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真我,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譯文)

Print

【圓明網】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好!

從1998年開始修煉大法以來,我總會在煉功時想一些事情。但我知道師父曾在《轉法輪》中提到,煉功時?最好是什麼也不想?。最開始我對此不太在意,並且習慣了這樣的做法。

我一直以來都很喜歡煉功。心靜時,我會頭腦清晰,甚至能想到如何去解決大法工作或日常生活中遇到的一些問題。但事實上,當時我那種狀態很像師父在《轉法輪》中提到的“不自覺的在練邪法”。有時我甚至會在煉靜功時睡過去,或者在發正念、學法時走神。有的時候,我甚至會在發正念時想其它事情。

後來我意識到自己太關注日常生活了,甚至在完成師父交代的三件事時,也經常受到觀念的左右,而不是把個人修煉和盡快返本歸真當作最重要的事情。正如師父在《轉法輪(卷二)》中提到的︰“你自己是先天的自己,他是不變的。但人認識事物往往容易形成一種觀念,而這種觀念就不是自己??這個觀念還不只左右人的一生,它要一直左右下去。什麼時候發生改變了,什麼時候去掉。否則,它一直左右下去。”

通過反復閱讀師父這些講法後我才明白,很多時候我都把觀念當成了自己。這些觀念深深植入我的骨子里,讓我沒有辦法把執著心、常人觀念和真正的我自己區分開來。事實上,如果我們人的觀念很強,那再怎麼講真相、發正念、大量學法、悟到一些事情,或者甚至能對法理侃侃而談,那也是不夠的。

最近幾年,我感到自己一直沒有進步,我就像待在一個透明的殼,透過這層透明的殼來觀察外面的世界,但卻沒有真正的破殼而出。這層由觀念形成的殼盡管幫我理解了一些法理,但它也在阻擋我精修煉和快速突破層次。要想精和快速突破層次,就得“發生改變”,破除這層殼。正如師父說的︰“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精要旨》中的《警言》)。

我們知道,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應該相信大法,按照大法的標準來生活,每一念都應該符合大法。我們應該時刻以真善忍的最高標準來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並保持強大的正念。雖然我們經常談到這些,但我在生活中卻沒有真正去實踐。

我覺得想要”改變人的理“,走出這層由觀念形成的殼,最關鍵的就是要放下最強烈的人心之一--生死觀念。我覺得這個觀念像“鐵門”(《轉法輪》)一樣,把人和神間隔開了。其實,常人的生死觀念與我們無關。師父曾經說過︰“你整個的生命由最微觀的粒子到表面的粒子同時構成了你,所以你的生命不僅是簡簡單單的表面的細胞這麼一層。對于人的生命來講,表面這點只是去掉了一層表皮而已,轉生時又會換新的表皮,可真正的你不可能被土埋上之後爛掉。那土不會解體原子,甚至于分子它也解體不了。”(《什麼是大法弟子》)

我覺得只有超越人的生死觀念,才能真正走上返本歸真的修煉道路。跨過了這扇門以後,我想我們就能更輕易的放棄其它觀念和舊勢力加在我們意念中的不純淨思想。因為舊勢力為每個大法弟子都很可笑的安排了一整套修煉細節,甚至是我們的思想。師父說︰“甚至于每個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你甚至于思考的一個問題都不是簡單的。將來你們看,都是安排的相當細密,不是我安排的,是這些舊的勢力安排的。”(《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2001年)。

師父還說︰“當然了舊勢力所有安排的這一切我們都不承認,我這個師父不承認,大法弟子當然也都不承認??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師父還說︰“舊勢力,你只能是不承認它。它們安排這套系統,你動不了。師父能動,也不能動,因為到了今天這一步,一毀就全都毀了,所有的一切都毀了。”(《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由于人類社會的一切都是被舊勢力安排的,一直到每件事,每個動作和每句話,所以能意識到這些,修煉自己的言行和思想就很重要。不斷地發現自己身上不好的行為和思想,不斷精實修,排除這些不好的行為和思想,我們才能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不斷變好,提升自己。

以前,每當我想起《轉法輪》中的“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這句話時,我會強迫自己去放棄各種執著心的外在表現。盡量不去做一些事,不采用某些行為方式。但當我以為自己已經去掉了一種執著心,已經翻過了這一頁時,經常發現同樣的執著心很快又回來了。因為我去除的只是它的外在表現行為方式,而沒有去關注導致這種行為的思想來源。

我終于明白不應該避免某些行為,而是應該不動念--把它從我的頭腦中排除出去。因為思想也是一種物質的存在,是舊勢力加在我們身上的一種物質。生氣、自滿和色心,都是“不好的思想,不好的物質”(《轉法輪》),它們會導致由舊勢力安排的各種執著心。我們應該立刻否定和排斥這些想法。

師父說︰“首先你得把不好的思想修掉它,你能夠去掉那些不好的東西是因為你不承認它是你,這是至關重要的??用大法衡量嘛,所有不好的思想其實都不是你。你能夠做到這一點也就分清了︰噢,這個思想不好,應該消下去,去掉它,我不應該這樣去想。這本身就是在消嘛??壞思想在逐漸的一層一層的去掉。但是你們要听明白了。”(《美國西部法會講法》,1999年)

舊勢力給每個大法弟子都進行了復雜的安排,如果我們的思想不符合大法,就有可能順著舊勢力安排的方式去思考。如果我們不用大法去對照自己的思想,就不可能把真我和被舊勢力安排的觀念區分開來。不過,當我們的思想符合大法時,就能去除這些觀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明白了一思一念的重要性之後,我開始對此加以注意。而且我注意到,在我心不靜時,產生的第一念很可能是來自人的觀念和舊勢力強加的干擾。師父告訴我們︰“通常心很靜的表現是面對很多干擾都很靜,沒有常人那個激動、不平等???(《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這說明無論何時我們都應該保持心靜如水,這非常重要,因為這樣我才能意識到我的思想是否符合大法,是來自真我還是其它因素。如果這個思想不好,應該立刻就清除它,立刻擺脫它。

如果不能時刻做到這一點,我們每天可以在睡前回憶一下自己當天的經歷。當我們發現白天如果有言行不符合大法,符合了舊勢力的安排,我們應該加以關注,下次清除。

最後,我想借師尊的詩《實修》來結束我的心得︰
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
(《洪吟》中的《實修》)

我悟到,“事事對照”還意味著用法來對照我們自己的思想和行為。經過不斷的思考和歸正,每天我們都可以越來越同化大法,越來越符合宇宙的特性。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

(2017歐洲法會投稿)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