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圓明網
2002年歐洲法會

法輪大法使我感到詳和美好

【圓明網】大家好!我叫漢森,來自黎巴嫩。我生長在一個宗教家庭里。當我向家人問起有關宗教的事時,他們的回答使我總感到不對勁。我一直感到我不屬于這個家庭,拒絕隨著他們一起祈拜。所以,我是家里唯一的一個被趕出來的人。

當基督派與穆斯林的內戰在黎巴嫩爆發時,我曾親眼看到了雙方是如何折磨戰俘。在這種情況下,我開始信仰共產主義。

十年前,我被迫離開我的祖國移居瑞典。在這里,我以為人只活一次,要抓緊享受,所以我整天混日子、行樂、抽煙、喝酒、追女人和用毒品。有幾次我感到一切都結束了,象是從一場大夢中醒來。我問自己︰生活、生命的意義是什麼?為什麼我們要活著?問題沒有得到解答,我對地球上的許多事情難以理解,如︰狂熱、戰爭、饑餓、疾病、自然災害、同性戀、惡人等等,等等。所有的人都在非常忙碌著,都想去得、去擁有,都考慮自己如何過得更好。時光飛快地流逝著。人們是跟不上它的。我不禁要問,這世界要往哪發展?是什麼控制著世界?但是,我找不到解釋與答案。

去年十月我拜訪了一位剛從中國回來的朋友。她從中國帶回來一本書。我問是什麼書,她說是“轉法輪”。我問這是關于什麼的?她回答說︰你不要問了。即使我跟你講,你也不會相信的。她又說︰你抽煙、喝酒、追女人,都不能自拔了。然而,我仍然對此書很感興趣。我開始听她講,並越來越感興趣。我說︰你教我練功吧!她說︰現在對你來說還不到時候,你還抱著很多東西不放。我想這是她在試探我。

幾天後,我們開始一起練功。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她、她丈夫以及我都感到肚子里有氣,開始排氣。我連續好幾天晝夜地排氣。房間里的味道可怕極了。這種現象以前從未出現過。我問她到底是怎麼回事?她說︰這是件好事。她希望我能多讀“轉法輪”,從而能明白這意味著什麼。

12月份,我把家里的所有煙酒都扔了。斷絕與所有女人的來往。我跟著錄像帶練功。一月份,我得到了“轉法輪”一書,開始用大量的時間讀書。同時,我感到這不是一本普通的書,而是一本聖書。

我越讀越想知道的更多。我要成為一個真修弟子,提高心性,按照真、善、忍做事。但是,和常人生活在一起,不是容易的。有時感到退步了。但每次都能找回正路,繼續前進。我決定要去掉所有人的執著,在修煉中精進。道路是漫長和艱苦的,但考慮到將來修成能得正果,所以還是輕松的。我在打坐中腿很疼。我知道這是在消業,欠的債必須要還。

二月份煉功期間,我咳嗽了一個月,出汗。那不是普通的汗,而是像油一樣。另外我發燒達41度。盡管我認識不少在醫院工作的人,家里也有不少的藥,但我卻從未想過去醫院和服藥。我知道這是在消業。我想︰李老師已經為我消去了很多業力,這點難受不算什麼。

我已得到了大法,宇宙的真理,所以人世間的一切都太小、太微不足道。我已修煉七個月了。對我來說,每天都是新的一天。我視自己為真修弟子。我不能沒有大法。我按照大法去做,不斷提高自己的心性。

七個月的時間不算長,但對我來說,發生了許多變化。許多次當我打開錄音機煉功時,淚水會突然落下。現在有時還這樣。一天我做夢想要抽煙,但卻生氣地將煙扔掉了。我現在是個修煉的人。一天回家的路上經過樹林時,我看到了李老師的背影及法輪在眼里轉動。

我知道修煉的路是漫長和艱苦的。然而,什麼也擋不住我。我要始終記住李老師說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

(1999年巴黎歐洲法會發言稿)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