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執著(譯文)

Print

【圓明網】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們好!

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自己所存在的一個問題。那就是,長期以來我很執著于其他人的意見、觀點。我還記得在修煉之前,單單听到他人表述自己在某件事情上的立場,或看到一個簡單的評論,或只是讀一下報紙上的觀點就能使我感覺不穩。

過去我想盡最大可能使其他人認同我的想法和信仰。對于其他人的評斷和理解我通常會很不贊同,我和其他人之間的不協調也會使我感到害怕。對此我有兩種解決方案。一種是試圖強制自己贊同其他人的觀點,但這樣會導致我偏離真實的自己,顛覆自我,也是一種不尊重自己的表現。

另一種處理方法是說服他人︰她是不對的,並且她應該和我一樣看問題。這種方法通常會導致沖突,也會造成傷害。漸漸的,我學會了包容他人的信仰和想法,因為我知道每個人都是一個不同的生命。我越來越能在和我持有不同意見的人面前保持冷靜,我甚至對他人多樣性的視角變的饒有興趣。

但當我開始修煉時這一執著又回來了。雖然能夠傾听常人不同的意見和想法,但同修的想法使我再次感到不穩。在修煉之前我的解決方案比較簡單 —— 你有你的觀點,我有我的觀點,我們可以和平共處。但如果是同修的話就會有一個新問題 —— 他們是有法的。這一情況很容易使我再次感到畏懼。

這使我更難認同︰你的理解與我的理解都是可以的。但如果是因為他修煉得好一些,他是對的那將會怎樣呢?如果僅有一方是對的,而我不贊同的話是否會下到地獄?這一新的看法使我很痛苦,內心焦慮不堪。我還是不能說服自己去接納別人的理解,不去回到解決問題的老路 —— 強迫其他人同意自己的觀點。

這一困擾通常是周期性的來來回回——有時我能較好的處理接納信仰的不同,但有時會感到某些人的想法會植入我的腦中並折磨我很長時間,特別是當我們在某個問題上的理解截然不同時。因為我贊同自由和多樣性,所以說服他人贊同自己的觀點顯得有些不合情理。而另一方面,如果長期和自己的價值觀保持對立那是非常痛苦的。

斯特拉斯堡(Strasburg)之旅使我對自己的這個執著有了新的認識。來自不同國家的同修來到這個城市向歐洲議會議員講述真相。我們當時住在一個旅社。這麼多不同的文化匯集在一起很容易造成不同沖突。

我們在商討如何向歐議會議員講述真相時,一位英國男同修告訴我,當約見別人時,你要為佔用她的時間而道歉。我嘗試采用他的建議,但這種建立關系的形式有些過于謙卑,並不是我的風格。他們安排我和一位華人女同修合作。當我們一起講真相時,她表示我的聲音太響亮了,我說話時應該小聲兒一點,這讓我想到了“謙卑”的做事方式。我內心覺得我們是在做最重要的事情,我們應該表現的直白自然一些。並且我在那種狀態下才能有最佳表現。

到了晚上我們大家聚在一起學法並交流了我們的想法。听聞那樣多和我立場不同的理解和觀點使我感到很疲憊。但最好的還在後頭。有一時刻,一位華人同修站起來交流了他在議會大廈前的煉功場地是如何做的。我記不太清他是誰了,但我記得當時他提到,他如果做了某事有人會不高興,他如果不那樣做的話另外一人又會不高興。他不知如果使所有人都滿意,現在又發現兩方都變的不滿意了。我當時感覺這非常好笑。這讓我認識到,我們無法取悅所有人,我們要相信自己的理解以及由此而來的結果。

交流會的最後,一位來自希臘的高個同修起來發言。他說的正是我所看到的那個問題。他提到我們做事時有些過于膽怯了。我們正在做的是宇宙中最重要的事情,但我們表現出來的卻是膽怯和無謂的謹慎。在他看來,我們不夠坦率,而且做事時缺少自信。他的觀點和大家之前的看法有些對立,但他的交流以及站起來交流的勇氣使我印象深刻。這讓我看到,我們可以持有並保留自己的觀點,並且我們有能力在保留自己觀點的同時接納周圍存在的其它不同觀點。到第二天,我在講真相時顯得更坦率、自信也更像真正的自己了,真相講的也更加順利了。

在修煉之初,我在潛意識里認為,隨著我們的修煉,學員間不同的見解會慢慢消失。我們最終會擁有同樣的世界觀及理解問題的方式。但隨著時間的流逝,我更認為每個人會悟到自己的真理,自己對法的理解。這使我內心更加平靜,也更能尊重每個人的觀點。

記得2016年師父在紐約針對歐洲學員的會議上曾講過一段話,在我理解來看,師父說的大致是我們作為大法弟子和曾經的王,我們應該‘包容’其它的見解,我們應該能夠傾听其它多數情況下和我們對立的觀點。”在師父的一篇文章中,文章具體題目和日期我有些記不太清了,也提到,我理解的大概意思是,我們修煉不能表面認同他人的見解或理念,你的見解應該是來自你自己的。

感謝那些活動。通過學習有關講法,我能輕松的對待和我認識不同的其它見解了。同時,我也能越來越平和地傾听他人不同的觀點了。雖然在那種情況下我還是不能時刻保持冷靜,但我會朝那方面去努力。當我成功的那一刻我會感到滿足、平靜、高興。交流稿的最後我想引用《轉法輪》第九講的一段話“你要自己去修,自己去悟”。這段話對我來說是一個鼓勵,使我更有理由相信自己的理解。

謝謝師父,謝謝各位同修!

(2017年歐洲法會投稿)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