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 輾轉多年 喜得大法

Print

【圓明網】我的名字叫 Dan。我生長在一個有父母和4個兄弟的家庭。我的父母為了我們四兄弟的食物、住房、和學業而忙碌著。在學校里,我們學是︰大自然的一切都被一個不變的規律所控制;自然界是在怕死的掙扎中發展起來的;那些勝利者和能生存下來的人才是最強、最精明、最美好、最能干和最聰明的;人類也是一樣,人是智慧稍微多一些的猴子,生來死去。

我原以為幸福是從比賽、競爭、掙錢和購物中得到的。它是短暫的,所以需要不斷地奮斗。在學校,我們要考試,學會要比我好他不好,爭先當個精明人。那種生活很艱難。由于受人類社會種那種對女孩和異性的觀念的影響,使我在這方面麻煩很多,因為我對自己、對女朋友的外貌和為人要求很高。這就是我對生活的理解;美和強就是幸福。

假如我曾想過人生的意義,那只是非常短的一瞬間。一旦有什麼不安的思慮出現,我就試著干些什麼或吃些什麼,使自己平靜下來。沒有人講過人生的真正意義和受苦的原因。我們以為︰受苦是不好的、免疫力差是疾病的根源,所以要種疫苗;細菌和病毒來自他人和自然界;只有注意飲食、吃藥和鍛煉,你的身體才能抵抗得住。把困難留給別人是精明的辦法。然而,我為什麼要有一個人體,有五官來感知大自然,活在世上,高興、悲哀,發現,組織家庭,生兒育女,病,甚至遭受意外事故,失去朋友,生氣,憂郁,害怕,妒嫉和最後死去?為什麼呢?除了李老師,沒有人能講清為什麼和如何解決人生的最大難題-苦。

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我接觸到法輪大法,這一偉大、神聖的法門,並參加了9天的學習班。在此之前,我听說過法輪功。但那時我正在學其它功法,而且听別人說法輪功有點象宗教。我得到了第二次機會。在隨後的兩個星期,我全力以赴地把法輪功和其它的功法進行了比較。我發現法輪大法更公開、更博大和更精深。我學了動作,參加了煉功並放棄了以前的功法。

讀了幾本老師的書後,我發現和體悟到,在更高層次上看,我以前所學的理論都是錯誤的。它們都是建立在不科學和錯誤的基點上的。我明白了宇宙和大自然其實是非常友善的,充滿了慈悲。這種奇妙的靈體創造了所有我們看得見和看不見的一切。它不毀壞我們,而是在幫助我們。我們也是由它造的。如果我要學會傾听內在的本源,那他會幫我返回去。但是,我還沒學會往內找,總是向外求。

我現在明白了,我們之所以生活在地球上,是因為我們的無知、我們的欲望和對名、利、情、物質、人、性的執著心。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是給人造的。這里就象一所相互作用的學校,有機會了解宇宙和我們自己。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一代接著一代,我們有這樣的機會。但是,如果我們不從錯誤中吸取教訓,不把心中的壞東西去掉,那麼我們就面臨著消亡。

得到法輪大法後,由于我太高興了,就生出了歡喜心,把法理解錯了並導致我做錯了一些事。我總是試圖說服別人煉法輪功,而不考慮他們願意不願意听。現在我不這樣做了。我明白了老師說的︰“你不想修了,誰也不能強制你去修,那等于是在干壞事。誰能強制你轉變你的心呢?”我還曾自己找過苦吃。無形中,自己安排了修煉的路,去找難受。

開始修煉時,我渾身痛,出汗發冷。在工作中,我也感到很艱難,覺得別人都很討厭,對美餐和甜食的執著愈來愈強。思想中反映出︰算了,別煉功了!別讀書了!甚至有時想罵人,想有關老師、大法和他人不好的事。幸虧有大法,我才區分開了那不是我,是思想業在作怪。從中,我學到了許多東西。我想,這些思想業一定是很頑固的,它們反復多次出現,想向我說些什麼,不甘心棄我而去。但是,我堅持學法,我的心越來越堅定。我學會了辨別思想中的好與壞。大法在我的身心中變得越來越強大。

