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法國︰師父在引領著我走正我的路(譯文)

    寫這篇心得體會促迫使我認真審視我在大法中所做的事,做事的理由和方式。師父說我們要珍惜修煉的路。他說我們遇到的所有事情都與修煉有關。師父通過各種方式讓我看到我修煉中的所有不足,怕心、小聰明、懶惰、求安逸、自私等。我感受到是師父在引領著我走正我的路。
  • 法國︰走入大法修煉(譯文)

    如今,我可以說我是一個修煉人了,我認識到修煉不是一項競賽,每個人都在自己的境界、以他的節奏面對所遇到的一切。我認識到了不能評斷別人和自己,重要的是寬容,是慈悲,特別是忍。我還明白了我們實際是一家人。別人的快樂就是我的快樂,別人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
  • 法國︰道路(譯文)

    我有很多執著,而且我很難接受同修們向我指出這些執著。但事後,我會在法上思考。師父讓我們把心放下,但對我來說很難,我已經習慣于自己努力去開創我的人生道路,我還很難放棄這種習慣。我的修煉大法之路交織著快樂和有益的考驗。經歷了如此的漂泊之後,我很幸福的在師父和各位同修的幫助下向前走著。
  • 法國︰師父指引我在修煉路上前進(譯文)

    這個教訓是深刻的。每次回想起來,我都會提醒自己不要在講真象的時候顯示自己,應該多為他人著想。雖然如此,我的自私心還會時不時地,以不同的形式冒出來。比如,當我做錯一件事的時候,或者有人指出我缺點的時候,我不能立刻接受,總是不知不覺地找到理由來為自己辯解。
  • 法國︰“明析不足再精”(譯文)

    我終于明白,有魔難是因為我們有要修去的執著,不能老是被自責心困擾著。就我個人而言,自責心阻礙了我找出錯誤的根源所在,根不去掉,下次又犯同樣的錯誤,就又加劇我的自責心。要做到的是真正明白為什麼會沒過好關,以後怎麼樣才能不再犯同樣的錯誤。
  • 法國︰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譯文)

    這些經歷使我意識到我們所有活動的重要性。我們做著同樣一件事情,我們的存在是為了救渡世人。無論是重大的活動還是細小的事情,所有的活動是聯系在一起的,互相補充,互相加強。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因此遇到常人,在常人的環境中工作,我們的職業和社會活動也是互不相同的。每一種職業,每一個不同的環境都能讓我們用不同的方式去向不同的人群講清真相,用不同的方式去接觸不同的人群。
  • 法國︰去掉人心, 溶于法中(譯文)

    從我們發給他們的報紙上他們得知中共封鎖的消息,他們說︰這些報紙在中國根本看不到的,他們從多疑,冷漠、蠻橫到很多人與我們開懷暢談,很多人明白了真相,消除了對法輪功的誤解。很多人說︰我相信你們煉的功法會使人的精神和身體好。一次山西代表團听完我給他們講九評,講退黨之後,他們團湊到一起商量回去退黨的事。
  • 法國新學員巧遇大法的故事(譯文)

    我開始尋找一種更有深度的東西,可我並不知道怎麼能找到?到哪里去找?在巴特紹蒙公園散步時,我看見一些人在練太極拳和氣功,我想,要是和他們在一起,也許他們會有別的東西向我推薦。她非常和藹的向我逐步的做了解釋,在她對我講解法輪大法時,我感到我的心跳動的非常厲害,就像我的心在說︰“好了,找到了,我終于找到了我一直要找的東西。“
  • 法國︰修煉一年後的幾點感想(譯文)

    我叫尼古拉,是從2005年10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作為新學員,有幾件事情對我真正開始修煉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最主要的一點是老弟子的行為。我曾長時間觀察老弟子的舉止行為,看他們一言一行是否真正地符合他們所提倡的“真、善、忍”。當時最讓我感動的則是他們有問題都找向內找,而不是向外找,批評別人,他們是如此的謙遜,真誠,毫不虛假地坦白自己的執著。
  • 土耳其︰法輪大法使我能夠愉快的生活(譯文)

    我現在能健康愉快的生活,都是修煉法輪大法的結果。後來我懂得了應該向更多的人們洪法,是把幸運也帶給他們。再後來我想我應該回到我的原籍土耳其把大法也傳播給那里的人們,于是今年我回到了土耳其。我現在除了研讀功課外就是努力的學習土耳其語。
  • 土耳其︰警察叔叔說歡迎你們回到了土耳其(譯文)

    2004年5月我跟爸爸媽媽從澳大利亞回到土耳其來的時候10歲。我們去了一個公園放開音樂時,馬上就有一位警察來到我們跟前問我們在干什麼?我們告訴他我們在煉法輪功,並且是以真善忍為原則修煉心性,使精神更美好;又給了他一份傳單。他說歡迎你們回到了土耳其。
  • 波蘭︰帶著洪願來世間 得法兌現誓約(譯文)

    在這段時間里,大法弟子可以選擇多種方法講真相救度世人。盡管中共的宣傳在人們心中根植的很深,但自從我們開始了群發郵件,我能感到波蘭的環境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變。當每個人都知道了真相,正的場就會變得越來越強。我們正計劃擴展我們的數據庫。我想與大家交流這些,特別是那些大法弟子不多的國家,通過群發郵件來講真相是救度眾多世人的好辦法。
  • 波蘭︰去掉有求與怕心

    這時我意識到,我努力的向外去求,而不是向內去找。我總是試圖用最輕松的方式來對待我的執著。我一直在期待著法中的什麼特別的東西能推我一把,把我的執著吹走。在法會上我听著發言者講,期待著這樣能推我一大把向前邁。但是啥也沒有發生。于是我向內找,意識到,是因為我在很多事情上就象常人一樣在求,所以才有這個結果。我在放任我的執著。當我找出這一點,歸正我的想法時,一切都變了。這個正念出來後,腿和身體馬上就不疼了,跟著睡意也沒有了。我震驚了,這是我第一次經歷這樣的感受。
  • 烏克蘭︰做媒體的體會—難行能行

    通過這個經歷我要對大法弟子說,對我們來說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我的認識是,這實際上是一個我們是否相信自己,師父和大法的問題。在此講真象過程中,我理解到,除了在許多講清真象項目上不浪費時間很重要,幫助別人,讓他們向前一步,使他們精,也很重要。我認為我們不只是一個個單獨講真象的弟子,而是一個整體。這個整體中的每個粒子都應該圓滿地履行自己的歷史使命,因為只有這樣我們才能達到最佳效果。
  • 英國︰一個整體的思維

    說穿了還是一個私心在作遂,還是在乎自己的名聲,還是沒有把整體的需要放在第一位。我發現,我必須真正把自己溶在這個整體當中,真心的把這個整體的漏當成自己的漏,而不是一味把事情的責任推給在認識上出現問題的同修,這樣一來,我也許就能真誠的基于自己對法理的認識去提出一些看法,為這個整體盡一份心力。


  • 頁面 | 1 | 2 | 3 | 4 | 5 |