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羅馬尼亞學員在黑海沿岸城市講真相

    二零二二年八月十一日至十六日,羅馬尼亞學員在黑海沿岸的北伊芙利亞、南伊芙利亞和瑪瑪亞等黑海沿岸城市,舉辦弘法講真相活動。過往的游客,有的觀看學員演示功法;有的閱讀真相展板;有的了解真相後,在反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征簽冊上簽名;也有的現場學功。
  • 挪威法輪功學員集市日救人忙

    法輪功學員祥和慈悲的風貌吸引著人們,他們紛紛接過法輪功的傳單。經過了疫情肆虐全球的兩年,人們對能使身心健康的法輪功額外感興趣。不到三個小時,近千份傳單就發完了。法輪功學員的參與,為本屆集市日增添了靚麗的一景。
  • 芬蘭學員國會大廈前講真相 政要民眾支持

    他說︰“所有這些都是很美好的。法輪功所講的這些價值觀,我非常認同。正如我們基督教會用到愛的詞去形容。我真的很感激任何使人平和和促進良好價值觀的東西。”他呼吁國際社會對法輪功更多的關注。”我會為中國人祈禱,增加他們的勇氣和運氣。”
  • 斯洛伐克︰修去妒嫉心

  • 波蘭︰一條回家的路

  • 烏克蘭︰在戰爭中向世人講真相

    我買了大法的書並把他們送給我以前的同事,我的孩子們也讀了《轉法輪》。但是對于結果的追求並不會總是很成功,有些人讀了書,有些人則是在我追問之後才讀,我沒有參與任何大法的項目,但是我總是發放不同語種的大法的材料,我把救人當作我自己的項目,我知道所有我遇到的人都是我需要救的人
  • 西班牙︰與同修交流的重要性

    作為修煉人,我們很容易在別人身上看到我們需要提高的映照。我立刻明白,他的處境反映了我的妒忌。實際上,它不是我們真實自我的一部分。所以我從法上跟他分享了我因為妒忌心而犯的一些錯誤。它如何傷害了我以及我如何試圖消除它
  • 荷蘭︰對怕心的執著

    所以在我的認知里,我總是被家人拉扯在兩個極端中,讓我感到迷茫和被輕視,又害怕地說不出話來。 多年來,我與家人的聯系很少。 每當有聯系或家庭聚會時,我都會彬彬有禮,對他們正在做的事情表現出興趣,而不會有對自己的任何關注。
  • 奧地利︰作為大紀元員工的一些修煉體會

  • 羅馬尼亞︰回到真正修煉

    社交媒體上的一個好友描述到她感染奧米克隆變種之後的經歷,她的癥狀和我一摸一樣。所以我問自己“我感染病毒了嗎?”進而我回想起背部疼痛是如何在發正念之後瞬間消失的,也明白自己的第一反應是常人的觀念。作為修煉人,如果我們在修煉中有漏,我們就會有干擾,其中之一的表現形式就是病業。
  • 德國︰用講話的方式救人

    而修煉人的一念就能決定事情的結果。雖然是我人的一面在和眾生說話,難道不是我的功能也在起作用嗎?第二天我在觀進場後,微微的想象了一下打開我的能量場。就這麼個微小的轉變,就出現了轉機,從第二天開始無論是轉法輪書籍還是神韻商品都能輕松售出。
  • 拉脫維亞︰避免極端思維方式

    我小時候接種疫苗後,曾出現過嚴重的過敏反應,並因此住院治療。我把這個故事講給大家听,作為我不想接種中共病毒疫苗的解釋和借口。因此,我從未因為拒絕接種疫苗而面臨過任何負面反應。但是別的同修情況與我不同。有些同修,由于沒被真正理解他們為什麼拒絕接種疫苗,而受到人們誤解。
  • 波蘭︰我的修煉體會

    我現在已經修煉三年了。這些年來,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意識到,要想好好修煉,就必須不懼怕魔難,接受挑戰,成為提高過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每當遇到困難時,我都會想起師父的話,師父說我們一直經歷考驗,直至圓滿。
  • 烏克蘭︰赴歐洲多城市推廣神韻的修煉體會

    有幾個來自烏克蘭的同修也加入到了我們的行列。我們之間的協調進行得比較順暢,我們還定期分享經驗,提升自我。漸漸地,我們感到 "很放松"了。但有時,與來自中國和歐洲的同修相比,我覺得我們在行為上還是有很大距離。我開始有點不舒服起來,並努力清除自己的顯示心,快樂心,以及 "我們誰更好,誰更壞 "的攀比心。
  • 英國︰過家庭關 參加給中國人講真相的項目

    我是住在英國的越南大法弟子。2017年9月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到現在已經4年多了。四年來,在身體健康與心性我都受益很多。師父和大法給與了我很多。感謝師父!今天,我想寫下自己的心得,回報師父並與同修交流我得法修煉的過程。


  • 頁面 | 1 | ...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 | 433 | [+10] | [+1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