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圓明網
中共迫害手段

屢遭迫害 貴州遵義市高國元又被秘密關押

【圓明網】貴州省遵義市法輪功學員高國元先生二零二一年六月被綁架,至今已被秘密關押迫害了三個月。這是他今年第二次被綁架迫害。

高國元先生,四十九歲,遵義市播州區(原遵義縣)龍坑鎮金古村人,修煉法輪功後,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後,高國元多次被綁架、非法關押,在勞教所、看守所、洗腦班遭受迫害。

一、在貴州中八勞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高國元堅持信仰,被劫持到貴州省陽中八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期間,無數次被關禁閉室、單控室,經常遭到惡警以及吸毒犯毒打。二零零四年五月,惡警鄭偉、雲常春指使吸毒犯郭林、仁洪江等將高國元拖進單控室進行暴打,高國元被打昏死後又用冷水潑醒。高國元被打的體無完膚,數月不能行走,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吸毒犯還逼迫他吃屎喝尿。三年非法勞教期滿,高國元走出中八勞教所。

酷刑演示︰暴打

二、在廣東東莞看守所、三水勞教所遭受迫害

高國元走出中八勞教所後,迫于生計與妻子來到廣州打工。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日,高國元在東莞市萬江被惡警綁架,非法關押在東莞市看守所。他的妻子被迫把七歲的大孩子獨自放在家里,背著出生僅四十二天的孩子前去要人;烈日下,她背著孩子奔波在公安局和看守所之間,耗時近一個月的時間,才在九月三十日見到丈夫;此時高國元瘦得皮包骨頭,兩只手戴著手銬,手上受傷纏著紗布,憔悴不堪。高國元每天被看守所強迫干十多個小時的奴工,還吃不飽,被迫去撿別人吃剩下的飯食。

示意圖︰中共監獄中的奴工迫害

高國元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後,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六日被劫入廣東三水勞教所。在三水勞教所,高國元因不放棄信仰被關小號,長期被多個惡警高密度的圍攻、打罵、電擊、銬手腳等酷刑折磨,同時要他在半夜二點半後沖涼睡覺,早晨六點半起床;後來又要他在凌晨四點後沖涼睡覺,早上六點起床;最後是一分一秒都不給睡了。惡警郭保思對高國元說︰在不給你睡的情況下,你能挺過十五天就放過你。十五天後,郭保思繼續不給高國元睡覺時間;又過了幾天,郭保思還拿著電棍和手銬到二零七倉去折磨他。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四日,高國元被放回家。

中共酷刑刑具︰手銬腳鐐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二日,在高國元在三水勞教所被迫害期間,身患殘疾的姐姐高其英(姐弟倆自幼父母雙亡,相依為命長大。高其英于二零零零年喜得大法)被警察入室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三年,在貴州羊艾監獄遭受迫害,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一日被迫害致死,年僅四十歲。

三、在貴陽爛泥溝洗腦班遭受迫害

二零一零年十月,外出打工的高國元回到龍坑鎮的家中看望妻兒。“610”與當地居委會串通,謊稱給他姐姐的孩子辦低保,騙他去居委會。高國元剛剛趕到居委會就被綁架走,後被劫持到貴陽爛泥溝洗腦班非法關押迫害了三個月。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三日,高國元從洗腦班回家後,被要求定時給龍坑派出所和社區主任打電話,隨時報告自己的行蹤。再次外出打工後高國元再也不敢踏入家門。

四、在廣東東莞牛山看守所遭受迫害

高國元的妻子在龍坑鎮上開一間小照相館維持生計,當地派出所,居委會三天兩頭騷擾監視,還經常打听高國元的情況。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幾十個武警和便衣突然闖進照相館里實施抄家,搶走了用來做生意的三台電腦。高國元的妻子不服,找到龍坑派出所理論,想要回電腦,派出所稱電腦不見了,拒絕歸還。警察還將她死死綁在老虎凳上至深夜。當天高國元的岳父在家中悲憤而死。

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高國元從廣州跑業務回到東莞被警察綁架,六月五日被劫往東莞牛山看守所,一個多月高國元被迫害的骨瘦如柴。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