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我的修煉之路

Print
【圓明網】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兩年前的一天,我到易普斯赤(Ipswich)去看望祖父祖母。市中心有一個大書店。那時我正在尋找介紹一種新的生活觀的書。我來到這個書店,在思維,生命,精神的欄目中,當瀏覽書名時,一本書落到我的腳邊,書名叫“生命的輪-談瀕死”我想應該要這本書。這一定是天意。我又一轉身,一本藍皮金字的書出現在眼前,吸引了我全部注意力,書名“轉法輪”作者李洪志,順手一翻,“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這一定是中國古老的科學,我心說。于是我夾著這兩本書到了收款台,買回家。我可以告訴你,從那時起,我再也沒有讀過其他書,因為“轉法輪”回答了我所有問題,並明顯地改變了我的生活觀。

在修煉的初期,從一個稍高一點的基點看自己,覺得清楚地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才能成為大法弟子,覺得自己能夠做到。然而,在實踐中我的修煉進程曾被阻礙,我覺得我的進步並不象想得那樣快。原因是我當時只了解一點法,並總是用自己形成的常人觀念去想怎樣去執著心。這就象要洗去手上的墨汁,只用水洗,效果很小而且很困難。

對我的提高來說,關鍵是學法,讀“轉法輪”越多,對法的理解就越深,就能同化相應層次的法,這樣才能暴露和清除一切邪惡。這就象用高功能洗滌劑洗墨汁,即高效又省力。我現在能保持較好的心態,一旦做大法工作時自己能領略出較高層次的法理。後來我的進步快了,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歡樂充滿我身體的每個細胞。師父說︰“不知道高層次中的法就沒有法修。沒有向內去修,不修煉心性不長功。就這兩個原因。”(英文轉法輪37頁)

後來在我修煉中和提高有關的是當我在倫敦中國大使館前,我悟到了一個在我修煉中的重要因素,就是當我隱藏一個非常根深蒂固的執著心的時候,師父用一切方法暴露它,我可以告訴你,你會感覺很不舒服。

師父說︰“當你心里為什麼事過不去的時候那不是執著心造成的嗎?”(英文“精進要旨”35頁)。當時我們收到俄羅斯弟子傳來的消息說邪惡之首非常虛弱,我們就每半小時發一次正念。過了些時候,發正念時我感覺越來越難受,而且還影響到發正念的純淨心態,結束的前幾分鐘,我就停了下來。就在這個時候,一位中國同修問我︰“你為什麼停下來?”不管這個直截了當的發問正確與否,使我感到非常不舒服。這給了我一個向內找的機會,我看到自己的自負心理,總想建立自己是精進弟子的形象。

那個簡單的發問暴露了我的根本執著,使我意識到我沒有把法放在第一位,而總是習慣成自然地把自己的形象,自尊放在首位。感謝師尊教誨,使我能發現自己的自負心理,這個執著心一直阻礙我的進步與提高。從這件事以後,我的思想發生了很大轉變,能夠把法擺在第一位,感到容易擺脫日常干擾,並能主動清除而不是消極忍受。這使我更精進地走自己的路,因為我更強烈地感觸到宇宙特性真善忍,這個感覺是那樣的美好。

通過和中國同修在一起,我能有這個機會提高,但和西方學員在一起,也許就沒有這樣的機會,因為在西方學員中容易滿足自己的自負心理,在中國學員環境中較難隱藏我的這個執著。所以我必須把自己溶熔于法中,這也有助于所在的環境,因為我按照法做,不是按照自己的觀念去做。師尊說︰“ 做得好的就會改變自己周圍的環境,做得差的也會使自己周圍的環境隨心而變化。”(2002年7月22日在華盛頓講法第2頁)

還有一個關于中國同修給我幫助的事例。他對我說每個學員都能做到雙盤。一周前他給我講了一個故事︰一個學員用一塊大石頭壓腿坐成雙盤蓮花坐姿,堅持了7個小時,期間他讀“轉法輪”的這句話︰“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英文轉法輪第380頁)。為了證實這是不可能的,我也坐下來,兩個膝蓋翹得挺高,我就用力壓,沒想到5分鐘之內,奇跡發生了,我居然也雙盤上了。

這向我表明你承受多少你將得到多少,也使我加倍努力,因為任何事都是可能的,大法無邊。于是我面帶笑容盤坐在那里,他讀了一句“轉法輪”中的話︰“柳暗花明又一村”(英文轉法輪第380頁)。我想如果我們大家都能以法為大,把自己溶熔于法中,我們整體就能大步提高,因為創建這樣一個環境,學員能夠敞開心懷,真正互相幫助,大踏步前進。

由于倫敦中國大使館前面是最靠近使館背後邪惡因素的地方,所以那兒是發正念的好地方。由于我受到非常大的干擾,所以這對我也要求更高。一個例子是,車的尾氣象滾滾巨浪涌進我的嘴和肺,就象一根管子安裝在我的嘴和車之間。時間也被邪惡操縱著,我經常感覺自己在那兒已經坐了半個小時了,可才過去五分鐘,使我不得不問我的表是不是停了。還有,當我的腿和背劇烈疼痛時,也影響我的正念,我處理的方法是多煉兩遍功這樣我的正念就變得更強大。這對我在講真相和發真相傳單時行得更正也有幫助。如果我通過學習《轉法輪》有效地調整自己並達到平靜的狀態,我就能使自己更好地處理任何干擾,因為我的心性已經提高了。因此,在使館前發正念幫助我迅速提高。

感謝其他同修的努力,使我能到冰島去。這個經歷使我意識到正法的重要性。想到冰島,我簡直不知用什麼語言來表達這個具有歷史意義的時刻給我的感觸。我想寫的每一件事情都不能準確表達出我在冰島所經歷的一切。我不想再詳細講這些,我只想用我的誠心對大家說︰“功修有路心為徑,大法無邊苦作舟”。

冰島和中國大使館是大法設的舞台,在那里我可以從人中走出來,實現我神的一面,真正的助師正法。使我建立了一個基礎,從中能提高和運用我的技能更深程度的助師正法,並是我滿足,因為我知道還有好多人在等待著真、善、忍。

謝謝大家。

(2002年歐洲法會發言稿,哥本哈根,2002年9月22日)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