扮演著不同的角色,大家都在默默的圓容著整體。為了在有限的時間內多救人,大家都自覺的提前半小時到場,掛橫幅、擺展板、支桌子,配合越來越默契,用不了幾分鐘就一切準備就緒,然後一部份學員給游客講真相,另一部份學員煉功,我給大家放音樂,大家開始先發正念清場,一起清除一切干擾因素,然後再煉功。

有同修給活動現場拍照,有同修寫明慧報導,不僅把海外的反迫害活動及時報導出去,震懾邪惡,鼓勵還在遭受迫害的大陸同修,喚醒著更多的有緣人,也是給瑞典留下珍貴的歷史記錄。

每次活動前,無論我下夜班後多辛苦也要先學一講法後出門。這樣堅持下來漸漸的感到自己的正念越來越強,也有了迫切救人之心。

師父說︰“神看的不是你的表面,看的是你這個人用心!也不看你的能力,就看你用的心到不到。你的心在不在法上。你在法上,神就幫著你配合。”[1]

這個活動也讓我看到同修的閃光點並找到自己的不足,大家的無私付出都在成就著整體,有同修開車拉展板、桌子、資料等物品;有同修給桌子縫制了一套桌布,讓這個真相桌美觀、整潔;瑞典的雨雪天氣較多,有同修為展板制作了透明的防護雨布,有雨雪的活動過後還會把那些濕漉漉的雨布、桌布、打坐墊子洗淨晾干。學員們也都為這樣的天氣準備好合適的衣服,經常穿著雨衣不受干擾的發正念或煉功,我們遇到的大雨也經常會很快就變成小雨,或很快就雨過天晴了。我們的活動基本上風雨無阻,因為大家都不想失去任何一次講真相救人的機會。

師父也在借著眾生的反饋鼓勵我們,一位曾被中共媒體誤導的香港華裔,看過展板後感慨的說︰“我今天算是明白了,這麼多年你們在世界各地講真相真是令人欽佩,希望更多人和我一樣早日認清中共邪惡。”一位德國公民和學員交談後激動的說︰“我真心的希望迫害早日結束,你們站在這里就是希望!”明白真相的瑞典導游們也成了我們的朋友,經常听到他們主動把大法真相講給他們自己帶的游客。

三、給天梯書店帶去阿拉伯語的《轉法輪》

本地有一位同修多年前把《轉法輪》翻譯成阿拉伯語,並且出版發行。在大瘟疫前,我曾借去紐約參加法會的機會給美國的天梯書店帶去一大包阿拉伯語版的《轉法輪》,他們非常高興,因為那時他們還沒有阿拉伯語的大法書,而阿拉伯語也是一個比較大的語種,這正是他們需要的。

在今年的歐洲法會前,我從另一位同修那里又得到幾十本阿拉伯語版的《轉法輪》,我想借法會的機會再把這些《轉法輪》帶給法國的天梯書店,我聯系了法國天梯書店的負責人後,她也很高興,因為法國的天梯書店也沒有這個語種的大法書。

這幾十本阿拉伯語《轉法輪》的《論語》還是舊的,我請一位同修幫我把阿拉伯語的新《論語》列印出來,我給一本本的換上粘貼好。

因書的數量比較多,我特意用一個大行李箱把所有的書都裝去。在去波蘭參加歐洲法會時,在原訂的機票基礎上又額外加錢支付了一件托運行李。從法會回來時,我又用這個行李箱裝滿了不同語種的真相傳單帶回斯德哥爾摩,供我們每周的反迫害講真相所用。

師父說︰“你覺的哪方面不完善,你把它做完善,這才是了不起的,這才是神願意看到的,這才是修煉人應該做的。”[2]

我切身感受到,當我念正時,時刻想到整體時,一切都被安排的恰到好處。

四、跟上正法程

大瘟疫爆發的高峰期,許多人居家辦公,這給我們面對面救人增加了難度,我也感到了時間的緊迫,除了每周兩次反迫害講真相活動外,我們斯德哥爾摩的學員決定把解體中共(END CCP)傳單直接發放到當地人的信箱中。周圍同修的辛勤付出及正念之舉激勵著我,我經常是下夜班後顧不上回家休息,就跟車去發信箱。雖然很辛苦,但我悟到勞其筋骨也是修煉不可或缺的一部份,也就不覺是苦了。不到一年的時間,我們大約派發出去了三十五萬份解體中共的傳單,不止在斯德哥爾摩,還派發到了瑞典的許多偏遠地區和一些沒有大法弟子的小城市。真希望那里的眾生在獲得真相後能夠正確地擺放自己的位置,從而被大法所救度。

在波蘭的歐洲法會最後一天,我有幸參加了退黨中心的交流,對END CCP有了更深的理解,明白了“打倒中共惡魔”主要是救度西方人的,他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具有同樣法力。我悟到︰這是在配合當前天象的變化,是正法洪勢完全到達人類這個空間之前的這段過渡期大法弟子要做的事情,是在大難來臨前大法弟子在與共產邪靈搶人救人。天滅中共時讓人能明白真相拒絕中共從而得救,所以我們利用一切機會叫醒眾生是我們的責任。

回首二十多年修煉的路,每當我在修煉上取得一點小小的步時,師父就鼓勵我,在我的工作單位開了上百朵優曇婆羅花。

以上是我的一點修煉體會,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2022年北歐法會發言稿)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