如今,我在工作中感到輕松愉快,身體充滿活力,看別人的優點多了,心也比以前平靜了。當我見到別人和讀法時,那些舊的壞思想時而還會出現,評價著別人和我自己。老師在“精進要旨”中說︰“他們總是和人比,和他們自己的過去比,而卻不能根法的各個層次的要求來衡量自己。”在“轉法輪”中老師說︰“…你好啊,他不好啊,你修煉的好啊,他修煉的不好啊,這些本身就是矛盾。咱就說一般的,我要干什麼干什麼,現在這些事該怎麼做怎麼做,可能無意中就傷了誰。”老師還說“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

我向別人弘法時,我感到四肢和內心象棉花一樣,思想也很純淨。在煉功點上煉功時,我常感到善與惡在我身體里越來越清楚。煉功後,我有時感到體內涼嗖嗖的。有時我有一種很大的慈悲感。這種感覺使我的痛苦和思想都消失了或者都不重要了。當我看別人煉功時,有時我感到既高興又悲傷。

我在瑞典是個輔導員,幫助別人得法和組織煉功學法。我把幾乎全部的業余時間用在弘法和翻譯老師的書上。通過弘法,我意識到得法是很不容易的。在人的思想中和社會中存在這許多干擾的因素。而我們在不斷地得到幫助。

回首看看自己的一生,似乎我所經歷的一切都是為了得法和弘法的而準備的。以前長時間的奮斗使我被常人知識和觀念污染,甚至大部分都是錯誤的。感謝大法使我明白了當今所產生的障礙。我希望我能用我在這地球上的全部的時間修煉和幫人了解大法,破除這些障礙。我認為沒有什麼比返本歸真和幫人了解生命的意義更重要的了。

對我來說,老師說的︰“做一個一心為了別人的人”的話,就是我的回家之路。當我能無償的給予,有一顆清靜心時,我才能放棄自私的心理。只有那時,我才能將我得到的禮物展現出來。談到給予,我給大家講這樣一件事︰兩個月前,在我等火車時,我遇到一位以前的相識。我想走上前去向她介紹法輪功,但她突然把頭扭過去,不願打招呼。我的思想中出現了遲疑和恐懼。此刻,一位素不相識的、10歲左右的小女孩向我走來。她遞過一包糖,問我要不要。她眼里閃爍出來的純真和善意打動了我的心。我已經得到了宇宙最珍貴的大法,但我卻猶豫;不能把法傳給一個我認識的人。而這個小女孩卻能毫不猶豫地把她所擁有的東西送給一個陌生人。這對我觸動太大了。我感到後悔和內疚的同時,也感到一股力量,下次決不猶豫。這個教訓使我又向自由邁進一步。

日常生活和他人都有助于我成為一個真實、善良和能忍的人,和有助于我去掉身心中的苦難。我不再允許不好的思想和情緒毒害我。在書中老師說︰“…人為什麼能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于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我認識到,如果我不跟著感覺走,保持一顆平靜的心,走出情和觀念,提高心性,那麼我會更深的理解法和更好的幫助別人。

在我看書時,我有時感到心中有更深的理解,產生了一種強烈的弘法願望。遺憾的是,我執著別人將會如何看我,我被這種的怕阻擋了,甚還與別人和與自己以前比。然而,現在我已經意識到我要與法,與真、善、忍比,踫到矛盾要向內找。

在修煉中,每次我對感到自己滿足和驕傲時,總會馬上就會出現一些關
和難,使我重歸正軌。我體驗到歡喜心對修煉起反作用。我不應自滿,我要堅信大法,不斷精進。

在今年紐約的法會上,老師說︰如果你放下心來修煉,我保證你圓滿。在高層次上看,放下生死就是神。“大道至簡至易。”听到這些,我感到修煉又容易又很難。但是,如果我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堅信自己能修成,我就會功成圓滿。在一篇經文中,老師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我要努力去忍,修這顆心,我還要幫助別人得法。最後,我希望所有的同修們功成圓滿。

謝謝大家。

(1999年巴黎歐洲法會發言稿)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